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章剑华:中国脊梁——从《故宫三部曲》到《大桥三部曲》

2019-12-27 16:20:15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CFIC导读

2020年,故宫建成600周年。从1420年到2020年,故宫就像一座历史大舞台,明清24位皇帝的皇宫已经成为故宫博物院。很多文学作品都在描绘故宫背后大一统皇朝的故事,宫廷深深,疑案重重,题材丰富。这些年出现了"故宫热",故宫开始被多侧面、多角度观察,重点集中在故宫的建筑和藏品中。故宫现在有1862690件藏品,每一件都是国宝,而这些国宝是如何在封建王朝轰然崩塌后被保留下来?故宫博物院在中国社会大变局中是如何被推进和建立?建院之后的文物又经历了怎样的大迁徙?这段没有硝烟的文化战争很少在文学作品中被体现。

而在南京,这座曾经有着北京紫禁城蓝本"明故宫"的城市,有这样一位学者,用文字和电影再现了国宝经历南迁、西行、东归的颠沛流离,最后一分为三的历史;他的笔下,还有一群默默无闻的中国匠人,他们是新中国工业发展恢宏画卷中的大桥建设者,他们的奋斗精神与文物保护者一脉相承。一件件国宝,一座座桥梁,一桩桩往事,一个个英雄在这位学者手中被记录,厚重的历史主题成为时代的精品力作。

日前,在传播智慧的东方蓝宝石大厦里,我们很荣幸邀请到这位笔耕不缀的记录者——江苏省文联主席、江苏省当代创作研究会会长章剑华,分享题为"中国脊梁——从《故宫三部曲》到《大桥三部曲》"专题报告,讲述故宫人和大桥人的故事。

12月23日晚,热播剧《国宝奇旅》原著作者、长篇纪实文学作品《故宫三部曲》《大江之上》作者、江苏省文联主席章剑华先生来到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讲坛,分享题为"中国脊梁——从《故宫三部曲》到《大桥三部曲》"专题报告。

本次活动由上海市文联指导,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联合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金领驿站等单位共同主办,光明乳业特别支持,也是陆家嘴讲坛"陆家嘴文艺品鉴会"系列专题讲座之一。

"陆家嘴文艺品鉴会"每期邀请文化艺术领域的名家作主题分享,旨在丰富金融城白领以及沪上政商学各界人士的精神文化生活,打造有影响力的文化艺术交流平台,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同时,活动通过搭建高端文艺作品的展示平台,构建文化与金融资本双向沟通交流的桥梁,激发文创活力,加快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文化大都市,打响"上海文化"品牌。

本次活动上,章剑华先生从解放前的国宝南迁讲到新中国成立后的长江大桥建设,以丰富的史料和生动的故事,阐述故宫人与大桥人的使命担当,诠释什么是真正的中国脊梁。当晚,来自上海政界、商界、学界、金融界、文艺界等各界嘉宾数百人出席活动,现场济济一堂、互动热烈。

嘉宾简介

章剑华,笔名立早,江苏宜兴人,文学博士,国家一级艺术监督。现任江苏省文联主席,江苏省当代艺术创作研究会会长,曾任江苏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广电总台台长、省文化厅厅长、省书法院院长等职。章先生同时也是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兼职教授、博导。

章剑华在宣传文化岗位奋斗30余年,笔耕不辍,先后出版《想法》《文化时空》《墨语》《微思录》《故宫三部曲》《大江之上》(《大桥三部曲》)等个人专著11部。长篇纪实文学《故宫三部曲》获得中国徐迟报告文学奖和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其中《承载》被改编为42集电视连续剧《国宝奇旅》于今年年初播出,再现了世界战争史上最大的文物迁徙历程、"战时万件国宝行程万里无一损毁"的奇迹和一批知识分子誓死守护文脉的动人故事,引发广泛关注。同时,章剑华长期从事书法理论研究和书法创作实践,其书法自成面貌,被书界誉为"新文人新章草"。2005年江苏省委省政府为章剑华记个人一等功,2018年授予其紫金文化奖章。

以下为讲座实录(略有删减)

