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泷泽上位遭遇岚宣布“停活”,时代终结与破而后立

2019-02-03 18:13:13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吴凌茜

打铁还需自身硬。

在2019年J家(杰尼斯事务所)跨年上完成告别演出后不久,曾经J家的“黄金一代”大家长、从组合“タッキー&翼”解散出来的偶像艺人泷泽秀明对外正式宣布:将退居幕后转为舞台监制,负责培养及规划Johnny’s Jr.,并担任杰尼斯新关联公司Johnny’s Island(ジャニーズアイランド)社长一职,“我想让他们看见我曾看到的风景。”

外界都将此看作是57岁的杰尼斯事务所在近几年一直被唱衰之后迎来的新曙光,如此年轻当上了社长的泷泽秀明也让追星的“J家男\女孩”们看到了偶像艺人未来发展的职业新高度。

但这样热闹的光景还没满一个月,“岚担”们却迎来了一个晴天霹雳。1月27日,就在粉丝们心怀忐忑地准备第二天申请“ARASHI ANNIVERSARY LIVE TOUR 5×20”抽票活动时,岚(嵐,ARASHI),这支出道即将20周年的日本国民男团在其Fanclub上发表了将于2020年12月31日停止团队活动的消息,并于当地时间20点召开了发表见面会。

发表会上,岚的队长大野智表示,自己在2021年后虽然不会离开杰尼斯事务所,但是将停止个人演艺活动,其余四名成员也不再进行团队活动。据悉,大野智在2017年6月中旬就已经将该想法同其他四名成员袒露,五人在讨论良久后下了最终的决定。

消息一出,各方一片哗然。发表会同期,对此事进行了速报的富士台《Mr.SUNDAY》节目的收视率达到了13.6%,比前一周增长了3.9%,峰值则达到了16.2%。日本的推特等社交平台也是瞬间被相关关键词占领。

国内方面,该消息虽然没有像日本一样引起如此大的震动,但在饭圈还是引起了不小讨论。毕竟,这个平均年龄36岁的国民偶像团队成员之间二十多年的情谊在娱乐圈很出名,虽然出道早期因诸多不稳定因素曾有些许动荡,但五个人二十年来的向心力始终表现得非常坚定。有“团担”(团队粉丝)感慨:“我以为自己会比他们先离开。”不过,也有粉丝在伤心之余认为大野智太自私,心疼其他成员,“比起赞颂大野智追求自由,更应该赞颂的是给他这种自由的其他四个人的温柔。”

除了粉丝的情绪受到影响,国民偶像岚的“停活”也让不少业内外人士感叹,在流媒体大环境下,J家的传统造星时代面临终结。其中空缺的商业价值要由谁来填补?泷泽秀明等年轻管理层的上任是否会为日本男性偶像团体带来更多出圈可能?这些也成为了亟待解答的疑问。

J家“国民团”辉煌的戛然而止

有人感叹,日本新世代的“爱豆”中,很难再找到像岚这样的偶像团队了。这一点从其休团在日本国民中的反馈就可见一斑。在岚的停活消息发表后,日本某电视台节目随机采访了10~70世代的路人各100名,调查结果是岚在每个年龄段日本民众中的知名度都没有下过90%,这对于“贩卖梦想”的偶像地位次于歌手和演员的日本艺能圈来说实属不易。

事实上,从十七八岁懵懂的青春偶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国民团体,岚在二十年中的发展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也是在偶像盛行的J家中,和前辈后辈还有市面上其他团队激烈竞争,经历过大起大落才最终脱颖而出,出圈也是努力加上天时地利人和的“多年媳妇熬成婆”。在前几年SMAP、TOKIO等前辈团因不同原因有成员退出或解散时,有赖于日本发达成熟的娱乐产业链帮助和自身努力,岚也迅速承担了更多的国民关注。

偶像业务方面,岚在杰尼斯FC会员人数第一,唱片多次问鼎日本oricon销售排行榜。其日前宣布的“ARASHI ANNIVERSARY LIVE TOUR 5×20”巨蛋巡回演唱会,直到2019年12月底将举行50场公演,共计动员237.5万人,是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的巡演。据悉,岚宣布停活后仅两日,为了抽票FC会员暴增15万人,目前总人数已达到255万左右。同时其组合专辑也独占Amazon DVD销量榜前五,最近一张单曲《君のうた》更从oricon单曲榜的第45位跃升到第8位。

其团综《交给岚吧》和《VS岚》也出圈成为了国民级的大众综艺经典,被观众津津乐道的“抽鬼牌”更由成员们共同策划环节,经常被其他综艺节目“借鉴”。不仅如此,岚还开创了偶像团体主持相当于中国“春晚”级别的NHK《红白歌合战》的先例,并连续代表白组主持了五年,另有三年单独成员主持。

商业方面,根据日本第二大广告公司博報堂每年发布的粉丝群体消费行为调查数据显示,岚已连续三年位列粉丝群购买力榜榜首,在日本国内经济持续紧缩的2018年度,团队仍然吸引了328亿日元(约20亿元人民币)的购买力。

而岚此次宣布停止活动也给文娱消费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一方面,岚在停止活动前的这两年间将带来高达3259亿日元(约200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效益。这个数额相当于2个新国立竞技场(1490亿日元/个)、3次登月旅行(1000亿日元/次)、9亿份吉野家牛肉饭(380/份)、60倍Softbank职棒全员年薪(2018年全员年薪共53.9亿日元)、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国债总和。

