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Conflux人物志-杨光博士:徜徉在密码学中的“宝藏男孩”

2019-03-29 17:03:07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王晓华

说起密码学,大多数人最先联想到的可能是波诡云谲的谍战,为了取得对方密码不惜一切代价的特工;或许也有人会想到二战时期的布莱奇利公园,年轻的图灵带领着一群天才数学家成功破解了德军最先进密码的故事(有兴趣的话推荐去看一下《模仿游戏》这部电影)。

其实,如今我们在电脑和网络上所用的密码学早已不再是影视剧中刻画的那些暗号与解谜的艺术,现代密码学的本质也早已从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暗号艺术进化成一门以数学和计算复杂性理论为基础的精密科学。

“百科全书上对于密码学的定义是’研究编制密码和破译密码的技术科学’。在我的理解中,现代密码学远不止单纯的加密和解密,它是一门研究如何安全地处理信息和管理信息访问权限的学科。现代密码学研究的核心就是在各种场景下保证信息只恰到好处地被应该看到的人看到。”

“在进入信息时代以来,我们生活中随处都可见到密码学的应用,它给信息穿上了衣服,避免信息在网上‘裸奔’。区块链的出现为我们带来了一种全新的组织信息的方式,也给密码学带来了全新的应用场景。很多以前止步于理论研究的密码学黑科技,例如概率可验证证明(PCP)、零知识证明(ZKP)等,都可以在区块链上发挥巨大的作用,这也是我选择加入区块链行业的原因。”一笑起来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缝的杨光,在谈起自己的专业时会瞬间变得认真起来。

二次元“宝藏男孩”

科学家的严谨,是杨光工作中的一面,生活中,杨光可以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次元“宝藏男孩”。乐高、游戏、追番,杨光对于二次元的文化可谓乐此不疲,DOTA、守望先锋等热门游戏,以及《Fate/Zero》、《Code Geass》、《命运石之门》之类的动漫他都不会错过。

乐高同样是不少理科生的最爱,当然杨光也不例外,最爱乐高TECHNIC系列的他非常享受拼乐高时专注的感觉,他说:“在我看来拼乐高和做科研很像,都能让我专注在这件事上,享受到解决问题的快感。”

从“姚班”到中科院 数学天才居然是物理“黑洞”

出身清华“姚班”一路读博最终进入中科院这个中国自然科学的最高学术机构,杨光的学术之路在外人看来可以算得上顺风顺水。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位著名学霸居然也曾经有过险些“挂科”的经历。

“我从小就对数学非常感兴趣,高中时候进了河师大附中的河南省理科实验班,然后就是参加高中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进了冬令营、集训队,接着保送清华,还算是按部就班吧。我大一上的是清华的数理基础科学班,大二才去了‘姚班’一个重要原因是‘姚班’不用学物理,我始终觉得物理和数学的世界观不同,所以对物理一直提不起兴趣,到了‘姚班’我算是彻底解放了,哈哈。”谈到自己大学时的趣事,杨光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是给Conflux打地基的人

毫无疑问,对于大多数搞科研的人来说,进入中科院这个“殿堂级”的机构可以算是毕生的梦想之一了。但杨光却并不这么认为“我在中科院计算所工作了2年多的时间,之所以最终选择离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觉得中科院的环境并不是非常的适合我,我还是觉得我研究的东西可以有更多用武之地,所以我很坚决的离开了中科院。”

“其实在加入Conflux之前,我也曾经在区块链行业内一个体量非常大的公司工作过,但归根结底还是Conflux的这个团队,这群兄弟们吸引了我,能和兄弟们一起做最前沿的事情,真得是非常的有成就感!你知道,我一直以来做的都是纯理论方面的工作,区块链的出现为我们带来了一种全新的组织信息的方式,在区块链上安全快速处理信息的需求也对密码学研究提出了新的挑战,我非常乐意去迎接这些挑战。我的日常工作就是写出一些数学证明、协议的研究和设计,这些可以算是Conflux的基础,我其实就是给Conflux打地基的人。”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01,"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329/60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