领导致辞

上海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秘书长 沈文忠

上海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在致辞中表示,上海市文联是沐浴着新中国曙光成立的上海重要的人民团体,由巴金、夏衍、贺绿汀、梅兰芳等老一辈文艺家发起创立,在六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拥有一批全国知名的光耀史册的文学大家、艺术大家。上海市文联努力发挥党和政府联系文艺界的桥梁纽带作用,团结、凝聚广大文艺工作者,推新人、推新作,努力唱响时代主旋律,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文化氛围,有力促进了上海市艺术的创新和人才的成长,为推进上海城市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上海正在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不断努力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为达到"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加快打造一批海派特色突出、城市特质彰显、内涵价值丰富、感知识别度高的国内国际知名文化品牌"的国际文化城市进程,上海正举全市之力塑造"上海文化"品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策划组织的这个"陆家嘴文艺品鉴会",就是传承城市文脉、弘扬城市精神、打造"上海文化"品牌,促进上海国际文化大都市建设很好的功能性平台,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今晚讲座的主角江苏省文联章主席是长三角文化的旗帜性领军人物。去年7月20日,上海市文联牵头联合江苏、浙江和安徽省文联成立了长三角文艺发展联盟,今年的轮值主席就是江苏省文联。章主席既是一位资深的思想、宣传、文艺战线的领导,又是一位非常资深的文艺大家、文化学者,相信大家都能在今天的讲座中受益良多。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副总裁 张凤明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副总裁张凤明表示,文化软实力与国家战略、经济发展关系密切,纵观发达国家,无一不重视文化的影响和文化的传播。中华民族有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明史,从未中断。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的文化自信,提出了新的时代课题。总书记指出,在四个自信中,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在2014年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上,总书记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中华文化繁荣兴旺,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章主席是在宣传文化战线上奋斗三十多年,曾经在江苏省多个重要宣传文化岗位担任领导职务,积累了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更可贵的是,他一直笔耕不错,常年创作,截止目前已经有11部作品问世,代表作《故宫三部曲》、《大桥三部曲》都是反映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重大题材,特别是故宫文物南迁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此前鲜为人知。章主席的创作带有一种文化传承的危机感和使命感,不对重大题材袖手旁观,留下了属于这个时代的精品力作。本次讲座章主席将从解放前的国宝南迁讲到新中国的大桥建设,诠释什么叫使命和担当。我认为,不论是誓死守护文脉的故宫人、"为国家造桥,为人民造福"的大桥人,还是章主席本人——一位记录历史的和平年代文艺工作者,身上都体现了中国文化人的使命和担当。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是新华社的直属机构,她不仅是陆家嘴金融城的新地标,而且正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功能性平台、资源性平台和服务性平台。我们希望搭建一个各界人士交流经验、促进合作的平台,更好地为上海五个中心建设、中国经济文化的繁荣贡献力量。

主题演讲

中国脊梁——从《故宫三部曲》到《大桥三部曲》

主讲嘉宾:章剑华

今天非常高兴,到上海来做讲座和大家交流。长三角一体化不光是经济的一体化,还是文化的一体化,上海和江苏不仅是经济发达地区,也是我国的文化高地,所以进行文化方面的交流尤为重要。刚才听了沈主席和张总对我的介绍,我感到很惭愧。虽然我在江苏从事文化工作的时间比较长,但是上海无论是在经济建设、文化建设还是在城市建设方面,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所以,今天来也是跟大家交流和学习。

一、《故宫三部曲》和鲜为人知的国宝南迁史

创作缘由:"我被那些装文物的大木箱震撼了"

我到各地去讲座也好,接受访谈也好,记者一上来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 "你怎么会写《故宫三部曲》?故宫在北京,为什么是南京的作者来写《故宫三部曲》?"因此我在这里先简要的介绍一下原由。十多年前,我在江苏省当文化厅厅长,文化厅下属的一个单位叫南京博物馆,位于朝天宫。有一次我去考察工作,他们就把我带到了朝天宫下面的一个地下文物库房,这个文物库房一般人不知道。我进去一看,非常震撼:下面很大,而且还堆放了2000多件故宫南迁文物,木箱上面的封条有的还没有撕掉,是国民政府的封条和故宫博物馆的封条。我就请工人抬了几箱打开一看,不得了,都是故宫的国宝级文物,非常震撼。库房无论是温度湿度的控制、木箱的摆放、封条的粘贴、文物捆扎的方式……不难看出,兵荒马乱之下,这些文物仍然得到了善待。从这次之后,我就产生了兴趣,开始收集南迁这段历史的有关资料。

