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王能全:理性看待欧佩克减产推价行动并积极介入

2019-11-24 16:27:42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2019年10月21日,第三届欧佩克—中国高层对话在石油输出国组织(以下简称“欧佩克”) 维也纳总部举行。置身于经常出现在新闻镜头里欧佩克标志性的大会议室,流连于一楼的图书馆,翻阅50多年前已经发黄的图书资料,一个被多次问到并在我的脑海中经常挥之不去的问题是:作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和石油进口国,对于欧佩克大力推动的减产推价行为,我们是支持还是反对呢?

落脚维也纳实属欧佩克的无奈之举

维也纳号称“世界音乐之都”,有举世闻名的金色大厅,常与莫扎特、贝多芬连在一起,还有美丽的西西公主,世人眼中可能与石油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位于狭窄的赫尔弗斯托弗大街17号,偏蓝色调现代装修风格的低矮建筑,在满眼巴洛克著名建筑群的维也纳虽然毫不起眼,却是当今在全球经济政治舞台、尤其是国际石油行业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欧佩克总部所在地,虽然没有一点国际组织总部的高大上,但绝对是当今全球石油等能源行业相关人士的梦想打卡地。

维也纳,并不是欧佩克中意的总部所在地,落脚维也纳对于欧佩克来说实为不得已之举。

1960年9月10-14日,欧佩克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成立。1961年1月15-21日,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欧佩克决定在瑞士日内瓦设立总部。1962年11月,根据联合国宪章第102条的规定,欧佩克作为一个永久性国际机构,正式向联合国秘书局登记。1965年6月30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正式承认欧佩克为国际组织。但是,瑞士政府认为,欧佩克仅仅是为了保护其成员国利益,与国际利益无关,甚至怀疑其存在的意义。因此,瑞士政府一直拒绝给予其国际组织的外交地位。

出于提高维也纳国际地位考虑,奥地利政府却非常欢迎欧佩克。1965年6月24日,奥地利与欧佩克签订了东道国协定,承认其国际法人资格,承认欧佩克总部享有治外法权。这样,1965年7月7-13日的欧佩克第九届会议决定,将总部移往维也纳。

落脚维也纳之后,欧佩克总部至少换过三个地方。刚到维也纳的时候,欧佩克入住位于卡尔·吕格大街的“德士古大厦”,因其入住而改为“欧佩克大厦”。2010年3月,欧佩克总部搬到了目前的地址。

维也纳是国际公认的最宜居和安全的城市。但是,就在欧佩克最初落脚的“欧佩克大厦”,却发生了20世纪70年代最著名的绑架案。1975年12月21日,来自委内瑞拉外号“豺狼”的卡洛斯,率领6人小组闯进欧佩克总部,绑架了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亚马尼和多位欧佩克部长等六十多名人质;22日,卡洛斯要了一架飞机,带着42名人质飞到阿尔及尔和的黎波里。在勒索到巨额赎金(据称估计在2000万到5000万美元之间,卡洛斯私自扣掉45%当作提成)后,人质被释放,卡洛斯当着摄影记者摘下墨镜,向全世界展现了自己的真面目。根据这一事件,法国导演奥利维埃·阿萨亚斯制作了纪录片《卡洛斯》,并于2010年在戛纳电影节播放。

关心国际时事,尤其是石油问题,就不可能不关心欧佩克的动态。近年来,经常出现在新闻镜头里的,就是这栋低矮建筑二楼的欧佩克大会议室,从这里传出的一星半点有关欧佩克成员国石油生产或与俄罗斯等国就石油生产的联合行动等消息,一定是国际新闻的头条,它不但会立即影响国际石油价格的涨跌,更会对全球大宗商品行情乃至世界经济产生即时的和深远的影响。

DoC和CoC是什么梗?

一段时间以来,从巴尔金都秘书长本人到欧佩克的一干官员们,都在大力宣传DoC和CoC。本次对话交流中,DoC和CoC当然是欧佩克方面宣传的重点。

(一)何谓DoC和CoC?

所谓DoC,即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合作宣言(Declaration of Cooperation OPEC and non-OPEC),通俗地说就是欧佩克和俄罗斯等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联合削减石油产量的行动。

为了应对2014年下半年国际石油价格暴跌后市场严重的供应过剩,2016年11月30日,欧佩克决定自2017年1月1日开始减产120万桶/天,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墨西哥等11国加入并减产55.8万桶/天。国际石油价格从2016年的不足50美元/桶,上涨到2017年11月份的超过60美元/桶。2017年11月30日,24个欧佩克成员国和主要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在维也纳签署了合作宣言,即DoC。

