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西塘在音乐中流淌

2019-08-04 11:40:54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心中的风景】

西塘在音乐中流淌

■ 唐红生

梅雨,将诗意江南滴落得更为缠绵。

到嘉兴西塘已近黄昏,立即扎进了老旧巷内。

西塘不大,但桥多、弄多、廊棚多。不经意间,古朴沧桑、温婉闲适之感漫上心头。白日西塘,粉墙黛瓦,素面朝天,似乎有点单调,但透出的是美人气质。

夜幕缓缓降临,太阳穿过云层,把最后一抹金色洒下。天气飘忽不定,雨突然来了,丝丝缕缕,不急不缓。沿河长廊下,连同石桥上挑起的一串串灯笼次第点亮。一边夕阳,一边落雨,古镇在光、影、雨的晕染下,变得奇妙梦幻。

找一家临河酒家坐定。廊棚下嗅着水的气息,品着荷叶蒸肉、卤鸭胗等美食,尚未在意,一男一女便来到面前。男的身着唐装,手拿二胡;女的则穿蓝印花布衣,持一副响木,都60来岁,一看便知是表演节目的,像是从唐宋年代的西塘走来。

曲目单上有好几十首,我们先点了越剧名段《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两人唱起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如西塘之水温婉柔美,让我们品尝到另一种“美食”。一句“似一朵轻云刚出岫”,隐约看见一位身穿旗袍、撑着一把油纸伞的丽人,在幽深的小巷中,踏着青石板款款而来。

浙江是越剧的发源地。攀谈几句得知,在西塘有着众多越剧迷,他们聚在一起成立了越剧协会,多为中老年人,学越剧,唱越剧,演越剧,不仅丰富自己的生活,而且为游客带来别样的风情。

这优美的旋律,透着古镇的灵秀,不知不觉,已经听了好几首。二胡版的《小桥流水》,老人气定神闲,清音在指间缓缓流淌,就如脚下的流水低吟、桨橹浅唱。略带淡淡感伤的琴声,穿过弄巷,叩开了一道道木门,掸落了老墙一丝尘埃,惊醒了瓦楞上的青苔,我仿佛看见那些尘封的往事。千年古镇也有悲欢离合,正如眼前的单拱桥,倒映在水面,形如圆月,却有雨滴泛起的涟漪将其破碎。

雨歇了,漫步河边,夜色渐浓,西塘也略施粉黛,稍作打扮。一格格灯光映红了河水,宛如一匹散开的绸缎。烟雨长廊下、拱形石桥上,游人或一人独处,放飞思绪;或相拥而坐,窃窃私语;或聚在一起,拍照留影。

悠扬熟悉的旋律不知从哪里飘来,循声而去,只见停靠在对岸的乌篷船上,几位艺人正用琵琶、二胡、柳琴、笛子等民族乐器,演奏起《春江花月夜》。

乐曲随晚风飘过河两岸。艄公停止了摇橹,任乌篷船在柔波中荡漾。游人少了些欢笑,在轻烟中静静地品味诗画意境。几位女子,有的从花格窗中探出头,有的倚栏临水,看着那桥、那柳、那一片水草、那一溜灯笼。或许她们什么也不看,就眯着眼睛,沉浸在唯美的曲调中。此时,明月已爬上观音兜,把清辉洒向高低错落的小楼,洒向黝黑的屋面,洒向笼起薄雾的水面,一切开始迷离起来,朦胧而幽美。这河虽没有江的壮阔,季节也早过了百花之春,此景却胜过春江月夜。

夜色愈浓,西塘愈艳,如同从“温婉女子”变成了“摩登女郎”,千娇百媚,顾盼生姿。正如诗云:“梦里西塘夜未央,江南古韵意犹长。橹声惊醒廊桥梦,又见花灯照水乡。”

不宽的巷子人潮涌动,酒吧街霓虹闪烁,流光溢彩,把“女郎”扮得格外光彩照人。“彼岸酒吧”“音乐酒吧”“我们的故事”……一家挨着一家,使原本温热的西塘更加热烈。摇滚的音乐、激昂的歌声、目眩的灯光、醉人的啤酒,男男女女正尽情摇摆。酒吧是年轻人的乐园,许是放松一下辛劳的身心,许是等一份不期而遇的邂逅。古老与现代在此交融,这便成了西塘另一面,浪漫艳丽,活力四射。

西塘曾是春秋时期吴越两国的接壤地,素有“吴根越角”之称。在这喧嚣沸腾的酒吧一条街,震耳欲聋的节律,似乎把河水也激荡起来。我仿佛听到战马的嘶吼和四起的杀声,依稀见到吴越两国交战的场景。

回到民宿,床是小舟造型。今夜,我要乘一叶扁舟,和着汩汩流淌的河水,哼一曲《西塘别恋》入梦:江南烟雨,乌蓬小船,数十年。万般爱怜,流水潺潺,向天边……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71,"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804/67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