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关于陕西作家的几部传记

2019-08-04 11:34:31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文学自由谈】

关于陕西作家的几部传记

■ 杨光祖

放暑假后,为了写一篇论文,一直在阅读陕西作家的传记和研究著作,费时十余天,竟然没有获得一点文学的快感。

李建军的《重估俄苏文学》厚厚两大卷,真是厚重,而《陈忠实的蝶变》相比之下,就弱了。毕竟所写对象高下不同,所展示的才华也不同。至于那些写路遥的传记,除了让我们看到农家子弟的不易和苦难,几乎看不到“文学”二字。陈忠实除了《白鹿原》,其他文字,也是弱,有些甚至无法卒读。记得前年暑假,我阅读鲁迅、周作人的文字,还有相关研究著作,得到极大的愉悦。去年暑假,阅读纳博科夫小说《洛丽塔》等,还有传记,也是深感文学之美,还有高不可攀。可惜一到中国当代文学,包括路遥这样的名作家,就只有同情了。觉得他们不容易,人生之艰难,让人泪下。但文学呢?

邢小利的《陈忠实传》,评议太多,是评传的形式,但评议部分又较弱。对陈忠实的刻画,流于平面,没有站起来,可能也是距离太近,很多话也不好说,而且也没有披露新材料,如未刊书信等。他的《陈忠实画传》,相对来说,以资料说话,评论不多,感觉顺畅多了。其《陈忠实年谱》颇不错,资料收集和整理做得扎实,但附录收入其女的长文,就感觉不好。

孙见喜《贾平凹传》,可读性强,有传奇色彩,但又显得神神鬼鬼,鬼魅气太浓。不是合格的作家传记,某种意义上属于大众文化范畴,是消费文化之产物。学术性不够。

厚夫《路遥传》,完全以材料说话,客观,冷静,作者不跑出来发议论,但路遥形象却活起来了,是一部很好的作家传记。只是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有点顾忌,没有放开,比如路遥在“文革”时期的表现,还有他与林达的婚恋纠葛。包括他的“颇有谋略”,为做陕西作家协会副主席,而如何挑头签名活动等等,都有点回避。不过,已经很不错了。我喜欢这本书。

张艳茜的《平凡世界里的路遥》,资料较多,有些地方,还不错,但整体看,属于拼凑之作。海波的《我所认识的路遥》,虎头蛇尾,第三部分有点轻薄了。

刘可风的《柳青传》,啰嗦,芜杂,书中大量对话,都没有出处,似乎在写小说。可读性差,而且也没有写出什么新意。至于一些人评价较高的附录柳青和女儿的谈话,也没有多少新东西。柳青只是提出不多的反思,而且还很有限。相对于《创业史》来说,确实有变化,但放到当时的中国,也不是多振聋发聩的思想,更不要说今日了。阎纲在《纠结铸就伟大——柳青和他的〈创业史〉》一文中说:“写作和发表《创业史》的时候,正是农民饥饿的时代,《创业史》主调却是为农民失去土地大唱赞歌,教育农民‘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把富裕中农推向路线斗争的对立面。”柳青晚年还认为,农业合作化是对的,只是我们没有把路走对。“农业合作化的探索,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应该值得赞颂与纪念。”

2009年,我曾在《庄之蝶论》一文里说:陕西文学孕育于延安文学,因此,先天地与政治关系非常紧密,那种意识形态的写作思维是非常深地钻到了他们的血液里。……但这是在特定的阶段,特定的时期,随着社会的不断正常化、现代化,陕西作家要创造这种奇迹已经很艰难了。

这次阅读陕西作家的几部传记,我更加相信了这一点。

(作者系文学评论家、散文家、学者)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2,"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804/67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