所谓CoC,即石油生产国合作宪章(Charter of Cooperation between Oil Producing Countries),签署于2019年7月2日举行的第六届欧佩克与非欧佩克部长级会议,24个参加CoC的石油生产国签署了该文件。CoC宣称,基于DoC的成功,“为了石油生产国、消费国和全球经济的共同利益”,为了石油工业的可持续发展,24国同意进一步加强合作。CoC的三大原则是:公平、透明、平等。CoC明确,设立部长会议,至少每年举行一次会议,由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参加国担任联席主席;设立技术专家委员会,每年至少举行两次会议;参加国在任何时间通知部长会议联席主席后,即可退出CoC。

欧佩克一再强调,CoC是交流对话的平台,而非决策机构,对所有的参加国来说都没有承担某项特定行动的义务,对世界所有的石油生产国都是开放的,预计2020年开始生效。

(二)DoC事实上是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二人转”

自2017年1月1日实施以来,DoC的减产目标分别有180万桶/天和120万桶/天两个阶段,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承担的减产份额最大。如在2017年1月1日的减产180万桶/天目标中,沙特阿拉伯减产48.6万桶/天,俄罗斯减产30万桶/天,几占减产总目标的一半。

由于拥有世界第二大剩余探明石油储量,在油价问题上,沙特阿拉伯一直是温和派,不希望过高的油价对世界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刺激替代能源过快发展从而使石油成为无用之物。但是,为实施2030年远景计划,沙特阿拉伯力主了2017年1月1日实施的DoC,尽一切努力希望将油价推高到80美元/桶以上,使阿美公司的市值达到2万亿美元,推动阿美公司上市,将手中巨额的石油资源部分变现。2017年1月1日以来,沙特阿拉伯的实际减产量经常超过100万桶/天,原油出口量下降到不到700万桶/天。

经多次推迟之后,11月3日,沙特政府批准了阿美公司的上市计划。因此,在阿美公司没有最终上市,尤其是在国际市场上市前,沙特阿拉伯一定会继续尽最大可能维持DoC。

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通过DoC,俄罗斯近年来获得了超过2000亿美元的额外石油出口收入。因此,普京一直支持DoC。不过,在实际行动上,俄罗斯对于DoC三心二意,一方面并未遵守减产的义务;另一方面,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谢钦一直公开不赞成DoC。目前,俄油正在积极推动总投资1570亿美元(10万亿卢布)的沃斯托克项目,仅这一项目未来就将使俄罗斯石油产量增产200万桶/天。

(三)DoC使欧佩克的存续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自2017年1月1日实施以来,欧佩克内部对于DoC有不同的意见,伊拉克和尼日利亚一直在超产生产,卡塔尔已经、厄瓜多尔即将退出欧佩克。

10月21日对话交流会期间,有传闻称,作为欧佩克第三大石油生产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不愿受减产的限制,正在考虑退出。阿联酋1967年就加入了欧佩克,目前石油产量为300万桶/天。消息称,除不愿受减产限制外,阿联酋还不满自己盟友沙特阿拉伯积极推动DoC是为了私利,不尊重欧佩克成员国的意见。

近年来,欧佩克内部石油产量增长最快的是伊拉克,目前产量约为480万桶/天,仅次于沙特阿拉伯,是第二大石油生产国,2020年石油产量将达到650万桶/天。业内早有传闻,伊拉克将退出欧佩克。

不过,成立近60年来,欧佩克成员国一直进进出出。坏消息出尽之后,欧佩克也迎来了好消息。10月30日,在出席沙特阿拉伯“沙漠达沃斯”时,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表示,个人非常希望巴西成为欧佩克成员国。近年来,巴西石油产量增长迅速,2019年8月达到310万桶/天。业界和巴西能源界本身对此都深表怀疑,不过巴西如若真的加入,无疑对于即将迈入甲子之年的欧佩克来说,是一剂强心针。

欧佩克方面对DoC实施的效果非常满意。在本次对话交流活动中,欧佩克一再表示,2018年DoC的执行率达到125%,而2019年7月DoC的执行率达到159%;自DoC实施以来经合组织国家的石油库存下降了2.72亿桶。我们认为,通过实施DoC并扩展成CoC,欧佩克的如意算盘是,维持并增强自身在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保持国际石油价格的稳定并推动其上涨,谋求最大的经济利益。两者关系中,DoC是基础,没有了DoC,CoC就不可能存在并失去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我们应该支持还是反对DoC和CoC?

