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产经新闻 > 消息正文

libra的全球监管挑战与中国影响

2019-06-26 13:34:00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csjrw

过去的一周是Facebook Libra讨论周,这场聚集了全世界关注目光的金融创新在传统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领域引发的思考和地震波仍在持续。

关于其面临的监管前景和现实难题,行业有识之士正试图提出解决思路。本文摘取了两位行业大咖的思考和洞察,供大家探讨和参考。

核心观点梳理:

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星合资本董事长 郭宇航:

Facebook Libra同样会引发美国联邦与州政府之间的监管博弈。

Libra被美国本土采用的难度比发展中国家的难度更大。

Libra若被传统的金融支付的基础设施落后的小国所漠视和放任的话,会迅速构建一个新的金融帝国。

呼吁政府能够开放数字货币与资产的讨论,并进行创新试验的试验田。

Libra对中国金融监管最大的触动是,将重新思考金融安全与金融创新的关系。

火币labs负责人、最高人民法院博士后杨锦炎:

全球监管与合规方面的复杂情况对Libra的项目进展影响最大。

Libra治理主体的分散并不代表主体之间责任的分摊。

郭宇航:“中国金融监管层将重新思考金融安全与金融创新的关系”

郭宇航:我觉得Facebook发行Libra最大的对中国金融监管的触动,就是将引发我们对于过去两年左右时间,金融安全与金融创新之间的关系,究竟应该如何来处置。

我们传统的监管部门,对于不可控风险的金融创新,在早期是不知怎么管通常会放任,到后期如果集聚发展到一定规模了,又觉得不可放之任之,所以往往采取了一刀切,使得从事类似创新业务的创业者无所适从,也很有可能错杀了很多能够使得中国弯道超车的一些创新,造成胎死腹中。

对比中国监管和美国监管,我说一下美国监管体制对于创新的包容体现在哪里,我和美国金融创新的主要推动部门之一,B,美国金融消费者保护局的官员有过多年的交流。

在我创业的很长的一段时间,跟他探讨美国金融监管的思路,他给出的案例也非常有意思,美国B对于金融创新的早期企业予以了极早的关注,包括在2017年9月14号的时候给予了金融创新企业一个免死金牌,按照英文美国的原始说法是叫Non action letter,就是对于金融创新的法与非法模糊的时候给予不追究。

所以,美国监管部门专业早期介入,以社会平衡发展和民众的福祉为监管目标的这么一种监管体系,使得创新者不会背负秋后算账的这么一种思想包袱,能够在创新过程中,在法律明确的边界中进行创业,在法律没有明确的边界中能够大胆尝试,不必担心自己的人身受到威胁。

这样的一种轻装上阵的创业模式,使得美国的创新者得到了一个最基本的保护,而这个在中国的创业者中,很难享受到如此待遇,这也是未来会造成敢于创新的人越来越少,墨守成规会成为趋势。

回到Libra这个主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公开场合表示了支持的这么一种态度,但这并不能够代表美联储作为官方机构,就已经和Facebook共谋谋求数字美元的霸权,而恰恰是美国政府官员的个人态度,和整个机构在未来对于Facebook发币的这种不确定状态是两者并存的。

美联储很难在现在就支持一个未来并不明确的这么一种金融创新,鲍威尔的观点更多的是他个人观点,未来Facebook的Libra币,在美国也面临非常大的监管挑战和监管不确定性。

在Facebook发币的白皮书发布两天后,美国众议院的金融委员会主席就在公开场合要求Facebook停止发币,因为他会认为这样的一种发币行为会对美元的地位造成挑战。

可见,Facebook发币不仅仅会对发展中国家造成影响,对中国造成影响,在美国内部它的争议也会在未来几年持续不断,而且美国的金融监管部门繁多,每一个部门都会有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博弈在联邦层面和州的层面会继续不断的发生。

我们侧面了解了一下,Facebook在美国绝大部分的州已经获得了money transfer license(就是所谓的州政府的支付牌照),那在部分州(我印象中应该有十几个)包括纽约州在内加密货币的支付是要单独申请牌照的,这也是为什么纽约州在去年批准通过了两个稳定币的州的许可。

我们认为,Facebook在纽约州这样的对于加密货币的支付有特别法律规定的地方取得牌照不是太难,因为给其他两个稳定币发牌照没有理由不给Facebook发,但是它同样面临在不同州申请不同牌照的一个繁琐的法律流程。