一搜集之后,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么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竟然没有一个完整的记叙。它是世界战争史上最大的文物迁徙行动。发生战争时,世界各国有一个很重要的动作,就是首先把自己国家的国宝文物迁徙到安全的地方去,我们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像我们故宫博物馆这样13000多箱,行程2万多公里,历时14年,而且最后一件没有毁损,全部保住了,这样一个文物迁徙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所以是非常了不起,是一个奇迹。所以我作为一个文化人,这种发生在我们国家的重大文化事件,我感觉到有责任完整地记叙下来。所以我就开始收集资料、做采访。因为在解放之前大部分专家随部分文物到了台湾,所以当事人基本上都在台湾,我三次到台湾故宫博物馆去采访当事人,以及故宫博物院的那些后人,花了几年的时间搜集资料,先是写成了第一部《承载》,主要写南迁,后来写了《变局》,又续了后记《守望》,记述两岸故宫的发展情况,所以一共是三部曲。

故宫的前世今生:从紫禁城到故宫博物院

讲到《故宫三部曲》,讲到文物南迁,首先要讲到故宫。故宫大家非常熟悉,到明年故宫正好是建成600周年,明朝的第三代皇帝朱棣掌握政权以后,老是觉得在南京不安全,比较心虚,还是要在北京建一个皇宫,于是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建成了故宫,也就是紫禁城。紫禁城主要建筑分外朝和内廷,外朝主要有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内廷主要有乾清宫、坤宁宫和交泰殿。故宫里面这些建筑,都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思想内涵。目前世界上留存的最大的皇宫就是故宫,也就是紫禁城。

明朝有14位皇帝,清朝有10位皇帝,再加上慈禧太后,都住在故宫。一直到1912年辛亥革命之后,清王朝被推翻,袁世凯和清王朝达成了一个协议,制定了清室的优惠条件,就是让溥仪继续住在内廷,还照样按原来皇宫的一些规范举行各种礼仪和生活。所以我们讲辛亥革命不彻底,虽然推翻了帝制,但皇帝还在紫禁城内。

一直到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控制了北京政府,冯玉祥对辛亥革命的不彻底一直不满足,而且溥仪那个时候虽然还很小,但在皇宫里面老是要闹着复辟。因此冯玉祥将军进了北京以后,就要把溥仪赶出紫禁城。那么派谁把溥仪赶出去呢?除了军队当时还派了一个社会代表,知名人士,叫李石曾,是清朝大臣李鸿藻的儿子。慈禧太后非常信任李鸿藻,也非常喜欢当时3岁的李石曾。李石曾是清朝通过考试选拔以后第一个派到法国留学的人,叫"留法第一人",留法以后,他接受了新的思想,并在法国认识了孙中山,做了许多进步的工作。他把中国造豆腐的方法带到了法国,在法国办了豆腐厂,赚了很多钱,他用这些钱资助中国人到法国去留学。李石曾留法期间,有一次去罗浮宫参观(罗浮宫原来也是皇宫,后来变成了博物院)。他想,我们的紫禁城有朝一日也必须变成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院,就立下了这么一个志向。后来他回国之后,就一直想要把溥仪赶出去,将故宫办成博物院,正好冯玉祥和他一拍即合,就派他去把溥仪赶出了紫禁城。后来在1925年把紫禁城变成了故宫博物院,向公众开放。

