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产经新闻 > 消息正文

我来数科暴力催收、高利贷、风险漏洞问题不断 龙沛智的“上市梦”遥遥无期

2019-12-23 13:33:09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csjrw

上市折戟之下,我来数科的“金融科技路”同样布满荆棘。

今年9月,WeLab旗下品牌“我来贷”宣布转型,去掉金融相关的属性,为自己贴上“科技”的标签,更名为“我来数科”,标榜人工智能风控优势。但我来贷试图转型的背后,却存在着暴力催收、高利息、风险漏洞等待解难题。

  我来数科陷高利贷舆论 暴力催收或成“死穴”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来数科其隶属于WeLab旗下,是WeLab主要的营收来源,其运营主体为卫盈联信息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为龙沛智。是一家网上借贷平台,提供高消费信贷、消费分期、信用租赁等服务。9月25日,我来贷宣布品牌升级为“我来数科”,标榜大数据、人工智能。

但转型之下,我来数科的表现并不优异,不仅没有摘掉金融的帽子,反而存在着大量的高利贷、暴力催收等问题,口碑一降再降。

据《华夏时报》10月报道,我来贷平台升级为我来数科后,在21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中,各种投诉仍旧居高不下。在聚投诉平台搜索我来数科时,数据统计显示,其在7月、8月、9月的投诉量分别为531、543以及578。而大部分的用户在投诉时,仍旧以我来数科的原先品牌名称我来贷进行投诉。

截至发稿时,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我来数科及我来贷的投诉已高达900条,而在聚投诉平台上,相关投诉已经超过7000条,其中高利息、变相收取高额服务费、难以提前还款、暴力催收等字眼屡见不鲜。

据投诉显示,有用户称借款9900元,分12期还,共需要还13523.64元,而年化利率已达36.6%,超过国家标准,且不能提前结清。另外,有用户投诉,我来数科宣传信贷借款1万,年利率为8%。但分12期等额本息后,每个月加收了300多元月费。一年下来需还13899.6元,年化利率同样超过36%的法律红线。

如果说,高利息是源于平台的借贷规则及各项费用叠加,那么暴力催收则成为了扰乱用户正常生活的“尖刀利刃”。

据黑猫投诉、聚投诉显示,爆通讯录、电话恐吓、骚扰亲友等往往是我来数科最主要的催收手段,用户们对此苦不堪言。而其中,甚至催收人员会变相收取催收费。

有用户在聚投诉平台投诉称,在我来贷借款平台借款本金5000元,还款期数12期,每月应还509.84元,而在逾期第4天时,催收人员要求用户支付200元的高额催收费。

  我来数科存风险漏洞 频现盗取他人信息贷款

事实上,在标榜人工智能风控优势之下,我来数科仍然存在着风险漏洞。

12月13日,李女士在聚投诉平台投诉称,在未贷款的情况下,收到了我来数科的催收电话,其原因为他人冒用信息贷款。在此之下,我来数科催收疯狂拨打李女士公司电话,严重造成骚扰,并疯狂拨打各个部门电话诽谤:12月16日,有多名用户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称,在申请借款未通过的情况下却收到了还款信息。

而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11月26日,家住湖南省澧县的陈勇以帮李某查看贷款进度为由,骗得李某的手机后,冒用其身份,在“我来贷”网贷平台贷款9900元。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10月20日,出生于湖北仙桃的郑屹,以借打电话为由,取得被害人汪磊的手机,通过知晓的开机密码,先使用该手机的“我来贷”、“招联金融”等网络借款平台借款,借款成功后,再通过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支付宝红包等方式盗窃受害人32692.50元。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4月1日,家住宁夏灵武的哈某某盗用被人身份证名义在“我来贷”网络借贷平台申请2万元借款,该借款系通过北京快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真融宝)居间服务,与仇某某甲之间签订的借款。

而据我来数科官网,申请借款除了需要提交基本信息外,还需要拍照上传手持身份证照,为何他人能频频盗用信息进行贷款,我来数科需要给出保障,否则将难获用户信任。而这背后,我来数科的风险控制机制执行情况如何,我来数科也需要给用户一个准确答案。

  合规性存疑、牌照受限 Welab上市遥遥无期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剑指非法放贷中的暴力催收问题,如今正在执行。

《意见》强调了高利贷的认定要以借款人实际借款金额来定,不管是咨询费、管理费,还是逾期利息、违约金等提前扣除的费用,都要计入实际利率。《意见》中提到,将对超过36%实际年利率的非法放贷行为进行处罚。

此《意见》明确规定,高利贷平台如果强行索要债务,或雇佣他人非法催收,构成犯罪的,将被从重处罚。由此看来,我来数科无疑存在着法律风险。

而通过用户投诉来看,我来数科的年利率无疑超过了国家36%的年利率红线,且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750人以上,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非法放贷犯罪。

而近几个月,凡普金科、51信用卡、美利车金融等平台因套路贷、暴力催收等问题频繁暴雷,监管部门也正进一步整治、取缔非法放贷平台。

天眼查显示,我来数科的母公司去年8月曾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但时隔半年,申请失效,上市计划再无下文。据了解,WeLab在香港和印尼均有牌照布局,但我来数科在内地牌照方面仍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

而在如今的消费金融市场上,如果没有牌照,将举步维艰。当下,我来数科所瞄准的助贷模式及业务暂无相关定性,且在暴力催收、高利贷、风险管控不完善等问题之下,WeLab的上市路更显得更加迷茫。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77,"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1223/76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