另一方面,在短暂集中的热情消费对立面,有专家估计,岚在正当盛年辉煌时的休团或将造成每年1000亿日元(约62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其中包括团队演唱会门票费用、食宿、交通费、周边产品销售额以及音乐CD和DVD的销售额、广告代言等影响。

这种短期上扬后的持续亏损也被部分网友苦中作乐地戏称为“阿拉希效应”。最关键的问题是,岚作为国民团代表,目前市面上短期很难有其他男子团体填补其位置,这不只是因为偶像团体在发展过程中成员们因为利益、感情等各种问题很难坚持长期发展,积累实力达到出圈,也是因为流媒体新时代的种种趋势,关上了SMAP、TOKIO、岚等传统偶像团体获得晋升的大门。

“阿拉希效应”背后,新偶像时代来临?

近年来,被誉为“亚洲最大美少年梦工场”的杰尼斯事务所风波不断。老团方面,唱着“日本第二国歌”《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世界上唯一的花)》的SMAP在2016年不欢而散;TOKIO的山口达也因猥亵女高中生的丑闻被退社,团体连续24年的红白出场纪录画上句号;NEWS成员小山庆一郎和加藤シゲアキ则因与未成年饮酒遭严重警告,还有泷泽秀明所属的タッキー&翼解散。

新团方面,去年10月,King&Prince成员岩桥玄树因为治疗恐慌症暂停艺能活动,11月,Sexy Zone成员松岛聪也因突发性恐慌症暂停艺能活动。

不仅内部损耗严重,日本不少大型演艺公司也想从杰尼斯手中分一杯羹。例如旗下拥有天海祐希、志田未来、反町隆史等实力演员,以及SPYAIR这样人气乐队的研音(KEN-ON),为了培育后进艺人,自2007年起就成立了以中、小学生为招募对象的子品牌“けんおん。”。自成一派的“民工团”EXILE(放浪兄弟)近年来也分走了不少杰尼斯新团的粉丝群体。

而能够形成垄断效应的“国民团”的断档,则是杰尼斯和其他偶像经济公司共同面临的危机。随着流媒体时代来临,电视综艺等被网络节目、社交媒体分流和全球越来越多的新人偶像出现,让新偶像很难像其前辈一样出圈。韩国、中国等海外偶像的崛起也对日本本土市场发起了一定冲击。

事实上,直到2015年,《週刊女性PRIME》杂志邀请到300位女性投票评选最喜欢的杰尼斯艺人歌曲,并按照按照投票人年龄段分别公开排名,上榜的仍然还是SMAP、TOKIO、嵐和KinKi Kids等J家大前辈。而就在最新出炉的由62万日本LINE用户投票选出的2019男\女团人气排名中,韩流偶像已经占到了六席,男团第一第二位依旧是岚和TOKIO。

不难预见,虽然偶像市场依旧红火,但大势已经更趋于分流,依靠传统的偶像培养模式难出圈已成事实,新团再参照传统模式发展已经跟不上互联网的瞬息万变,这也是全球偶像发展难题。

不过,泷泽秀明的上位也为J家的偶像模式带来了一些新希望。新官上任,泷泽秀明便公布了公司未来的计划,其中包括改变从前发行实体CD,转而尝试让偶像团体通过网络配信的方式出道。杰尼斯官方周边店Johnny’s Shop也会开通Jr.版块,为粉丝们争取能更接近少年偶像们的机会。同时,他也将视野放得更广阔,表示将开始积极考虑探索本国之外的亚洲和欧美市场。这些举措或许会让老牌的J家“回春”。

话题回到岚。日本偶像何其多,出现国民团体十分不易,为什么岚作为一个偶像团体能够有这么大的能量?回顾其二十年的发展轨迹可以发现,成员们的实力在随着时间积累,而非从头开始消耗。五人在团队活动之余,也各有成就。例如二宫和也与松本润分别出演了多部热门影视剧,均取得不错收视。二宫和也还多次荣获日剧学院赏、日本电影学院奖等权威大奖。樱井翔则是日本电视台王牌新闻节目《NEWS ZERO》的主播,更多次作为奥运会等国际盛会的特派报道员。

团队的向心力也非常重要。二宮和曾在节目中表示,团队内部的处事方式虽然大多数情况是少数服从多数,但对于一些原则性问题,只要有一个人不能接受、不能理解,就不做。这种“团魂”才让岚做出了停止活动的决定。

部分团队粉丝在得知岚停止活动的消息后向音乐财经表示,虽然有些伤心失落,但2020年底之前还是会积极地应援,就算团休后也会继续追随喜欢的成员。日本部分媒体也对团体停止活动后几人的发展方向进行了预测,大家都相信未来五人都会在各自专业领域有更多发展。

去年年初,松本润曾在某节目中提到,岚现在考虑的很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将杰尼斯前辈们的宝贵经验与意志传承下去。

做事有始有终,对团队、粉丝、大众和后辈有责任心,专业实力过硬,让偶像的个人魅力和团队口碑并不因为团队活动的停止而消失,这些应该都是岚被看做是偶像巅峰的重要原因吧。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9,"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203/57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