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鑫融基·金融研究院:当前须谨防游资“闹市”

2019-06-11 17:29:36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王晓华

当前须谨防游资“闹市”

这是一个厉兵秣马的年代,我国金融市场开放之势不可阻挡;这是一个硝烟弥漫的时期,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在这一背景下,外部游资可能会大量探入国内,对我们的金融市场进行恶意冲击。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2019年5月25日,郭树清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明确指出:“扩大金融开放的同时,风险的传染性和复杂性也会增大。我们要警惕境外资金的大进大出和热钱炒作,坚决避免房地产和金融资产的过度泡沫。”

一、游资:由一元向多元的嬗变

1.传统之游资

游资,又俗称“热钱”,是在国际金融市场中择机出没的短期资金。它们无特定用途,以投机为生,追求高风险、高收益,流动性很强,炒作对象包括股票、债券、货币、期货、房地产、黄金等。

公式表示:游资=国家(或地区)的外汇储备增加量-外商直接投资金额-贸易顺差金额。

2.今日之游资

随着国际金融产品和金融杠杆越发复杂,全球化的金融市场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游资也已今非昔比。今日之游资,除了具备传统基因外,还有一些新特点:

第一,身份更加多变。游资能够在中长期资本和短期资本之间随意切换。所以对其甄别的难度要大得多。

第二,出入渠道更加隐蔽。除了正规通道,游资还会通过地下钱庄悄然潜入。特别近几年,地下钱庄外汇交易愈演愈烈,游资输入性风险激增,这对货币政策极易形成反作用。

第三,流向更加多元。游资的流向一般是泡沫大、风险高的多种行业或市场。

第四,投机手段更加立体。投机者通常搭配使用多种金融衍生工具,借势造势,以期赚得盆满钵盈。

从当前的新形势来看,其实制度外流入的、以追求高价差收益为目的的所有国际资本都可称之为游资。游资的恶性投机会造成泡沫大、风险高的行业或市场大起大落,剧烈震荡,上一世纪末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便是最佳佐证。

二、前世之覆:游资突袭下的东南亚金融危机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美国金融巨头索罗斯的策划下,游资向东南亚金融市场发起了突击。泰国首当其冲,爆发金融危机,随后危机迅速席卷整个东南亚。数月之间,东南亚各国金融混乱,货币迅速贬值,失业骤增,政局动荡,经济萧条。许多国家纷纷倒在游资投机的血泊之中。尽管这些国家使出浑身解数,在血泊中挣扎求生,但效果依旧是杯水车薪,尤其讽刺的是,韩国政府为维持金库的稳定竞号召韩国妇女捐赠自己的手饰。

当时我国金融市场是半开半掩,外汇兑换也是量入制出。在危机狂扫之时,我国政府果断关闭了金融市场的“大门”,让风暴在外尽舞。虽然避开了游资的袭击,维护了我国的金融安全,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失去了在东南亚的大片市场。

细细分析当时的情景,认真复盘当时的因果,我们可以归引出以下几点:

1.游资突袭的驱动因素

游资是引发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直接“凶手”。而“凶手”行凶作案又受到三种因素的驱使:一是信息技术的全球化;二是金融市场的全球化;三是国际投资基金的迅速扩张。

2.游资不盯无缝的鸡蛋

其实,没有无缘无故的游资“闹市”。但凡记住一点,受到游资冲击并引发金融危机的国家,其自身金融体系的“裂纹”必是显而易见的。东南亚的问题就在于:

(1)如出一辙的经济模式

在东南亚国家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是靠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堆砌的繁荣。过度寄希望于外资投资,过分依赖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外贸易,使得经济底座不稳。特别是,一旦出现大批外资撤离或者商品出口恶化,对经济来说,都将是致命的打击。

(2)如此疯狂的金融借贷

楼价和股价一再创出新高,金融业轻而易举地获得了业务和收益上的双赢,于是递向开发商、股民的贷款单子铺天盖地。金融杠杆日渐增加,债务率日趋攀升,不良资产日益膨胀,而对风险的监控却抛之脑后。

(3)如此大意的外汇制度

一度痴迷于美元的“财大气粗”,东南亚国家趋之若鹜地实行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固定汇率制意味着,政府基本丧失了货币政策这条臂膀,难以发挥货币政策主动调控经济的作用。而且,单薄的外汇储备根本无力应对巨量的外币兑换;几乎零管制的外汇市场,反倒成为热钱快速作案、快速抽身的“绿色通道”。

