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那是爹,那是娘

2019-05-17 11:25:24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我的父亲母亲】

那是爹,那是娘

■ 吕国文

烈日下,黝黑的脊背上流淌着汗水,把力气全部倾注在镢头下的,那是爹;盛一碗清凉,擦一把汗水,细心帮衬的,那是娘。

村庄口,默默无语送儿远行,满肚子话全刻在脸上的,那是爹;牵着儿的手千叮万嘱,泪水涟涟、一直唠叨的,那是娘。

那年月,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白面偷偷送给奶奶的,那是爹;关住门做一碗汤面给儿女,自己吃瓜菜充饥的,那是娘。

油灯下,闷头抽着廉价烟卷,盘算日子的,那是爹;一针一线纳鞋缝衣,哪怕穿戴满是补丁也要衣服整洁的,那是娘。那一次,背着夜里发烧的儿子,唱着儿歌,绕着村子转到天亮的,那是爹;为寻一颗泻火的梨,敲遍邻居门,跑了大半个村子的,那是娘。

那一年,我再也见不到了爹和娘。无数次的梦境里,耿直的爹还是那样少言寡语,句句落地有声;慈爱的娘还是那样舐犊情深,事事牵肚挂肠。

煨一壶老酒,焚一把纸钱,携儿带女跪在爹、娘的坟前,悄悄地把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诉说给爹、娘,还像过去那样,等待着爹、娘的问候。而如今,却怎么也听不到爹、娘的回音。每临大事,可问与谁?困惑迷茫之时,何以求解?委曲愤懑之际,谁人抚慰?床前服侍也早已成天大的奢望。

夏日里,一丝丝凉风可是爹、娘带给儿的讯息;冬日里,一缕缕暖阳可是爹、娘带给儿的叮嘱;秋日里,一行行收获可是爹、娘带给儿的庇佑;春日里,一簇簇嫩绿可是爹、娘带给儿的永恒希望。

哦,万里苍穹中,那几颗最亮的星星,一定是爹、娘注视着我的眼睛。儿,永远是爹、娘放飞的那只风筝……

(作者单位:山西省临汾市政府采购中心)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69,"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517/63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