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伍德斯托克五十周年纪念演出最终取消,“致敬”生意缘何惨淡收场?

2019-08-05 12:09:04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KeithZ

一次不成功落地的复盘。

在经历了数月的法律纠纷和数次的场地变更后,颇受争议的伍德斯托克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终于迎来了其最终结局,遗憾的是,官方并没有带来好消息。

7月31日,音乐节主办Woodstock Music & Arts联合创始人Michael Lang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Woodstock 50正式宣布取消,并在声明中简单复述了活动的筹备过程与最终结果。

“我们非常难过地告知大家,一系列预料之外的挫折,让我们无法按照期望以预订的豪华阵容和社交活动来举办一场令人期待的音乐节。一开始,当Watkins Glen和Vernon Downs的两个场地相继确认无法落地时,我们试图寻找另外更好的方式,使活动不至于取消。因此,我们选择与HeadCount合作,在Merriweather Pavilion举办一个小型活动,同时以此帮助他们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非营利组织筹集资金和投票。”

“我们为此投入了许多人力物力资源,大家都为了活动落地心甘情愿地付出。但由于场地所在地区内部的一些冲突,导致了在该区域许多活动都无法顺利落地。为此,我鼓励所有拿到报酬的艺术家和机构将10%的费用捐献给HeadCount,因为伍德斯托克一直致力于改善和推动社会环境,并将继续积极支持HeadCount获得更多投票。我们由衷感谢那些在逆境中不离不弃的艺术家、粉丝与合作伙伴,该决定反映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一直以来提倡同情心、人类尊严以及接受社会差异之美的初衷,我们也将以此纪念该音乐节的五十周年。”

对此,Woodstock 50负责人Greg Peck也补充了一些活动筹备半年来遇到的现实困境:

“我们与金融合作伙伴之间的争议以及由此产生的法律诉讼,使得我们在执行的关键时刻停滞了六个星期,这向活动计划施加了巨大压力,也迫使我们最终放弃了Watkins Glen并寻找其替代场地。而紧迫的时间也意味着,我们能够选择预订的艺术家非常有限,虽然有许多伟大的艺术家在过去一周向Woodstock 50提供了许多支持,我们也努力尝试着寻找更合适的方式来向音乐节品牌致敬,但令人失望的是,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太短了。”

“感谢Merriweather Post Pavilion和Howard County Executive Calvin Ball等支持者与团队,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代表的「和平与宽容」的价值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我们希望用展望未来的方式,来纪念和庆祝这些理想的诞生。”

自2019年1月Woodstock Music & Arts宣布将举办Woodstock 50纪念活动之后,该项目就一直风波不断。最初,团队计划于8月16日至18日在纽约Watkins Glen场地举行为期三天的豪华音乐节,但该计划几乎立刻就遭到了阻碍。

一方面,其主要金融合作伙伴Aegis Dentsu Live以及日本市场的营销公司纷纷宣布退出,Aegis Dentsu Live单方面宣布活动取消并擅自从音乐节账户中提取超过1800万美元融资的做法也让主办方将其告上了法庭;另一方面,该活动在宣布了预订阵容与时间地点后,却被爆出在售票前没有拿到纽约州大规模集会的报批许可。

风波之后,虽然Woodstock Music & Arts成功获得了活动可以继续进行的话语权,但他们已经无法确保拿回这已被Aegis Dentsu Live提走的巨额资金。

此外,Woodstock 50在活动的场地安保方面也遇到了困难。在原定的Watkins Glen场地落空后,主办方试图将其转移到纽约州北部的Vernon Downs场地,为了避免大型露营音乐节所需的大规模集合许可手续,活动甚至宣布此次不会提供露营体验。

但在音乐节开始的前一个月,Woodstock Music & Arts被爆出依旧无法获得场地的活动许可。由于每天将有6万多人在音乐节现场进出,当地政府机构对活动的规划、决策与执行公开表示了担忧,声称该活动缺乏完整的安保措施计划与后勤工作统筹。

因此,接连受挫的Woodstock 50在上周宣布将把场地临时改在了马里兰州哥伦布市的Merriweather Post Pavilion,此举被媒体们称为伍德斯托克的“绝望时刻”,外界对于活动顺利举办的信心也大幅下降。而为了扭转该局面,主办方也一直希望通过在音乐节中举办一些免费活动来挽救活动品牌,前文提到的为非营利组织募集资金活动便源于此。

遗憾的是,在受到资金、场地许可、安保、落地执行等各方面的“滑铁卢”之后,Woodstock 50最终没能绝处逢生。

在发布声明的前一天,原本预定阵容中的Miley Cyrus、Raconteurs、Lumineers、Jay-Z、Dead&Company、John Fogerty等音乐人相继宣布了退出。发布声明后,参与1969年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Santana、John Sebastian和Country Joe MacDonald等音乐人也纷纷通过社交媒体向音乐节“告别”。

这场“致敬”生意,最终还是以“愿景”和书面的方式,在风波中归于平淡。撇开一些音乐节品牌方面的“罗生门”纠纷不谈,事实也证明,再辉煌的IP,其生命力也依旧需要专业团队在各方面进行妥善配合。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4999982,"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0805/67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