(4)如此有限的防范治理

一方面,缺乏游资防范意识。政府高估外资进入的正效应,而忽视游资输入性风险。另一方面,对游资的治理能力不足。政府对游资的管理不到位、整顿不彻底,致使游资死灰复燃。

三、今世之险:中美贸易战中的游资动向

首先需要明确一点,即便美国指向我们的关税制裁再加码,我们也不会发生像东南亚那样危险的金融危机,因为我们的汇市实行的并非自由可兑换,也就是说,外资出入会受到国家的严格监控。所以,游资展开疯狂投机并非“易事”。

1.贸易战伊始己经乍现游资“闹市”

并非“易事”并不代表平安无事!

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战。在这只黑天鹅的阴影下,我国资本市场出现了惊恐:股市剧烈向下波动;债务违约风险激增;美元离岸人民币一度逼近7.0,货币贬值风险加大,惊现资金外流。

2019年初,对于中美高层的密切磋商,资本市场解读乐观并强势回温。然而,谈判结果却出人意料地以破裂告终,外资撤离加剧,资本市场再度陷入悲观局势。

2.贸易战升级煽动不了游资“闹”楼市

为防止房地产过度泡沫化,楼市管控力度不断加强。通过严格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方针政策,严厉打击蓄意炒房行为,在中美贸易战中,我国楼市总体稳而不乱,无游资大进大出的可乘之机。

3.美国关税加码对我国金融市场影响有限

美国关税加码带来的影响基本可以通过国内消费和“一带一路”战略消化掉。这对金融市场的稳定起到良好支撑作用。我们深感欣慰的是,当前资本市场已经开始弱中趋稳。

4.谨防金融开放和关税加码的共振与叠加

我们金融市场开放的大门已经开启,会有大批游资流入。这易与贸易战影响形成叠加共振,引发游资投机,进而产生市场投资“牛群效应”,最危险的结果可能是经济滞涨。对此我们要谨而慎之,切不可让金融市场成为游资的“游乐场”。

四、后世之鉴:防范游资“闹市”风险

前世之覆,后世之鉴!我们过剩产能的规模还很大,经济转型任重道远;楼市、股市、债市泡沫化依旧严峻,金融乱象成风。倘若不加以治理,这些“裂纹”极易成为游资追逐的风险口。为此,我们要加强治理,积极防范游资“闹市”的风险。

1.向经济增长要质量

应对游资风险,根本做法就是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一是传统制造业要加快去库存、去产能。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战略部署,产址或产能外迁;价值链由低端向中高端升级,打造智能制造和高端服务的融合产业。二是新兴产业要鼓励科技创新,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培养一批真正的科技型人才。三是服务业要推动生活性服务业向精细化和高品质转变,生产性服务业要向专业化和中高端延伸。

2.向金融业治理要严格

金融业治理,重点抓两点:一是改;二是治。“改”主要是严格贯彻落实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严格控制楼市贷款规模,真正发挥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治”主要是去杠杆,降风险。积极治理金融市场乱象;有效处理影子银行不良资产,降低资产负债率;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如外汇黑市交易。

3.向汇率管制要平衡

在政府的干预下,人民币汇率在外部风险的侵扰下,不仅没有失去防线,而且总能在波动中恢复平稳。随着金融市场的开放,一方面,我们的汇率要在管制与自由之间寻求平衡点,因为汇率管得太死,容易得不到外资青睐;汇率完全市场化,会给游资扰市带来可趁之机。另一方面,不断推进人民币汇率向购买力平价靠近,让游资逐渐失去套汇套利的盈利点。

4.向风控能力要提高

金融市场开放背景下,要预防游资输入性风险,管理者需要在防范意识和管理能力上下功夫。一方面,要增强游资防范意识。不管是在经济繁荣时期,还是在经济低迷时期,都要有识别和判断游资的意识,对反常的资金流向如股市、债市或楼市要及时阻止并调查取证。另一方面,要提高外资管理能力。积极引导外资流向符合我国发展需要的地区或领域,积极排查可疑性外资,严格整治非法游资,并向公众积极传播游资知识,提高投资者游资风险意识。

参考文献:

[1]《狼来了吗?外部输入性风险谈话录》.沙里淘金财经观察.2019年3月30日.

[2]《“跛脚”债市的崛起》.沙里淘金财经观察.2019年5月13日.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51,"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611/64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