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东方蓝宝石 > 消息正文

张春:中国金融科技如何可持续发展与监管?

2018-06-25 16:05:07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近日,由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金融业联合会、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上海市支付清算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互联网金融协会、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上海市各地在沪企业(商会)联合会金融分会主办的“陆家嘴互联网金融+沙龙”第13期暨“金融科技海上夜话”第5期成功举行。活动特邀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做题为“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可持续的模式是什么?——对金融监管的启示”的主旨演讲。

张春,现任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曾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主管研究的副教务长、荷兰银行风险管理讲席教授。曾在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担任金融学教授17年。目前的研究领域是公司金融、宏观金融、中国的产融结合、国际金融体系。他的研究发表于《经济理论期刊》、《金融学期刊》、《金融研究评论》、《货币经济》、《商业期刊》、《货币、信贷与银行期刊》等众多国际一流刊物,并合作出版多本专著。目前的研究领域是公司金融、宏观金融、中国的产融结合、国际金融体系。他刊登在国际货币经济学头号期刊上的研究中国货币政策的论文获得了2016年度孙冶方金融创新奖。

主办方致辞:

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赵海

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赵海在致辞中表示,Fintech的发展对于金融监管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关系到今后整个产业发展的未来。金融本质是资源的优化配置,科技和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万物,提高效率。Fintech 1.0的关键词是连接,用互联网的方式连接资金、资产、人群,实现金融领域资源的对接,降低准入门槛。现在2.0时代的关键词转变为定价,在1.0的土地上深耕细作。未来在金融科技方面还会有更多拓展,整个生态体系会不断进化和发展。从2015年来看全球风投对Fintech的总投资额是138亿美元,中国是27亿美元,如何立足长远,未来如何可持续的发展也是需要思考和探索的。相信金融插上了科技的翅膀可能会给所有的企业、百姓,给大众消费者带来体验的革命,真正回归到以客群为中心,以解决客户的痛点为最大的诉求,未来随着技术的迭代,金融服务也会越来越便捷,使广大消费者能够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副总裁张凤明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副总裁张凤明在致辞中表示,金融这几年发展给人感受最强的是技术进步对金融发展的推动。百年前经商依靠的是票据,现在都是电子化的交易,未来的票据交易可能就全部应用区块链技术。技术发展会对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除了机构云集,有1600多家持牌金融机构,每年的交易规模达到万亿的规模。除了机构聚集、规模聚集、人才聚集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就是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思想。成为金融中心必须要在金融的创新、产品的定价、模式的引领方面要有自己的路子。

演讲实录(根据发言录音整理):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

今天的主题可以在一个更大的框架下介绍,那就是中国的产融结合。过去七八年中国的产业和金融有不同的模式、深度和广度的各种各样的融合。比如传统房地产来做金融,实体企业来做金融,争取拿全金融牌照。当然还有所谓的新金融或金融科技,就是高科技企业、互联网企业做金融。金融科技近年在中国得到了快速发展,有一些领域在世界上发展的最快,而且普及程度也最高,比如说移动支付,这块业务应该说是走在世界的最前沿。金融科技的产融结合问题就是我今天想聚焦来讨论的问题。有意思的是从全世界范围来说这种产业和金融深度和广度的结合目前可能也只有中国才有。在许多发达国家,尤其是金融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例如美国、英国,如此深度的产融结合基本上不被准许,或者会面临非常严厉的监管。但是中国过去这七八年就做起来了,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是更有意思的问题是下面该怎么走?这些问题不仅对中国的金融发展、中国的金融监管提出了很大的问题和挑战,而且对全世界传统的金融监管都提出了新的挑战。美国的谷歌、Facebook、亚马逊不可以大规模做金融,那中国的蚂蚁金服和腾讯开始做金融,该不该做?能不能做?应该怎么监管?

中国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以及提出的问题

中国的一些互联网企业是利用其平台的优势开设或者是投资各类金融公司的。例如阿里巴巴孵化出了蚂蚁金服,百度有百度金融,腾讯也大规模地进入了金融行业;另一类实体企业则利用产业链的上下游来做金融科技,主要是供应链和分销链的资源和场景切入金融,最有代表性的是京东和京东金融,包括上海的红星美凯龙也是利用产业链上下游做金融。除此以外,传统金融机构也开始建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从传统金融往金融科技靠拢。实体企业包括高科技企业也从实体方面往金融靠。所以金融科技在中国发展很快。如果把最典型的、最大的四个科技公司,就是百度、阿里、腾讯、京东,它们在金融板块上的布局基本都比较广。从这个版图可以看出中国从科技出身的这些企业已经在金融板块全面布局。

