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倪兵、流水纪、徐旭彬,请回答2019第二弹

2019-02-11 18:03:19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音乐财经编辑部

抓住假期的尾巴。

【新年十问】是什么?

和前几天的【新春特辑】相同,作为回顾与展望的一部分,我们邀请到了部分业内人士,来回答我们提出的有关过去与未来的10个问题。

今天和大家进行分享的朋友分别为太合音乐集团国际部总经理倪兵,资深唱片企划、知名乐评人、新意思音乐副总经理流水纪,以及天邈文化创始人徐旭彬。

△太合音乐集团国际部总经理倪兵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给2018年的自己打三个标签。

倪兵:综艺、A&R、招安。

以前一直是在地下电子音乐圈,无论是演出、做自己的厂牌,还是做一些Publishing的工作,都是这样。但没想到2018年参与了《即刻电音》的节目,就变成了一个综艺咖。

我在节目里负责所有明星以及很多艺人A&R的工作,但我之前其实并没有做过,所以我自己非常享受这个工作本身带来的乐趣。而且我也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挺不错的A&R,可能是因为经常去旅行,所以各种见识还是有的,也很欣喜地发现原来自己是一个很适合做A&R的人。这个“招安”是指差不多10年,自己没上过班了,在12月(2018年)的时候被徐毅给“招安”进了太合音乐集团。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有人说人间不值得,你觉得什么最不值得?

倪兵:2018年变成综艺咖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突然发现,原来身边有那么多的人都在做着只在乎数量不在乎质量的事情。(之前)我自己做厂牌出版的歌曲其实并不多,但是我对质量有非常高的要求,我希望无论是从选歌阶段到制作、混音、母带等等每一个细节,包括我会花大量的钱去买一些艺术品,甚至找最好的设计师来做平面设计。但是我发现身边无数的所谓的独立厂牌其实并没有那么用心地在做,所以让我做厂牌的心一下就淡了,突然就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值得。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最让自己欣慰的事是什么?

倪兵:2018年最让我欣慰的事就是我参与了英国大使馆文化交流处的一个叫做MUSICITY的艺术项目,和三位英国的音乐人以及三位北京的音乐人一起帮北京的七个建筑,包括白塔寺社区、社会主义大楼、智化寺以及北京坊等等这些非常有意思,有一些历史和文化沿革的建筑,通过我们创作的一些音乐,进行了一个声音音乐艺术和建筑之间的结合。这个是我最喜欢,让我最欣慰的事。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最让自己不能理解的现象是什么?

倪兵:2018年我通过第一次参与综艺节目接触到了主流音乐的文化圈,特别是偶像音乐的圈子,这个是之前我在的地下音乐圈层不太容易接触到的。总体感受就是这个文化圈子里面整体的音乐品味之差,审美之恶劣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之前)总觉得有那么多的人在国外受过非常好的训练,应该具备一些基本的审美能力,但是现实是让我非常非常失望的。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自己拍得最满意/觉得最有趣的一张照片?

倪兵:这张照片我最喜欢,熬通宵制作综艺节目到早晨的时候拍的我们现场外景。从事综艺节目改变了我的人生,从此世界变大了,更接地气,知道做一首好歌比办一个好的派对更有意义。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用一句话形容自己当前的工作。

倪兵:目前我的工作是太合音乐集团国际部总经理,未来我会负责引进很多国际的项目到太合,进到国内来。不过实际上我最想做的事情是能够带一些非常好的中国音乐人,无论是通过出版合辑,带他们去一些世界知名的音乐节演出,还是把他们的唱片在一些知名的厂牌发表等等。我觉得通过2018年的工作,我能感觉到中国的确已经有了一些非常好的制作人是有机会冲一冲国际市场的。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举出一个外界对音乐行业的误解或偏见。

倪兵:我身边绝大多数朋友对我最大的误解,就是觉得我因为从事电子音乐的行业就会有特别多妞,会经常有各种酒局。但是事实是我是一个特别宅的人,周末基本都在家看球,除非有特别好的演出,然后天生因为酒精过敏,所以也没法喝酒,所有我也希望大家对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要有太多的偏见,好像我们就天天声色犬马似的,实际上我们并不像你们想得那样能够接触到那么多比较夜生活层面的东西。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你最希望20年后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倪兵:我特别希望20年以后,音乐不再被大的公司所垄断,虽然我本质上现在在为大公司工作,但我是一个极度反感大公司作恶的人。特别是在中国,所有的公司一旦做大了之后,从滴滴打车到百度,从美团到京东,在我看来每个公司都在作恶,我希望能够把更多的,特别是文化娱乐这个行业有创意的工作还给这个市场本身,让音乐人自己能够有更多的自主权来决定是怎么发行、怎么卖、怎么演出。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9年最想立的Flag是什么?

倪兵:2019年我49岁了,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在50岁之前能够退休。我说的退休并不是说不工作,而是能够在50岁左右的时候完全不用去想钱,到也不是说要挣很多钱,就是可以有一个基本的财务能力,让自己只去做那些喜欢的事情,比如说足球。(其实)我爱足球多过音乐,但是我从来没有全职地为足球做过什么事情。这个愿望听起来应该是比较难实现的,但是我最近是这么想的。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最想对2019年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倪兵:我这个人做事不太纠结,就比如人家说你这种自由惯了的人开始上班会不会不习惯。其实我可以很cooperate,只要别让我没事干,别让我去做太多我不喜欢做的事。所以我这个人做人的原则很简单,就是随缘。所以无论是2019年还是明年,我都会用这两个字来回答这个问题。

△资深唱片企划、知名乐评人、新意思音乐副总经理流水纪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给2018年的自己打三个标签。

流水纪:矛盾、反省、清醒。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有人说人间不值得,你觉得什么最不值得?

