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菜花三月春风里

2019-05-17 11:21:09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散文】

菜花三月春风里

■ 付兴奎

油菜不是粮食,是和五谷长在一起的庄稼。乡下的地无论薄厚与否,没有一寸是多余的,春种秋收主要看粮囤里缺啥。乡村出身的我们,跟在大人门后面种过的粮食有麦子、高粱、玉米、谷子、糜子和荞麦,蔬菜有萝卜、白菜、韭菜、茄子、辣椒、青笋、黄瓜,就是没有亲手种过油菜。从春到秋,我们见过的花不少,杏花、桃花、梨花、枣花、槐花、桐花、冬瓜花、苜蓿花、荠菜花、蒲公英花,就是没有见过像面前这样开得浪天浪地的油菜花。

有一年春天,我去生产队的保管室里领菜种子,差点把满满一袋子油菜籽当成了萝卜种子。父亲告诉我,这两个籽种区别大着哩,萝卜籽大且外表有棱角,油菜籽小且颜色深,萝卜是即长即吃的蔬菜,油菜则是榨油用的原料。那么稀缺的东西,怎么能让一群毛孩子学手呢。离我们家不远是公社食堂,食堂里每隔一段时间要用菜籽油炸一次麻花,每炸一次麻花我们就跟着流一次涎水。我不知道那些种庄稼的把式们是怎么想的,放着这么好闻又好吃的油菜不种,偏要种那些让人咽不下去的玉米和高粱。实际上,这账大家并不是没有算过,一亩地里收下来的油菜还不到玉米的零头和麦子的小头,连肚子都填不饱的庄稼汉哪有心思想油水。那年过春节,在县文化局做饭的表哥从单位分回来一玻璃瓶子菜籽油,村子里的人差不多闻了整整半年的香味。那时候,我就在心里盘算,什么时候咱也能分上那么一瓶瓶清油,把家里那口大锅滋润一下。

清汤寡水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没有油水的饭菜,硬是把我们送进了能吃上官饭的学府。大学毕业那年,我凭着红得耀眼的户口本和粮油本,端上自己睡梦里都想的铁饭碗。去新单位报到那天,我瞄着粮食关系介绍信里的清油的指标,心里暗暗地盘算着,啥时候攒够一瓶子清油,一定要让远亲近邻们分享一下清油的香味。

大承包后的日子一年好似一年,攒足了粮食的村里人开始种植一些能够换钱花的经济作物。这不,草绿色的油菜杆杆一上场,老窑里闲了多年的油樽子当即派上了用场,家里的锅碗瓢盆立马也有了我们梦里都想着的油花花。上高中的时候,我回家取干粮,听到村口大槐树下土厦子里传出的声音有些异样,妹妹说,那是刚刚安上的榨油机的声音,我平生第一次看见,黏乎乎的油菜香就像一轮一轮的涟漪,从哐当哐当的榨油声里散发开来,那一天,我感觉自己鼻子、眼睛和嘴巴甚至全身上下都是菜油的香味。

那年到九龙川去看桃花,发现胭脂色的山坡上有几道特别炫目的黄花,经人介绍,才知道是自己吃了多年的菜油开的花。这么漂亮和好看的花儿,被贫穷而又粗心的我们当做罐子里明晃晃的清油误读了很多年,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遗憾。

前几年,有人组织去江西婺源和陕西汉中看菜花,没有见过阵势的我心里半喜半疑。不就是麦秆一样粗的油菜花吗,稀稀疏疏的能成个啥气候,真不知道黄不拉叽的油菜花能描出什么样的风景。私底下的感觉还没有来得及佐证,以油菜为主题的旅游节已经办到家门口里来了。

早在三月初,就有人开始朋友圈里晒照片了,心急的闲人们一看,连忙开了车三天两头往黑老锅跑。他们急,菜花不急。直到杏花、桃花、梨花、苹果花、蒲公英花、荠菜花走秀结束,菜花苗才昂头挺胸,不紧不慢地开将起来。最早开花的油菜长在朝阳面倾斜的山坡坡和阳光充足的小院子,米粒一样的花萼,像是亭亭于绿花之上的金黄色的花蕊,虽然只有一星半点大,却鲜艳夺目,气势不凡。大多数花苞则和菜花的枝叶保持着相同的颜色,远看就像一条翠绿色的丝巾。沟脑里、山坡坡那些刚刚开始露头的油菜花,更加弱不禁风,眼拙的人一看,还以为是野生的蒲公英。

气温一天比一天热,天不下雨,干燥的尘土弥漫得到处都是,但这并不影响庄稼和花草们的成长。最早开放的杏花,像是刚刚下过的薄雪,落在干晃晃的梁峁之上。天气还没有彻底变暖,冷不丁北风吹过,冷得人直打寒颤。直到麦苗返青,小草萌发,柳树吐翠,河水消融,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山村这才变得生动起来。其实,这还不是春日里最美的时候,眼前这幅漂亮的地毯,因为缺少一种炫目的色彩,仍未摆脱平淡的底子。

油菜花的后发优势比我们想象的要迅猛许多,三五天时间,携着王者之气的花朵便像汹涌的潮水一样漫过来,大块的梯田,小片的洼地,就像经过精心设计组合有致的大展板,表现出令人着迷的魅惑之象。于是,阡陌之上,山川里外,甚至几十里外的小城也闻到了菜花腥甜微醺的气味。

来自南边的候鸟,东边的蜜蜂,化蛹不久的蝴蝶,农舍里关不住的小狗小猫,小城里住厌倦了的大人小孩,全都循着油菜花的味道过来了。田埂上,溪水旁,土路边,窑洞门前,身着盛装的赏花人挤得密密麻麻。站在半山坡上向下看,蒲河川就像一幅疏密有致气势连贯的油画长卷,水光潋滟,草木葱翠,花色旖旎,美得让人心醉。看油菜花最过瘾的是踩着田垄在花海中穿行,天地之间恣意绽放的黄花,就像历史长河中迟暮的英雄,大有一种荡气回肠的快感。当然,作为一种普普通通的植物,大可不必如此沉重,美轮美奂的浪漫,卓尔不群的高,所向披靡的惊艳,是成长的美好,也是成熟的自信。花丛里嬉戏追打的孩童,树荫下专注写生的少年,一伙身着汉服拍照的女子,阳光下拉着小夜曲的卷发青年,用他们各自的方式,表现出对土地、春天和生存的认同。细细一想,人的生命何尝不像眼前这些开到极致的油菜花,如果错过了属于自己的花期,哪怕是结成沉甸甸的油菜籽,也会留下不曾释放的遗憾。

油菜花于我们,是一年之中难得的遇见,是开心的个性释放,同时,也是一个被慢慢解开的心结。

(作者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甘肃省庆阳市财政局政府采购办)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0,"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517/63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