过去紫禁城,老百姓不要说进去,在外面看一看也不允许,变成博物院以后,就成了老百姓能够自由进出的一个文化场所。

国宝踏上南迁路

一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人打进了中国,逼近北京。这时候故宫人感到了很大的危机,开始讨论对策。最后大家一致的意见,就是要把故宫的文物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个意见传到社会上以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很多人坚决反对,包括鲁迅在内的一些文化人都反对故宫文物迁出北京。为什么反对?其实他们同样也是为了故宫,为了文物。他们认为,如果在这个时候把故宫的文物迁出北京,一是会动摇军心,老百姓会人心慌慌;再有一个,文物南迁后,北京就不成其为北京,故宫不成其为故宫,所以坚决反对。但故宫人认为,不迁出去非常危险,因为有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惨痛的教训,所以强烈要求迁出北京。后来国民政府在故宫人的倡议之下,也同意迁出。

因为故宫的文物太多了,不可能全部迁走,要做挑选的工作、包装的工作,要做各种准备,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到1933年,日本人进入山海关,马上就要进入北京之际,国民政府正式下令,实施故宫文物南迁。

就在准备南迁的前一天晚上,北京的一个古物保护委员会的周主席得到了消息,他坚决反对南迁,于是组织了市民把故宫的几大门全部围起来,不让文物迁出北京。最后是国民政府下令,把周主席逮捕以后,才保证了文物南迁计划的实施。

文物南迁原来决定是迁到南京,但是上了火车,经过徐州的时候,遭到了土匪的抢劫,因为那时候的火车开得比较慢,又要停下来加煤加水等等。当时正好是张学良派的护卫队,保护住了。到了南京之后,由于这件事情非常仓促,到了南京浦口火车站,找不到存放的仓库,只好停在火车站几个星期。后来又决定先运到上海,在法租界里面租了一个仓库,先把这些文物存放在上海。所以我们一讲到南迁,都只知道迁到南京,实际上第一站是到了上海。

在上海存放的时候,南京开始建一个地下仓库,也就是朝天宫的文物仓库。南京的文物仓库建好以后,就把在上海法租界的故宫文物运到了南京,存放到地下仓库,成立了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刚刚放进去没多长时间,日本人就打进南京,在打进南京之前的三天,故宫人被迫又作出了一个决定,把这些地下仓库的文物分三路运到大西北安全的后方去,重庆、贵阳、西安,分三路运出去。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这13000箱文物,经历十多年的时间,行程几万公里,冒着炮火,保护下来了,又回到了南京。

国宝分三地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在退到台湾之前又想方设法把这批故宫文物带到台湾去,他们又挑了一部分。因为那时候交通也有问题,要过海,只能挑一部分。现在很多人问,是不是这些带到台北的文物都是最好的文物?可以这样讲,带走的当然是他们挑选的,是精品,但是从文物价值来说也不一定是最高的,因为战争时期,他们挑选也很匆忙,另外只能选一些比较轻的东西带走,许多重器青铜器都留下来了。

解放之后,剩下的1万箱左右的南迁文物,大部分又回迁到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留下了2000多箱在南京博物院。

现在这些文物分了三地,怎么看?虽然13000箱文物没有全部回到北京,现在分了三地,我认为中华民族的国宝,只要留在中国的土地上,都是庆幸的。只要没有受到毁损,没有被日本人抢走,留在中国的土地上,就是中国的国宝。日本人侵略中国的时候,不光是要占领土地,在所有的师一级的部队中都设有文物搜查队,一旦占领一个城市,文物搜查队先搜查一遍,发现文物,他们都要想方设法搞到手。我们故宫的文物他们一件都没有拿走,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我们要充分肯定文物南迁这个事件。

西周散氏盘、王羲之真迹、翠玉白菜……细数那些南迁的国宝

讲到这些文物,我这里简单点几个,使大家对文物有一个感性的认识。

一个是散氏盘,是西周时期的青铜器,文物价值非常高,有文字雕刻在器皿上,是考证西周时期经济、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文物。这个文物开始造的时候有两个,因为它们是分土地的一个记录,一边有一个。后来有一个就流失在民间,一直找不到,有一个到了紫禁城。在经历了几代皇帝之后,居然也找不到了,只知道历史上记载有这个散氏盘,文物价值高得不得了。意想不到的是,在南迁挑选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这个散氏盘。发现了之后,青铜器专家马衡经过鉴定,确认就是历史上的散氏盘,所以就南迁了,现在到了台北,成为他们的镇馆之宝。