中国的金融科技为什么在移动支付领域会发展的那么快?原因是中国传统的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服务相当不到位。例如很多小企业、尤其是农村的个人被排除在社会征信系统之外,而美国即使是穷人都有很多张信用卡。但正因为中国众多老百姓没有便捷的支付工具,所以让移动支付快速发展,走在了美国前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前几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的监管还是比较宽松的。

这种形式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首先,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做金融有什么优势?有什么风险和困难?监管是否应该准许?哪些金融科技的模式可能有长期的竞争力、可持续、可以降低风险?又有哪些模式“脱实向虚”?中国应该更鼓励高科技公司企业去做金融还是鼓励金融机构去做科技?这其中监管和政策上的问题,例如监管时要不要划界限?如何界定这个边界?在世界范围内也些都是新问题。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

美国历史上对产融结合监管政策和法律的变化与反复

美国历史上对金融监管有多次重大的变化和调整。百余年前,大规模的产融结合在美国发生过。例如洛克菲勒家族,做石油出身,但又是花旗银行的大股东,还拥有保险公司。直到1930年代以后美国出了新的法律以后才把它们分开来了,产融隔离了。更有名的就是摩根家族,原本就是做金融出身,有投资银行,又成了铁路大王。美国的GE公司在一百多年前也是他投资的,但是1930年代以后被美国的法律规定不能做金融。美国现在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有两个名字里带摩根的,这是因为1930年代以后美国不仅把实业和金融分开,还把金融中不同的板块分开,银行、证券和保险必须是分业经营的。中国改革开放伊始学习的也是美国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模式,最近我国刚把银监会、保监会合在一起,因为美国在1999年又把法律给改回来了,至少在金融行业中准许混业经营。所以美国历史上监管有过多次反复:1930年把这些产融分开来,把金融里面的子行业分开来。到1999年又开始准许金融混业经营,但是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又开始反思,觉得1999年的混业经营可能是造成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所以2010又通过了新的Dodd-Frank金融监管法,又对系统性重要的金融机构加强了监管。特朗普上台以后又想推翻Dodd-Frank法,重新推行金融自由化,又引起很多的争议。所以美国的金融监管有很多次摇摆,100年前也有和中国目前相同的阶段。

目前美国传统的金融服务体系服务比较到位,所以新金融并没有对传统的金融提出更大的挑战。在美国科技公司一般也是不准从事金融业务的。

美国实体企业要做金融尤其是做商业银行业务一直是被严格监管的。例如沃尔玛,美国最大的零售商, 20年前就想开银行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批准。里面有种种原因。主要的原因是美国自1930年起就有“实体经济和金融分割”的传统。另外就是通用电气,一百多年前摩根投资成立的电气公司,但是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以后一半以上的业务转为金融,在金融危机之前基本上就是一个金融公司。即使是这样美国的监管也使得GE不能做银行支付业务,即不能做活期存款业务。其资金来源主要是靠货币市场发短期票据,也就是短期融资券来获得资金。2008年金融危机它也受到重创,靠巴菲特注资才活了下来。前两年又被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局定位为系统性重要的金融机构,虽然它不是银行也不是保险公司,它是唯一一个实体经济公司被定位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因为美联储对其进行了非常强的监管,所以2015年GE宣布退出金融业务。最后一个例子就是新兴的美国高科技企业,亚马逊、脸书和谷歌。这类企业也基本不能从事金融业务。亚马逊有一些小额贷款业务,但是资金来源不可以通过开银行这种方式获得。与之对比的话中国的蚂蚁金服有网商银行,腾讯有微众银行,在美国实体企业进入金融业是受严厉监管的。

传统金融的四种主要盈利模式

在说中国科技金融的盈利模式之前,先说一下传统金融机构最常见的一些盈利模式:

第一,信息优势的盈利模式。金融最大的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性,金融业难做、风险难控制的原因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做金融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能够更好的处理信息不对称性,或者能够得到信息或者是更好的通过信息控制风险。银行为什么有信息优势?银行主要通过支付功能,来更好的识别企业的风险。中国现在移动支付切入金融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通过移动支付就获得了大量的关于客户的信息。

第二,通过多元化对冲风险降低平均融资成本,从而盈利。最有名的就是通用电气GE公司,作为一个多元化的公司拥有很大的竞争优势就是通过多元化把风险对冲很充分,从而把平均融资成本降的非常低。

第三,金融杠杆模式。从宏观来说所有的国家都要去杠杆,但是为什么那么困难?这是因为微观上杠杆是一个好东西。债务融资的成本比股权融资的成本低,一般适当的增加杠杆就可以把平均融资成本降下来。如果高杠杆还有政府的隐形担保甚至是显性担保。如此一来融资成本会更低,因为金融机构一般杠杆都很高。