我们再看一下全球主流国家的央行的态度,现在只有英国央行明确表示了对于Libra发币的支持,而其他国家包括德国在内的国家都表示了谨慎的警惕,觉得对于发币行为不值得鼓励。

Facebook选择把Libra的发币机构注册在瑞士,瑞士本身是一个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最友好的西方发达国家之一,同时也是因为瑞士的整个体量相对较小。

Libra发币更多的是影响了瑞士以外的绝大部分国家27亿的人口,所以他的这种政策上的友好,跟我国把香港、包括新加坡所采取的相对对加密货币友好的政策背后的原因类似。

国家小靠政策优势可以吸引一些创新的企业的落地,对本国的冲击相对还较小,而以中国、美国为代表的大国,对于这种创新的警惕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也从Facebook内部的渠道了解到,Libra项目本身并不是一开始就得到扎克伯格的支持,他们100多人的团队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研究推动,也是陆陆续续引发了公司内部对它的重视。

在这次白皮书发布之后,我相信扎克伯格会对这个项目的革命性意义有了后知后觉的重视。但我并不认为他们把这么一个数字货币的发行行为作为自己彻底翻身仗、脱离隐私丑闻的这么一个关键战役,我想更多的是一个闲子,希望它能够发挥作用。

虽然说大家对于Facebook的27亿用户群的影响力报以了极大的关注,在发展中国家,Facebook的Libra能够被接纳和运用我觉得难度并不大。

恰恰是在他的本土美国,包括另外的西方发达国家欧盟,加在一起四五亿的互联网用户,在他们严格法律规制的情况下,尤其是前期Facebook引发的暴露用户隐私的丑闻影响还没有消除的情况下,欧盟和美国对于Libra的接受度反倒是最为存疑的。

Libra如果在这两个地方不能获得普遍运用和法律接纳的话,它就很难说是一个成功的尝试。

在美国金融行业和互联网界,一直对于中国能够取得在支付行业创新革命性的成就赞不绝口,包括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能够靠着一个手机走遍中国,不需要带现金和信用卡,这对于美国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在支付领域的竞争,美国政府可能希望像Facebook发行Libra这样的方式,能够在某些程度与中国强大的支付体系进行某种抗衡,在传统的金融基础设施无法达到的情况下,互联网叠加区块链的方式使得Facebook在一开始就取得了先机。

就像当年的互联网上,如果利用互联网的VOIP进行语音通话以此牟利是要判刑的,这是因为当时的三大运营商强大的行政干预能力,使得互联网的语音创新在当时得到了某种遏制,但是后来发展趋势的不可遏制,使得今天的微信语音电话成为了标配。

今天传统金融支付的基础设施已经不能满足广大民众的需求,在开放的互联网基础上叠加区块链技术,使得二网合一的支付新技术能够在拥有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地方,就能够迅速搭建出与传统金融基础设施一样安全的支付体系,这对于发展中国家包括亚非拉这样欠发达地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而Facebook恰恰具备这样的用户基础和影响这些小国金融主权的能力,它一旦被这些小国所漠视和放任的话,迅速构建一个新的金融帝国,成功概率非常之大。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目前准备的向政府相关部门建言的报告中的一些部分的关键内容:我们认为Libra诞生于美国强大的创新体制,有利于巩固美国的全球影响力。它的很多创始会员(Libra白皮书中列举了二十几家)其中Paypal、Uber、Facebook自己和Coinbase,都曾经引发在各个领域里面的广泛争议,但最终在美国包容式创新的机制里面得到了生存空间,很多成为伟大的企业。

以区块链为代表的金融科技企业在中国的萌芽并不晚于美国,甚至中国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上一度领先于全球,由于后期监管快速收紧,中国区块链的生态日益萎缩,目前已经整体落后于国外。

从世界范围看,无论是IMF之类的世界性组织,还是欧美等发达国家政府,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和应用,虽然不是谨慎但也渐成风气,用一刀切获取或者完全放任的治理手段,已经不能适应快速发展的金融科技企业。

