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产经新闻 > 消息正文

P2P“刚兑”到底有多难:从铜板街保本兑付说起

2019-12-13 13:12:38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csjrw

12月10日,头部平台铜板街公布了征求意见版的兑付方案,具体是两个选项,让出借人投票,投票的结果分布将作为最终方案的重要依据。

A、“本金分期兑付”方案:即保障出借人网贷待兑付本金,预计于2020年6月30日前完成兑付。

B、“本金优先分期兑付,存款利息劣后分期分配”方案:即保障出借人网贷待兑付本金并参照银行存款利息分配收益,预计于2020年12月31日前完成分配。

这两个选项的核心原则都是为全体出借人的原始本金“兜底”,差别只在有无一定水平的利息,有则兑付时间长一些。

那么,这个全体出借人是多少呢?据铜板街官网截至11月26日24点的数据,是41355人。

1

仅有3%的平台100%兑付

有人不满、愤怒、痛心,这是自然,他们期望的是本息全额兑付。这个期望错了吗?没有。毕竟,有些平台做到了。

据行业第三方机构统计,截至11月26日,至少有212家平台实现了100%兑付退出(即实质性刚兑)。

然而,相比全行业最高峰时6000多家机构的总量,这个数字是极小的,占比不到3.53%,如果用资金占比来计算,比例更低,因为“此类平台大多待收规模较小”。

换句话说,对于绝大多数P2P来说,100%兑付退出都是不现实的。

股东能不能兜底?或许能。但平台股东兜底显然不会是出于良知和发善心,而是更大的利益驱动而已,不想因为这块业务阻碍了自己获得更多、更大的战略性利益。如果没有这种利益诉求,股东兜底是不太可能的。

因此,出借人如果不是把“比好”当做一种施压策略以谋求利益最大化,那就是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

2

P2P本身就是一种次级债

为什么P2P平台退出刚兑很难呢?这与它的业务模式、性质、特点以及最近几年的形势有关。

P2P这种业务模式,是把居民的钱直接借给企业或个人,是一种直接融资模式。理想状态是,按合同(借据)来,钱借给了谁,那就谁还钱。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首先,一般而言,P2P都借给谁呢?借给小微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是个老大难问题。国家一再强调普惠金融,给国有中大型银行定政治任务,要求带头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为什么?就是因为小微金融风控难,不容易做到成本合理、商业可持续。

其次,多头借贷的问题。无疑,多头借贷在个人借款客户群体更为普遍。可以说,多头借贷是这个行业风险的加速器、放大器。早在2016年,芝麻信用就发现,11%的P2P用户存在10家以上的多头借贷。中国互金协会2016年推出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一个主要作用就是防范多头借贷。

第三,近两年,小微企业经营状况改善并不显著甚至局部恶化。例如,国家统计局曾对全国3.9万户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大体相当于工业小型微型企业)进行抽样调查,受多重因素影响,经营状况好或很好的比例仅为21.1%。其中,微型企业经营状况好或很好的比例仅为18.3%。这无疑大幅提升了P2P资产的逾期压力。

经济不景气,信用风险自然高发。不只P2P,近年来,债券市场和资管市场的违约层出不穷,一些由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金融产品亦未能幸免。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3

当前清退的3个严峻现实

当前,P2P行业的清退有3个严峻的现实:时间紧、坏账率预期高、催收难。

首先,从公开政策来看,时间紧。当前的行业背景,监管非常坚决,除了退,就是退,多省市更是一刀切一家不留,并设定了清退的时间表:

截至10月底还在运营的427家平台中的大多数,2020年6月30日之前完成;少数能转小贷的平台,原则上1年内完成,也即2020年12月31日之前,超过50亿元余额的平台原则上两年内完成。

时间紧,一方面意味着未到期资产需要处置,需要提前变现。如果借款人无力或不愿意提前还款——毕竟这意味着单方面的违约,那就只有平台自身或资产担保方及其他第三方以自有资金等收购这些债权。只要具备一定的待收规模,平台自身的资金压力大是显而易见的。要知道,现金流是任何企业的生命线。

另外一方面意味着平台无法快速找到新的增长点,用新的收入来支撑清退,填补坏账和逾期带来的“窟窿”。很多平台的兑付计划从天使到乞丐,一变再变、烂尾甚至最终被立案,原因就在于此。转型没那么容易,因为清退工作非常繁复。

其次,借款人还款能力问题。只要多头借贷的问题比较严重,逾期率和坏账率高企就是必然的。因为多头借贷原本有很多是借新还旧,现在,新的借不来了,旧的怎么还?对于平台而言,现在整个行业以退为主,新的收入被掐断了,兜底也是个无底洞。

第三,催收难原本就是金融行业的痛点。也正是因为催收难,才不时有各种违法违规的现象出现。而对于铜板街这种没有自有资产的模式来说,催收的不可控性、难度更大,因为它没有自己的催收团队,必须要借助它的资产“供应商”来做这件事。

此外,国家对套路贷的打击,属于正常,但也无形之中让老赖有了可乘之机,使得正常催收的效率不高,成本高,风险大。

4

凛冬之下,避免立案、避免多输

最后,说说立案。稍有理智的人,都明白,这是一条下下策,是鱼死网破之计,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可用。

因为如果立案,将是漫长的冻结、追缴、清算,然后是不知多少比例的本金,以及无尽的等待和焦虑。毕竟,参与的人和机构越多,时间越长、成本和费用越高。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局长向东最近发表了一篇讲话,《把握“五个一”,有力有序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风险》,其中一个“一”是“一个链条”,包括行为、人、资金。关于人的部分是这样写的:

任何人都不得从非法集资中获利。非法集资活动涉及多方主体,但部分参与方的非法获利和不当得利未能得到有效追缴。犯罪分子大肆挥霍、藏匿转移资产,有的甚至扬言不惜用10年牢房换来几代人的财富;一些专家学者、明星艺人为非法集资站台造势,获取高额酬劳;部分集资参与人明知非法集资还反复参与,获利颇丰,甚至快进快出,成为“羊毛党”。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破除借非法集资获利的格局,采用司法、行政、经济、信用约束等综合手段,对非法集资活动中每一个群体的非法获利和不当得利进行全额追缴,确保任何人都不能从中获利,斩断动力源(600405,股吧),实现釜底抽薪。

换句话说,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只要被认定为非法集资,除了平台的经营者,站台的专家学者、明星艺人,“羊毛党”等等,所有人获得的获利都要被全额追缴。强调一下,所有人、所有获利全额追缴。

更关键的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的门槛是非常低的。《刑法》规定,三种情形居其一即成立:

(1)金额,个人20万,单位100万;(2)人数,个人30户;机构150户;(3)损失,个人10万;单位50万。那么,损失是如何认定的呢?就是原始本金。一个P2P平台,要达到100万、150户、50万的三个条件,可以说是极其容易的。

铜板街4万人、41亿的规模,只要兑付方案使150个人的原始本金受损,那就意味着所有出借人的获利是非法的。

这就是为什么,即使铜板街预测将来的逾期率会高达20%,也要刚兑全体出借人的原始本金,因为这是红线和底线。

铜板街此举,显然是为了避免立案、避免多输。

凛冬之下,没有比不理性的多输更令人惋惜的了。尤其是,我们原本都可以全身而退。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55,"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1213/75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