第四,期限错配或者是流动性错配模式。这个模式所以会盈利是因为期限长流动性差的资产一般收益比较高。这是商业银行包括影子银行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

在以上这几种模式中,我觉得第一种是真本事。中国的传统金融机构真正靠这种模式盈利的不多。我说一个自己的事例,我十几年前回国时在中国一家做零售很有名的银行开了一个账户我们平时的支付和理财主要是通过这个银行来的。同时还开了一张普通的信用卡,5万块的额度,在大多数情况下也就够用了,有时候它会提示我可以增加额度。我们最近用其他信用卡比较多,这张卡用的不是很多。上个月我老婆想换几件家具,总共需要6-7万元,额度不够用了。当时也没有带其他的信用卡。我们就打电话给银行,接电话的客服说你不能提额度,我说能不能和你的领导说说,我说你能不能看看我银行存款和理财账户的信息,我当然不是说我赚很多钱,但是我觉得6-7万块钱总归可以还的,他说我们信用卡中心没有这个信息。最后还是没有给我们增加额度。我回国已经有14年,一直用这家银行,信用卡我也从来都没有赊帐,他只要能看一下这些信息,或者他可以看到我存款和理财账户的信息,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是很容易解决的。

中国的一些银行包括中国金融机构一做大了以后,部门之间信息互相不沟通甚至相互屏蔽,信息优势如果实现不了,其实是没有什么竞争优势的。所以不要以为你拿了全牌照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内部需要有更好的信息共享和协同。

中国金融科技潜在的盈利模式

中国金融科技目前的盈利模式其实也不外乎以上这几种再加上一些中国特色的,例如监管套利模式,关联交易型和官商勾结腐败模式。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金融科技企业的盈利模式又有可能将上面所讲的信息优势模式更进一步的延伸和推广。具体地说来,又能有几种延伸:

1. 信息技术型:就是新金融利用大数据降低信息不对称性和控制风险。中国互联网企业和平台积累了大量传统金融机构没有的数据,尤其是传统金融没有服务到的群体的数据。例如淘宝上中小卖家的销售盈利信息。利用这些数据可以给原来融资难融资贵的企业和个人提供贷款并有效地降低金融风险。

2.产业链型:利用产业链上下游的信息流,尤其是依赖核心企业提供的信息来控制和减少融资的风险和成本。比如京东就是一个既有上游供应商的信息又有下游客户的信息核心企业。京东的很多中小供应商自己去银行融资比较难比较贵。但是如果京东给它们了他们订单也就增加了它们的信用,可以通过拿到订单这个事实去融资。为了更进一步降低还款的风险,还可以让京东先把订单的货款打到提供融资的银行账户上去。这个模式是一个很方便的模式,可以减少中小企业、尤其是中小供应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再说一下多元化模式。这种模型现在在中国运用的比较多。国外从1980年代以后多元化的优势就不明显了,很多企业往往走的是去多元化的道路。我觉得因为多元化在金融体系发展不是很发达的阶段是有其价值的。如果金融体系非常发达,单一经营一个行业的企业也能够比较容易地获得融资的时候就不一定需要利用多元化。GE多元化模式原来做的相当成功,但是在1990年代以后GE越来越像银行,利用短期低成本的融资投资长期的项目。而且金融杠杆用的比较高,所以在金融危机时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多元化模式能不能创造价值在学术研究中有很大的争议,很多学者认为企业和金融机构多元化在美国等金融发达的国家其实没有创造价值。

中国金融科技要实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还需要应对的一些挑战

那哪些金融科技的模式是可以持续的呢?我认为利用大数据的信息,包括上下游场景为中小企业和弱势群体进行更好金融服务的盈利模式是可持续的,是需要鼓励的。但是这些模式在中国真正的实现和完善还没有完成。主要问题是其还是面临着三大挑战:一是组织、管理和文化上的挑战,二是风险控制上的挑战,三是金融监管框架和理念上的挑战。

什么是组织、管理上的挑战?怎么样的组织和管理能够实现信息优势?会不会有企业管理和文化上的冲突?举一个国际上的案例:美国历史上1999年美国通过准许混业经营的金融改革法就是为了扫清花旗银行要做混业经营的障碍,当时花旗银行和保险公司要合并,想把包括证券和信托等合起来做成一站式金融超市,不管存款、贷款、IPO、财务管理、期货、风险管理都可以搞定。但99年完成合并三四年之后就又开始把保险公司卖掉、分拆,资产公司也分掉,说明这三四年没有整合成功。当时也有一系列的研究,为什么它没有成功?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认为这是管理和文化的问题。保险公司和投资银行本质上很难放到一个系统中,尤其是薪酬体系,投资银行有非常强的激励,也有承担风险的能力做新业务。保险公司正好相反,以保守为主。投资银行的固定工资可能并不是很多,奖金可以是固定工资的几十倍。保险公司也正好相反,奖金可能就是工资的几分之一。不一样的薪酬体系放在一个公司中就有摆的平、摆不平的问题。这就带来一系列管理和文化上的问题,包括管理上的冲突。而混业带来的主要的好处是交叉销售的协同效应,即使分成两个公司也可以通过代销产品的方式实现。所以组织管理上其实并不是整合在一起就一定能够越做越好,说不定创造的困难可能更多。

