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音乐传记片,行业的一次集体押注

2019-05-28 12:08:05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郑雯琳

这又是一场在年轻人中抢夺注意力的生意。

当以Netflix为代表、“夺走一天24小时”的视频流媒体,靠用户的无聊赚得盆满钵满时,音乐行业也早已想通过“讲故事”来提高净利润。

明年,一共有11部音乐相关的电影、纪录片准备在院线、电视或是流媒体平台发行,竞争不可谓不激烈。另外还有14部影片正瞄准了各类电影节,以寻求发行商。

不过,别说明年,最近要上映的音乐电影和纪录片就不少。

马上于5月31日登陆院线的音乐传记电影,是讲述“摇滚老顽童”Elton John一生传奇的《Rocketman》。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的纪录片则定档6月7日。

另外,以类纪录片风格拍摄、回顾了Bob Dylan 70年代重要巡演的电影《Rolling Thunder Revue》也将在6月12日在部分影院及Netflix上线。

而假设了男主角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The Beatles的音乐喜剧电影《Yesterday》则确认于6月28号登陆北美院线。

尽管看起来,从目前到明年拥挤的音乐电影及纪录片市场,似乎都是因为此前皇后乐队传记片《波西米亚狂想曲》的空前成功,但其实这些电影项目在《波西米亚狂想曲》上映前,都已步入制作过程。

音乐艺术家丰富多彩、饱受折磨又放浪不羁的一生,本就长期吸引着电影工作者。而视频流媒体如Netflix、Hulu和Amazon Prime的迅速崛起,则刺激了原本几乎由HBO包办了的纪录片需求。

在《波西米亚狂想曲》项目发行中扮演重要角色的Chris Aronson看来,传记电影是尚待挖掘的富矿。“如今传统CD销售和数字下载大幅缩水,任何其他能从音乐版权中创收的方式都是受到欢迎的。”

换句话说,这或许就是流媒体时代,音乐行业的一次集体押注,用更大众化的视频媒介讲故事,来提高从歌曲到周边,整个音乐产业链的收入。

音乐行业都想怎么做?

从2015年就开始进军纪录片的环球音乐集团,今年一口气要发行5部。

除了帕瓦罗蒂的纪录片,还有讲述纽约嘻哈乐团的《Wu-TangClan: Of Mics and Men》、底特律知名厂牌Motown的《摩城故事》等。

除了走得快,环球音乐的另一优势,便是2017年重组后推出,负责电影、电视制作的宝丽金娱乐。宝丽金使得环球音乐对于电影的参与,不仅仅是收取音乐版权授权费用,只要电影成功,环球音乐都可以持续地获得分成。

索尼音乐依赖的,是其庞大的曲库。旗下拥有超过300万首歌曲的Sony/ATV,团队最近在做的,就是向各大电影、电视制作人分发长达275页的“重要歌曲介绍”。“想要激发一些可能被我们遗漏的(电影、电视剧)的点子。”Sony/ATV全球市场部负责人Brian Monaco这样表示。

华纳音乐集团则在试水音乐传记电影的新可能——由华纳音乐投资,邀请旗下艺人自己当编剧及导演撰写、拍摄自传式的音乐电影。

比如,澳大利亚歌手Sia,近来就首次联合撰写和导演了她的首部传记片。

华纳音乐电视、电影部负责人Charlie Cohen感慨道,音乐人们通常都是导演新手,但很幸运,他们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拍摄过程并没什么好担忧,而且都按时在预算内完成了电影项目。

除了唱片三巨头,演出巨头Live Nation也来凑热闹。它此前为Lady Gaga和Sean Combs制作了电影,并将其嵌入在巡回演出中。

而音乐流媒体Apple Music也在平台上发行了一系列音乐相关的纪录片,关注包括P!nk、Ed Sheeran、Kesha的幕后故事,其中一部分据称也是花费数百万,来争取独家播放权。

传记片的强大效应

尼尔森音乐数据显示,音乐传记电影及纪录片,的确会在发行后掀起音乐作品销量的大幅增长。

在《波西米亚狂想曲》发行后的六个月内,皇后乐队的歌曲点播量超过上映六个月前的3倍——从5.88亿蹿升到19亿次;单曲销量则从52.7万增长到190万,专辑销量更是夸张地上涨了483%。

Billboard估计,电影发行后,皇后乐队的收入可达到1800万美元,而六个月前其歌曲版权价值大概在440万。

△图表来源:Billboard

之前,AmyWinehouse的传记片《Amy》也是增长惊人。上映六个月前,这位已故天后的歌曲平均播放量为5480万,下载量为16.8万次,专辑销售量5.9万张。

发行六个月后,流媒体播放量增长69%,达到9260万;单曲下载增长56.4%,专辑销售则飙升了163%。这一增长尤其瞩目的原因是,2015年那一年行业整体单曲和专辑的销售分别都下降了21%和6%。

拍电影不易,

但还是想征服年轻人

当然,和所有电影一样,音乐传记电影的拍摄也充满了诸多变量,困难重重。

一来是需要分别获得唱片厂牌和版权代理商的授权,对于已经逝世的艺术家,还需要获得其遗产委员会的同意,获得翻拍其人生故事的权利。

而购买小说、杂志文章、档案记录片段的版权也经常成为拍摄传记片的一大阻碍。

甚至,拿到全部授权也不行,还可能因为主人公的人生故事“太过负面阴暗”而导致项目中止。

而就算一切看起来都挺好,影片效果也未必尽如人意。

比如,2015年索尼经典电影公司的冲奥片《我看到了光》。这是Sony/ATV在近50年里首次开放乡村音乐传奇Hank Williams的曲库,共授权超过21首歌,主人公则由“抖森”Tom Hiddleston扮演并实际演唱。这部耗资1300万美元的传记电影最终收获票房180万。

不过为了找到新受众,音乐公司和制作方还是愿意为之一试。

当《Yesterday》团队来找Sony/ATV授权时,依据过往经验本以为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惊讶的是Sony/ATV爽快同意了,他们的理由便是,如果电影能让The Beatles的歌曲感染到新一代的年轻人,那就是值得的。

如此看来,这又是一场在年轻人中抢夺注意力的生意。

本文整理自Billboard:Why the Music Industry Is Betting on Biopics and Documentaries For Its Next Revenue Burst,有部分改动。

编辑:宋子轩

微信:18301091815

邮箱:zixuan.song@chinambn.com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2,"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528/63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