流水纪:最不值得的就是将“不值得”的原因归咎于“人间”吧——活着的意义,生命的安全感,自我存在意义,都得靠“自给自足”才行,关人间何事?少一些不劳而获怨天尤人,多一些脚踏实地吧,人间残酷,但行走其中的路靠你自己。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最让自己欣慰的事是什么?

流水纪:认清了自己在感情方面的一些问题,过往我在这些方面是比较晚熟的,但是今年通过一些经历,我终于发现了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和改变,挺好的。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最让自己不能理解的现象是什么?

流水纪:大家的认知和交流方式,有时候越来越“本末倒置”吧,比如个人审美和行业规律,专业经验和创新意识,经常是在一个货不对板的错位角度去发生一些碰撞、消耗,当然这个过程其实一直都有,但是渐渐的,大家好像都越来越急于发表观点,却害怕承担责任,所以值得我们“兴奋”的事越多,“健忘”的程度也就越来越严重了,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觉得这样的现象值得警惕。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自己拍得最满意/觉得最有趣的一张照片?

流水纪:带爸妈出国旅行,在泰国普吉一个叫“神仙半岛”的地方,拍下这张一家人合照,搭配的文案是我很喜欢的万芳《听风的歌》歌词:“当我们总算多一点经历,有没有比从前更清醒。”然后朋友圈有认识十几年的发小留言,说我“又像爸爸又像妈妈,很平均。”于是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多年来都把和父母的关系看成一种平淡的理所当然,然而这种平淡是可以主动增加很多色彩的,特别是当我成长成熟,爸妈他们和我相似的面庞也在发生着变化,这种生命的“交换”很奇妙,需要更多陪伴和珍惜。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用一句话形容自己当前的工作。

流水纪:身为一个融合企划、制作、营销、乐评人身份的“多元化”唱片行业工作者。我很专业,而未来我会做得更加牛逼,因为无比热爱。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举出一个外界对音乐行业的误解或偏见。

流水纪:觉得现在的音乐行业“新不如旧”——这个观点我有机会便要强调哈哈。我觉得经历了从电视电台、卡带、CD、MP3再到数字音乐的载体革命之后,音乐内容的传播形式确实是颠覆了,但音乐内容本身对于大众的意义没有变,值得我们聆听和传播的歌曲,还是在于能否引发“情感共鸣”和“感官刺激”。就像当年《老鼠爱大米》的彩铃神曲,和如今同样火爆的抖音神曲,并无本质分别,只是人都是容易犯懒的动物,习惯性会把老歌和时代记忆捆绑在一起。

但很多现在新的音乐人及作品都有各自闪光点,只要耐心去发掘,不要老是像满清遗老遗少一样唠唠叨叨过去的辉煌了,经典的不会褪色,新的存在也一样有意义。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你最希望20年后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流水纪:对人类健康有重大帮助的药品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不是在说减肥药!)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9年最想立的Flag是什么?

流水纪:瘦下来!毕业来北京工作,转眼八年了,体重一直“稳步暴涨”,今年终于意识到应该对自己的身体更加负责,所以瘦下来不是为了外表要多好看,而是我们真的要拥有一个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为了自己,为了关心自己的人。当然,相信瘦一点的“胖蜀黍”也是可爱的哈哈哈。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最想对2019年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流水纪:顺其自然不是原地踏步,就用行动去改变。

△天邈文化创始人徐旭彬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给2018年的自己打三个标签。

徐旭彬:家庭、工作、自我。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有人说人间不值得,你觉得什么最不值得?

徐旭彬:去纠结人间到底值不值得,不在人间,你也没别地儿去。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最让自己欣慰的事是什么?

徐旭彬:观众说你们今年做得比去年好。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最让自己不能理解的现象是什么?

徐旭彬:线下观众总人数没增多少,电音节数量翻了一番。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8年自己拍得最满意/觉得最有趣的一张照片?

徐旭彬:只是一张美方工作人员手机记录的照片,看到后重新提醒自己,在做的事情的意义。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用一句话形容自己当前的工作。

徐旭彬:一群人花一年的时间,去让一大群人的一天变得更好玩一些。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举出一个外界对音乐行业的误解或偏见。

徐旭彬:觉得音乐节有钱,请来艺人,找人搭好舞台就能做。今年看了好几场造价很高,但莫名其妙的音乐节。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你最希望20年后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徐旭彬:出一个设备,解决人需要面对面开会的需求。2018年花了几百小时在“开会的路上”。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2019年最想立的Flag是什么?

徐旭彬:没啥FLAG要立,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就满足了。

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最想对2019年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徐旭彬:少些焦虑,不计较眼前得失,接受&享受结果。

扫描下方二维码,还可到“小鹿角APP”回顾历年【新年十问】

编辑:宋子轩

微信:18301091815

邮箱:zixuan.song@chinambn.com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6,"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211/57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