为本次对话交流活动,欧佩克做了大量精心准备和安排,由此可以看出欧佩克对于开始与我国对话交流活动的高度重视。

(一)我国和欧佩克高度依赖、相互需要

2018年,我国原油进口量为4.62亿吨,其中从欧佩克成员国的进口量为2.61亿吨,占比56.45%。除第一名的俄罗斯之外,欧佩克成员国中的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分别位列2018年我国原油进口来源国的第2至4位。

2019年多个月份里,沙特阿拉伯已超越俄罗斯成为我国第一大原油进口来源国,很多月份的进口量超过770万吨,一再创历史纪录。近来,我国从某些传统的原油进口来源国减少的进口量,主要依靠增加从沙特阿拉伯的原油进口来弥补。

2018年,欧佩克成员国的原油产量约为15.88亿吨,我国进口占比16.44%。分国别看,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总量中的15.43%出口到我国,加上成品油,我国是当年沙特阿拉伯第一大石油出口目的地国。2017年是伊朗石油出口正常的年份,其原油和凝析油出口总量的24%出口到我国,我国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目的地国。

(二)我国和欧佩克的对话交流活动开展早,层次高

2005年12月22日,第一届中国—欧佩克高层对话在北京举行,欧佩克秘书长法赫德率团出席,时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主持了会议,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会见了欧佩克代表团。

2006年4月和2007年10月,在维也纳和北京分别举行了第一和第二届高层圆桌会议。2015年9月,在维也纳举行了技术会议。2017年12月12日,第二届高层对话会在北京举行。

今年10月21日的对话交流活动,是第三届欧佩克-中国高层会议,来自我国国家能源局、四大国家石油公司的30多位代表,与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等欧佩克官员们,就中长期国际石油市场形势、欧佩克政策、中国石油天然气工业、中国的能源转型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

(三)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待DoC和CoC并积极参与

本次对话交流活动中,面对欧佩克一再的强调和宣传,我们如何看待DoC和CoC?这并不是一个可以简单给出答案的问题。

从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的角度,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就是我们应该明确反对DoC。以2018年进口原油4.62亿吨计,油价每上涨10美元/桶,我国就将多支付约340亿美元。

但是,将这一问题放在当前我国整体经济的大环境下,这个问题就不能如此简单地回答:

第一, 2018年我国国内石油产量1.89亿吨,排名世界第七;通过30多年的努力并累计投资3000多亿美元,我国企业在境外拥有大量油气项目,权益油气产量约2亿吨,大部分项目是在80美元/桶、甚至100美元/桶以上油价下投资的。过低的油价既不利于国内石油生产的可持续发展,更不利于巨额境外石油项目的投资回收。因此,已经高度国际化的我国石油行业,需要一个适宜的国际石油价格。

第二,作为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大国,在高度依赖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的同时,我国还高度依赖国际油气市场。能源消费结构的调整,鼓励和发展清洁能源,开展能源替代,需要适宜的油价;鼓励并加大国内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减轻对国际市场的依赖,需要适宜的油价;提高我国经济在世界经济的整体竞争力,提升能源使用效率是重点工作之一,更需要适宜的油价。因此,从国家长期能源战略的角度,我们需要一个适宜的油价和稳定、可预期的国际石油市场。

第三, 2018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达30.51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为16.42万亿元当前,我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对外贸易,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之一。石油价格不但是国际大宗商品变化的晴雨表,更直接反映了全球经济的健康状况。石油价格的下跌,虽然会减少我国进口石油的支出,但却不利于我国对外贸易。因此,已经高度全球化的我国经济,需要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

冷静地分析,我国理性的国际石油价格政策应该是:反对国际石油价格暴涨,但也不支持油价暴跌;世界石油生产、出口国和消费国的能源政策应该透明、稳定并可预期,国际石油市场应该稳定可预期;国际石油价格应该维持在有利于世界经济健康稳定发展、有利于全球石油行业可持续发展、有利于推动替代能源稳定发展的水平。

欧佩克,是上世纪60年代第三世界维持民族利益、争取经济独立的产物。成立以来不受待见,瑞士不让其总部落脚,美国很长时间称之为卡特尔,近来更在酝酿“非欧佩克法案”,要除之而后快。今天,通过DoC和CoC,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与欧佩克走到了一起,抱团取暖,维持自己的利益。160年的历史说明,石油工业是一个不能自我调节的行业,需要一个市场维护者。因此,今天和未来的我们,都应与欧佩克加强对话和交流,在明确表明我国对国际石油价格基本立场的同时,有选择地支持欧佩克和俄罗斯等稳定国际石油市场的努力,积极参与,共同探讨符合世界石油生产、出口国和消费国共同利益并有利于全球经济及石油行业稳定可持续发展的石油政策。

(说明:本文刊发于2019年11月22日财经网,刊发时的标题为“欧佩克持续减产,中国该支持还是反对”,这里刊发的是原文。

2019年10月21日,我赴维也纳,参加第三届欧佩克--中国高层对话,发表“中国的能源转型”演讲。对话交流活动结束后,参观了欧佩克图书馆,赠送了拙著《石油的时代》,查询并复印了几份20世纪60--80年代非常重要的研究资料。

这一次与欧佩克的对话,感想很多,特形成本文,个人不成熟的意见和看法,请各位多批评指正。此外,今天刊发本文,也是为纪念一个月前的在维也纳与欧佩克对话交流活动。)

本文来源:全说能源

本文作者:王能全 (系中国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4,"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1124/74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