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YG推出7人新男团,“BIGBANG式”成功恐难复制

2019-02-04 12:08:15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音乐财经编辑部

对于YG来说,这或许是2019年最值得期待的一件事了。

1月25日,韩国娱乐公司YG推出了继BIGBANG、WINNER、IKON后的第四支男团,这也为去年11月开始进行的YG选秀节目《YG宝石盒》画上了一个句号。当天晚间9点,新男团的7位成员房艺谈、HARUTO、苏正焕、金俊奎、朴正宇、尹在赫和崔贤硕通过NAVER V LIVE进行了特别现场表演,在线观看人数达到130万,点赞数高达1.5亿,不出意外地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大众关注。

进入19年,各大韩国娱乐公司纷纷公布了自己的新人计划。除了YG推出的新男团外,SM娱乐推出了面向中国市场的威神V,JYP推出了新人女子组合ITZY,缔造防弹少年团的BigHit推出了新男团TXT……对于YG来说,这也是在16年8月推出女子组合BLACKPINK后,时隔两年多的新人狙击动向。

作为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之一,主打HIP-HOP音乐风格的YG总是能创造独具一格的新人怪物。回溯YG 20余年的发展历程,旗下推出的歌手及组合均有令人瞠目的演唱实力和舞台表现力。2006年,随着偶像男团BIGBANG的问世,YG真正奠定了其在韩国娱乐市场的地位。

随后,YG又在2010年推出了极具girl crush感的女子组合2NE1,可以说BIGBANG和2NE1成为了YG对抗韩国偶像市场的两大王牌。2011年,拥有BIGBANG、2NE1、鸟叔PSY等实力艺人的YG正式在韩国上市。2012年,鸟叔PSY的《江南style》成为互联网历史上第一个点击量超过10亿次的视频,并且一度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一种流行文化,这直接推动YG海外影响力的扩张,带动YG娱乐股价在一年内上涨超过60%。

2014年之后,WINNER、IKON、BLACKPINK等偶像组合相继问世,尽管这中间YG经历了2NE1解散、WINNER成员南太铉退团等事件,但其推出的团体仍然在市场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以女团BLACKPINK为例,今年1月12日其歌曲《DDU-DU-DDU-DU》的MV在YouTube的点击量突破了6亿,创下K-POP组合破6亿用时最短纪录。今年4月,BLACKPINK也将作为表演嘉宾站上全球最大音乐节之一“Coachella音乐节”的舞台。

BIGBANG入伍、投资失策,YG的2018年可谓惨败

事实上,对于YG来说,真正使其受到重大影响的应当是2018年旗下组合BIGBANG5位成员的相继入伍。据投资界人士分析显示,YG娱乐销售额的65%以上依赖于组合BIGBANG。从YG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分别同比下降了27.7%、13.2%和13.3% 。营业利润第一季度同比下降了84.4%,第二季度同比下降了67.6%,只有第三季度同比上涨了77.8%。合计营收利润表(母公司单独报表)显示其营收为1318.97亿韩元,营利为65.27亿韩元,净利润为44.70亿韩元,与2017、2016年相比,尽管在整体营收上有所上涨,但净利润却在持续下滑。

此外,除了因BIGBANG缺席,WINNER、IKON、BLACKPINK无法在短期内弥补前辈空缺所造成的影响外,YG的几次投资决策失误也是其亏损激增的罪魁祸首。

由JTBC和YG娱乐共同制作,于2017年10月播出的选秀节目《MIX NINE》获胜组出道计划最终在18年5月宣布失败,使得YG在18年亏损40亿韩元。2018年前三季度餐饮业务亏损超过13亿韩元,接近2017年全年亏损15.6亿韩元;化妆品业务虽然收益增长,但累计净利润亏损依旧高达22亿韩元;2018年开放的复合食品&娱乐空间YG Republique因国内外环境恶化,经营同样不顺。

近期,三星物产旗下时尚服装品牌部门宣布,2012年和YG娱乐公司合资成立的时尚服装公司(出资比例为三星物产51%,YG娱乐公司49%)将中断业务,进入清算。

据韩媒报道,业界普遍认为YG过度的明星销售理念,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在不断消耗旗下艺人人气,浪费旗下艺人价值,甚至损害旗下艺人形象。以YG与化妆品制造公司COSON携手推出的彩妆品牌moonshot为例,其代言人均为YG旗下艺人,包括权志龙、胜利、DARA以及BLACKPINK成员。捆绑式销售策略并没有提升moonshot在化妆品市场的影响力。

空白期过长、团队资源分配不均,“BIGBANG式”成功恐难复制

对于YG来说,19年推出的新男团尽管能够在出道时引起轰动,但想要借此复制“BIGBANG式”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

不可否认从YG顶级练习生计划中脱颖而出、最终顺利出道的艺人必然具备相当的实力,YG也曾透露每年在顶级练习生身上花费的成本大约为9万美元。以此次新男团中的房艺谈为例,早在2013年,结束选拔节目《Kpop Star》赛后,“小房子”就与YG正式签约了,直到今年正式出道训练期长达6年之久。

但是,组合空白期过长这一问题是YG所有艺人都无法避免的。据不完全统计,从YG出道的艺人中,WINNER曾有长达1年半的空白期,其成员李胜勋曾在采访中表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归,感到很辛苦。”IKON也有近1年的空白期。solo歌手李夏怡空白期甚至超过了2年。对于艺人来说,尽管打磨好作品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出道后过长的空白期必然会使其在市场的影响力受到一定损耗。

此外,YG对于WINNER和IKON这两个几乎同时期出道的组合,并不能很好的平衡资源和关注度。这直接导致两个组合出道至今的发展略显平淡,尽管在Teddy、Choice37等YG金牌制作人的帮助下各自推出了hit级别的单曲,但在整体发展及海外市场规划上YG却缺乏高效的管理和及时的调整。后劲不足是IKON和WINNER当下发展的最大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必然是受到过长空白期的影响。

可以预见,作为YG最新出道的男团,想要成功的第一步,就是在未来面对空白期时仍然能保持高活跃度和高关注度。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底BIGBANG中的4位成员(权志龙、T.O.P、太阳、大声)将相继退伍,对于YG及其创始人杨贤硕来说,这或许是2019年最值得期待的一件事了。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96,"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204/57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