怎么样实现基于信息优势的模式。传统银行现在也在做Fintech公司,到底是让商业银行通过Fintech公司拿到信息做,还是让实体企业来做金融比较好?路径的问题可能是未来监管当局需要想清楚的问题。信息就在那里,用什么样的方式把信息用的更好,实现这样的盈利模式,是从金融的角度走到科技还是反过来走?当然还有文化的问题。高科技公司的文化和金融企业的文化如何相融?即使有很多很大的数据,怎样才能把金融做好?比如阿里巴巴把蚂蚁金服孵化出来后,两个公司是否需要充分的隔离?隔离了以后信息是否能够有效的共享也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挑战是风险控制上的挑战。首先是怎么样控制系统性风险,尤其是实体产业和金融之间风险传递的问题。美国不准许产融结合,在一定意义上也是1929年大危机的教训。当时是有金融实体寡头觉得传递风险太大,目前这在经济学上也没有一个定论的研究,但是如果把金融和产业结合的太紧,这种风险传递的可能性的确存在。其次是信息泄露的风险。这个风险越来越受重视,特别是在一些非常注重隐私的发达国家,这也是一个全球的问题。前几个月Facebook出得问题更说明了这一点。最后是大平台自然垄断的风险。比如移动支付现在两家巨头足够大,2/3的流量都在这两个移动支付平台中,两个其实还好,还有竞争,但是毕竟有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也是重要的挑战。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

第三个挑战是监管框架和理念上的。美国和很多发达国家在产业和金融的融合方面有很强的监管,中国真要迈出全球化的步伐肯定要把这个模式推到全球,也要给全球有个说法。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形成什么样的模式,或者是准许哪一种模式的结合,或者是通过什么组织架构之下的结合。比如说蚂蚁金服是一个金融控股公司,但是如果真的实现信息优势,它的一些信息要从阿里巴巴那里拿过来。那在这个构架中,股权和控制权结构应该是怎么样的,有没有限制,资金流是不是要有防火墙,信息流和物流应该不应该有什么限制,怎么样监管?中国接下来对信息的监管会越来越严,信息到底是谁的?即使一个公司掌握了信息,能不能把信息转移给其他关联的公司,这些都需要有一定的说法,所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些也会影响到信息优势能不能实现,盈利模式能不能实现的问题。

中国金融科技今天的发展已经在挑战现存的监管理论框架了,而且实践已经走到理论前面了,需要更科学地引领世界的潮流,尤其是金融监管的潮流。这包括对理论都要有更创新型的拓展。在金融系统性风险理论方面需要更多的研究,究竟什么样的实体企业做金融会有什么样的系统性风险,哪一些风险不是真的系统性风险,是可以通过市场化解的。另外企业的边界理论也需要拓展,企业的边界究竟是物流、资金流还是现金流决定的?把这个问题研究清楚就可以知道知道到底是隔离现金流、物流还是隔离信息流可以化解风险。最后就是传统的反垄断理论也需要拓展,大型互联网平台的垄断性究竟有多大,和金融联手以后是不是会使它更具有垄断性?在全球竞争的环境之下,一个国家内部的垄断性是不是有一定的容忍?

最后总结一下。金融科技公司利用大数据包括人工智能等优势以减少信息不对称的模式来做金融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甚至在某一些领域可以超过发达国家。监管者要对这个有开放的心态。金融科技公司要通过组织和管理真正的创新来发挥其解决信息不对称性的优势。现在有很多金融科技公司虽然有这个潜力的,但是它们并没有真正地充分地实现它们的信息优势,而是拿了金融牌照之后继续靠传统金融的高杠杆和高期限错配来运作,甚至进行监管套利。真正的创新是比较难的,真正的创新要从大数据中挖掘出来一些新的内容来控制风险和减少风险,让本来得不到融资的企业和老百姓获得金融服务,这才是金融科技长期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

主持人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柳小娟

文字:赵竟皓 陈汉

摄影:赵竟皓

统筹:柳小娟

本文来源:陆家嘴金融网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45,"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8/0625/40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