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产经新闻 > 消息正文

“焦虑”度小满:教育分期频爆雷 豪华高管离职

2019-11-18 12:43:23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csjrw

把“真实消费的场景分期”作为低风险资产来宣传最终遭遇“打脸”,此前知名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疑似崩盘,将度小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度小满是百度金融版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前身为百度组建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CG),组建于2015年底,百度副总裁朱光出任总经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同样是互联网企业做金融,百度也积极进军互联网金融,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并上线金融中心,推出理财产品,但受限于百度自身与金融相关业务的匮乏,金融模块发展一直不见起色。

《每日财报》注意到,直到狠下重金布局教育分期场景,度小满才在消费金融领域杀出一条路,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度小满提供了超过250亿元的教育分期贷款。

然而,度小满却屡陷合作机构欺诈风波,比如深圳的网云、海纳、深软以及北京的崇文尚学等机构均曾发生“跑路门”事件,使得百度金融陷入信任危机。

1

倾力布局教育贷

伴随金融服务事业群组在百度集团内的权限提升,得以更好地整合和利用百度生态内的金融资源。同时,由于团队在金融专业领域缺少人才,开始大量引进外部高管。

早在2016年,来自光大银行(601818,股吧)的“资管大佬”张旭阳、原陆金所的老将黄爽以及风险管理及数据分析国际专家、前美国运通高级副总裁王劲分别负责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的金融理财、资管、消费金融以及风控。负责产品策略和体验的则是百度历史上首位Fellow孙云丰,负责技术研发的是前百度网页搜索技术负责人、大数据专家沈抖,这一高管组合为外界称为百度金融的“高光时刻”。

也就是在2016年,百度金融推出其重心产品教育分期,教育分期的迅速推广为其增加了亮眼的业绩。

2018年,百度随着互联网巨头其金融版块拆分独立的主流趋势,将百度金融板块独立出百度体系,更名为“度小满”,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总经理朱光出任度小满金融CEO,继续挖掘教育分期市场。

作为教育信贷领域的先驱团队,教育信贷产品迅速成为百度在互联网金融市场上的MT(渠道),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为其开疆扩土,另其在互金行业打出名气。

《每日财报》注意到,百度“有钱花”在2016年6月底与超过600家教育培训机构达成教育信贷产品合作,此时业务已覆盖全国95%以上省区。到2016年年底,百度“有钱花”已经与近3000家教育机构达成合作,服务学生数量环比增长约45%。在当年百度的第四季度的财报中还提到,百度“有钱花”已占据教育信贷领域75%的市场份额。

中国人民大学课题组在9月6日发布的《普惠金融赋能就业研究报告》中显示,截至2019年7月,度小满提供了超250亿元的教育分期贷款,去年同期数据为130亿元,同比增幅近1倍。

百度的优势领域——搜索,这是各大培训机构最大的线上获客渠道,度小满也就有了天然的教育分期产品推广优势,加之以初期如此亮眼的业绩,理所当然的得到了百度对该业务的资源倾斜和更大的发展力度,但机遇永远伴随着风险而来。

2

合作机构欺诈现象频发

教育分期属于消费金融领域里的大额消费信贷场景,各大金融机构也纷纷下水抢占市场份额,教育分期就此迅速发展起来。在这样的高速节奏下,教育分期的弊端也很快显现出来,由于培训机构及推广人员质量参差不齐,“套路贷”居多成灾,此外,还有培训机构跑路案件层出不穷。

今年9月下旬,知名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北京的几家门店突然关闭,引起媒体注意,然而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韦博英语上海、成都等地的分店也纷纷爆出关门消息。甚至韦博英语位于北京的6个校区还有消息称其拖欠员工工资,并以装修或系统升级的名义停止运营,涉及学员3000余人,以人均培训费3万元计算,涉及金额近亿元。

韦博英语创立于1998年,在国内一度与美联、英孚、华尔街并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家门店,主要通过预付款的方式收取学费,平均每个学员学费高达3-4万元。

韦博英语的突然倒闭,最难过的就是度小满、招联金融这些与其有教育信贷产品合作的金融机构,其合作模式是金融机构一次性把钱打给韦博英语,韦博英语给用户提供相应的课程服务,用户再按月给金融机构缴纳本息。

这样的模式,用户没有直接接触资金,真实的借贷关系看似存在,避免了用户端骗贷风险,但同样暗藏风险。比如教育机构可能存在误导贷款、用户对服务不满却难以退款以及教育机构跑路风险。

然而韦博英语跑路,不再给用户提供相应课程,同时也没有将剩余本金给回资金方,此时度小满等金融机构还没回款,只能继续向用户收取贷款分期费用。但学员没有接收到相应课程,却要继续偿还分期费用,在无法联系到韦博英语的情况下,只能与度小满等金融机构协商。

根据《每日财报》的不完全统计,这不是度小满第一次踩雷,此前已经多次发生合作教育机构跑路门现象,严重影响度小满的品牌形象。对此,百度采取了百度销售大学的方式,即培训机构与百度联合办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规避教育机构跑路风险。由此可见,百度依然想在教育分期上掘金。

11月4日,度小满总经理朱光卸任法定代表人,此前8月份卸任度小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两个职务均有由原度小满金融副总裁许冬亮接任。目在此前“度小满”单飞的这一年多里,张旭阳、黄爽等高管业已离职,“高光时刻”随着2016年豪华高管团队的全员离职而落幕。高光时刻落幕,支柱业务教育分期连续暴雷,度小满将何去何从?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76,"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1118/73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