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佛系电音”遇上“饥饿游戏”,《即刻电音》结果如何?

2019-02-04 18:00:54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音乐财经编辑部

正经复盘。

2月1日晚八点至十一点,电子音乐制作人Anti-General和蒋亮通过前几轮的个人和团队曲目展演、Drop battle以及数据比拼进入最终决赛,二人将通过一分钟的限时表现,进行观众点赞投票的增量数据比拼,以此争夺《即刻电音》的冠军。

外冷内热的音乐鬼才Anti-General首先用《Apophis(毁神星)》向观众展示了Dark Trap的魅力,获得了5759773票;接地气的快乐村长蒋亮则用融入本土乡村文化素材和雷鬼元素的《丰收》获得了7959543票,最终赢得了登上世界级品牌音乐节Tomorrowland的机会。

从2018年第三季度官宣开始到开播至今,号称希望“从专业推荐、现场演出、视觉呈现等多个角度为电音狂热粉和广大观众提供一场属于中国的电子音乐类节目”的《即刻电音》完成了十期节目的播出。

整体来看,节目播出的这三个月以来,《即刻电音》经历了几次口碑的起伏:从官宣后的高度期待,到未开播前宣布张艺兴、大张伟、尚雯婕担任明星主理人时大家的讨论和质疑,以及开播后前几集因为大量与音乐无关的撕逼话题热搜导致口碑下降,再到引入即兴battle战和人声采样选择,引发了好评率的逐步回升。

到了节目后期,选手们实力与个性越发鲜明,各自都凭借不错的作品以及与蒋大为、火箭少女101等艺人的合作逐渐有了出圈迹象。蒋亮、Anti-General、Jasmine、薛伯特、陶乐然等音乐人在节目中累积了一批大众粉丝,节目最终慢热地导向了积极的方向。目前,《即刻电音》在豆瓣的评分显示为6.4,有超过五成的用户给出了3星和4星。

有趣的是,除了《Master of the Mix》 等凤毛麟角的“地下竞赛”DJ真人秀与DMC、Red Bull Thre3style World DJ Championship等硬核DJ技巧竞赛之外,近五年内,国内外并没有产生里程碑式的电子音乐综艺模式和成熟品牌,因此,《即刻电音》可以算是全球第一个原创的大型电子音乐综艺节目。

诚然,业内外一直都有声音认为,擅长幕后工作与崇尚PLUR精神的电子音乐人们不适合真人秀与竞技综艺这样的“饥饿游戏”,电音粉丝在节目开始前也对“大资本大制作”的《即刻电音》产生过抵触情绪,一些本来已经比较有知名度的选手宣布参赛的微博下面有不少粉丝劝偶像不要去参加这个节目,但从结果上看,当“佛系”电音遇上“饥饿游戏”,结果到底如何?

节目复盘 首档原创电音综艺的“红与黑”

作为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原创电子音乐节目,《即刻电音》做对了什么?又有哪些需要改善和填补的“坑”?

先来说说好的方面。《即刻电音》之所以能完成口碑上的“逆袭”,最终获得一个不错的评价,主要有两个节点值得关注。一个是引入了即兴的Drop battle,一个是节目将明星主理人的人声采样作为“标的物”让选手进行争夺。这两个节点都被证明相对有效地解决了电子音乐在这样娱乐化的、不强调技术性比拼的综艺节目中的竞技性问题。

有许多此前并不了解电子音乐的大众读者向音乐财经表示,在观看《即刻电音》第一轮“命题展示”的时候感觉摸不着头脑,电子音乐人们拿出不同的设备展示不同风格的作品,如何判断谁做的好、谁做的不好?没有任何参照物和太过主观的审美倾向也是导致《即刻电音》前期评价两极分化的原因之一。

而即兴的Drop battle与选手们对主理人人声采样的使用,则让没有太多电音基础的观众们能够对音乐人的创作能力和音乐风格进行有效的横向对比:几位主理人的人声采样在谁的音乐中听上去更合适、更有趣?Drop battle时,哪位选手肚子里的“墨水”更多,风格更加独特鲜明?也正是在这几个节点上,许多观众反馈说“get”到了几位决赛选手的音乐实力。

另外,该节目的出现也的确为电子音乐以及电子音乐人制造了更多面向大众出圈的机会。例如对“燃点”、“间奏”等歌曲部分以及选手常使用的CDJ、DJM、Midi Controller Pad等设备进行了画面标注。选手Unity向音乐财经表示,最初他很抗拒与节目导演进行接触,因为觉得节目组的专业程度不够,但在后续沟通时发现节目组学习了非常多专业层面的知识,“后来我们就达成了共识,我就决定来参加这个节目。”也有读者和音乐财经开玩笑说,自己现在听歌时已经会去下意识寻找和分辨电子音乐作品的不同组成部分。