我们呼吁政府能够开放数字货币与资产的讨论,并进行创新试验的试验田,央行数字货币体系应该允许不仅仅包含国有企业,还包括大型民企的全面参与。

至少值得欣慰的是在过去两年,我们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召开了多次的闭门会议邀请,包括央行在内的一行三会的领导,进行数字货币的未来政策走向的讨论,相当多的官员表明了宽容,包容的支持态度:可以谈,可以研究,不见得要一棒子打死。

我们也通过新华社给到最高层提供了不下七次以上的内部意见,形成书面也得到了相当高层的批示,所以我们认为数字货币在今天在中国还是一个禁区,但是随着海外实验的逐步展开,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参与进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标志。什么时候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加入了Libra,那它的层次又会有质的飞跃。

最后,我非常希望像阿里、腾讯、华为这样的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互联网高科技企业,能够向中国政府要求一些特别的宽容,而不是所谓的补贴。

更多的时候是默认他们在海外,甚至于在中国国内的特定地区,进行大胆的数字加密货币的实验和尝试,取得经验之后顺着一带一路,能够向我们希望影响的周边国家输出我们的强大的支付系统和我们的区块链的联盟链的底层,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享受到低成本的高效金融服务,真正的给这些欠发达国家的民众带来福祉。

这样的影响力远超过我们类似像孔子学院这样只是一个标签式的中国文化的强行输出,能够给欠发达国家民众带来真正好处的创新。我相信,也能够迎来大家的真正的拥护和支持。

杨锦炎:“全球监管与合规方面的复杂情况对Libra的项目进展影响最大”

杨锦炎:我刚刚接手火币labs工作。以前我主要是负责法务与合规方面的工作,因此我在这里主要从监管与合规方面来谈一下我对Libra项目的认识,请各位批评指正。

我觉得,Libra在监管与合规方面不会是一路坦途。

如果从技术、市场、监管三个层面来分析Libra项目的话,技术方面的挑战可能是最小的。而监管与合规方面的情况可能十分复杂,对于项目进展带来的不确定性可能是最大的。

Libra它是一个全球流通的稳定币,从发币、资产抵押、代币流通、KYC/AML甚至外汇管制等方面都会面临挑战,这会考验项目方应对全球各国监管的能力。

先从发币环节来说:Libra采取了基金会发币的模式,并不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代币,基金会设立在瑞士。目前是不是用这个基金会作为发币主体,我还不大了解。该基金会采取何种法律形式设立,目前也还不是很清楚。如果以该基金会的名义对外发币,则需要取得瑞士当地的相关牌照。

资产抵押方面的监管挑战也不小:首先,是谁的资产在哪个国家对Libra的价值提供担保?如果分属不同国家的资产进行担保,则要符合不同国家的合规要求。比如,在美国,资产抵押模式发稳定币,需要由信托牌照。在新加坡,稳定币则被认定为债券,需要取得证券市场的牌照才可以。

另一方面,资产的托管、审计等方面也会面临很多的监管挑战。一揽子货币或者政府债券作为抵押,这些资产是否需要托管?如何审计?都需要解决。

稳定币的流通层面,也会面临很多合规问题:当该稳定币流通到某国,被该国公民使用,那么这个国家的法律根据属人原则,就可以对Libra发行方提出监管。比如在日本,稳定币很可能会被认定为支付工具,需要申请支付相关的牌照才可能使用。

如果facebook的APP上对日本人开通Libra支付,若没有拿到日本相关的牌照,日本政府是不是可以要求facebook关闭该支付功能呢?

反恐、反洗钱方面的要求也将更加复杂:不同国家、不同入金渠道购买的Libra,将会面临十分复杂的反洗钱环境。对于Libra来说,需要有非常健全的反洗钱机制。包括法币购买时的反洗钱、反恐等要求,也包括一旦发现属于赃款购买的Libra,项目方是否应该代币做标注,并且如何在链上实现反洗钱措施的要求等。

此外,对Facebook来说,一个很重大的挑战是,怎么把Libra的法律责任与Facebook隔离?虽然两者分属不同主体,但是Facebook的APP为Libra代币提供了入口和流通场所,那么Libra作为代币产生的各种法律责任,要不要由Facebook来承担呢?两者之间怎么做风险隔离呢?

Libra采取了有点社区化治理的模式,由100家甚至更多的“节点”组成基金会或者治理组织来决策Libra的重大事宜。那么,Libra代币出现的监管法律责任,是由基金会来承担,还是这些节点共同承担呢?在不同国家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6,"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626/65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