另外,决赛直播使用了“电音春晚”的概念进行制作,这能让更多人能够关注节目的最终结果,知道中国电子音乐人将登上世界级电音节的消息,对电音产生更多兴趣。事实上,根据腾讯视频公开数据显示,2月1日当晚共有超过2000万人观看了决赛直播。

当然,在摸索向前的过程当中,《即刻电音》也出现了许多值得进行复盘并改善的问题。除了一些常规需要避免的直播失误和录播剪辑等问题之外,《即刻电音》主要为业内从业者们提供了关于音乐内容与综艺节目的“兼容性”参考。

关于综艺节目流程设计与电子音乐特性的兼容问题,不可否认,国内的综艺制作团队技术已经相对成熟,但在针对不同的小众细分音乐进行综艺制作时,依旧有陷入套路化的嫌疑。以《即刻电音》的决赛为例,节目在直播开头安排了选手与火箭少女101进行热门曲目的重新制作,并在六强诞生冠军的过程中设置了不同轮次的投票玩法——可以理解,这是为了让更多观众能通过流量明星和数据关注到节目、关注到电子音乐,但这也同样带来了弊端。

有部分观众和网友向音乐财经表示,考虑到电音是一个对抗属性很弱的音乐风格,电子音乐人大部分都长期居于幕后,相对“佛系”,节目拉长真人秀环节的做法会让观众感到疲惫和不耐烦,节目也会因为选手不够有“爆点”变得寡淡、不够吸引人。不如加长battle等能够让选手安心展示音乐的环节,增加其进行电音制作的过程记录,并在这些方面加强竞技。例如前文提到的人声采样选择和drop battle就很有看头。一位Anti-General的粉丝说:“Anti在台上都面无表情,但是放音乐时真的非常有魅力,可惜节目里表演都是限时的,看不过瘾。”Anti-General本人也在节目未来发展的建议方面向音乐财经表示,增加歌曲制作周期、提高现场录制效率等或许会让节目变得更好。

赛制的精细化也是一个改善方向。例如节目第四期中使用了其他音乐类选秀中常见的所有选手公投选队长然后队内淘汰的赛制,但该赛制却引发了部分选手反弹,棱镜组合的成员蔡恩雨在节目中强调了电子音乐的PLUR精神,认为该赛制与音乐文化相左。这些意见目前已经通过节目得到了展示和传播,若相关赛制在未来得到改善,电音类综艺应该会得到观众的更多支持和理解。

另外,考虑到电子音乐与器乐演奏的不同特质,节目组还可以在未来加强对现场混音的技术支持,弥补这一季中出现的声效丢失,让电子音乐作品在节目中能得到更好的呈现。

结束与开始:本土电子音乐人发展 从打破“舒适圈”开始

决赛当晚,选手“鹅哥”陶乐然因为票数问题止步六强,在他下台时,不少来到现场的其他选手纷纷走过去安慰他,大家抱成一团。

有不少网友在看到该情形时感叹,这届电音选手们实在太佛系,太和平了,平时闷头做音乐的选手们很多也表示在节目中交到了更多朋友,进行更广泛的音乐交流。

根据艾媒咨询2017年11月份发布的《2016-2017年度中国电子音乐市场研究报告》,2016年中国电子音乐用户规模为1.97亿,预计2017年达到2.86亿,增长率为45.2%,2018年将突破3亿,2019年将突破4亿。在整体向好的大环境下,对于长期居于幕后不善进行娱乐呈现的电子音乐人来说,参加这样一档有大众流量优势的综艺节目或许也是帮助其打破“舒适圈”、获得更多商业成就的有效突破口。

商业方面,在和几位参赛选手的交流过程中音乐财经了解到,在参加完综艺节目之后,选手们的社交媒体粉丝数量、商演机会都有所增加,这和其在节目正片中获得的镜头几乎成正比,大家也从更多方面了解到自己音乐的延展性。选手马海平就向音乐财经表示,在参赛过程中他看到了一场“音乐人和电视人之间的博弈”,节目组和音乐人都在付出辛苦和努力,并在此过程中力求减小差异,达成统一。他也在节目中认识了很多不同领域的电子音乐人,并且开始从娱乐行业的角度来审视自己和自己的音乐。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收获。我觉得首先是打开了一个新的视野,独立音乐和underground站在主流的舞台,我们应该学会怎么样去面对。我的音乐风格并不会受到节目的影响,但其他参赛制作人的音乐理念确实会给我一些启发。”马海平说。

在《即刻电音》决赛的最后环节,张艺兴面对镜头表示,是开始并不是结束。选手们在谈到未来计划时也都是“步履不停”。不难预测,在《即刻电音》展露出电子音乐更大的潜力之后,电子音乐人们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如何抓住和利用好这些机会磨练和拓展自己,积累更多作品,进步到更大的舞台,完成自己的追求,这才是我们讨论和复盘时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93,"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204/57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