再比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观众去看得最多、最感兴趣的就是翠玉白菜和红烧肉。翠玉白菜是天然的玉做成的,叶翠茎白,寓意清清白白,菜叶上面还有两只昆虫,寓意多子多孙。红烧肉是一块天然的玉石,文物专家看到这两个东西,觉得这两个东西文物价值不是太高,但有个人开玩笑说我们把它带走,万一路上吃不饱,我们还有青菜烧肉,后来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成了最热门的馆藏。

在南迁文物当中,还有最为珍贵的就是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珣的《伯远帖》。溥仪被赶出宫的那一天,其他都没带,就想到了要把王羲之的帖带走,他就包好想混在自己的包里带出去,后来被发现了,收回来放在了紫禁城。大家知道这件是大宝贝,专门买了一个保险箱锁起来。张作霖喜欢书法,有一次他就来问故宫博物院的第一任院长易培基借《快雪时晴帖》,院长想了一个办法,说钥匙不在这里,等我找到钥匙以后通知你,张作霖没办法,走了。就在他走的那几天,张作霖在火车上被炸死了,如果借给他了,这个帖就永远不存在了。现在这个帖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另外两个流传在民间,解放以后发现在香港,周总理在1950年的时候,那是多么困难的时候,专门拨出了50万港币,把两帖收回来,现在还在故宫博物院。

还有清明上河图,大家都很熟悉,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件清明上河图,北京的故宫博物院也有一件清明上河图。因为清明上河图是北宋画家张择端的一个非常有名的作品,历朝历代很多人仿,其中不乏精品力作。有一件仿品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但原作还保留在北京故宫博物院。

画作当中还有一幅非常有名的就是《富春山居图》,是元代黄公望的作品。《富春山居图》经历了很多的坎坷,在民间转来转去收藏,最后是董其昌卖给了宜兴有一个姓吴的大收藏家,后来他又传给了他的孙子,他的孙子也喜欢这幅作品,在临死之前,他提出这幅画他要带走,把它烧掉用作殉葬品。就在烧的时候,他的侄子突然想出一个办法,用了一幅其他的画丢进去,把这个《富春山居图》抢出来,抢出来的时候已经烧成了两段。前一段修补以后称之为《剩山图》,后一段比较长,但破坏得比较严重,就是《无用师卷》。《剩山图》后来流落到民间,现在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馆,成为浙江省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无用师卷》留在故宫,后来南迁了,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一直到2011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办了一个展览,两幅画拼起来办了一个展览,引起了巨大轰动。

国宝南迁的现实意义

南迁过程相当复杂、文物也非常多,我只能非常简要地说。回过头来讲,我为什么要创作这部作品?当然我前面讲了,是为了记录这一段非凡的历史,记录这么一个世界战争史上文物迁徙的最大的行动。同时,我认为更重要的,还是为了弘扬中国知识分子的那种使命感、担当精神。你看国难当头之际,我们的知识分子故宫人,这些都是大知识分子,冒着炮火,行程几万公里,十几年离开北京,妻离子散,最终有的出去了就没有回来,有的死掉了,有的到了台湾就永远没有回来。所以这些人的精神是非常了不起的,为了捍卫中华文化,历经各种困难、不惜牺牲一切,百万件文物没有一件毁损、丢失,那是非常不容易的,这种精神值得继承和弘扬。

同时,我觉得我们还是要牢记历史上的一些教训。现在我们的国家发展起来了,经济发展了,文化也发展了,但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国家与国家之间任何时候都有竞争,就像现在我们和美国贸易战,这背后也是文化的较量。我们古人曾经有一句话,"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以德服人、以文化人,是真正的文化软实力。最近香港的事件也是一场文化战,是价值观的冲突、文化的冲突。所以我们任何时候都要捍卫中华文化。我们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方面是最重要的,全社会都有责任捍卫和继承中华文化,这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

二、《大桥三部曲》和一代大国工匠

创作缘由:从0到111的奇迹

我接下来介绍《大桥三部曲》。大家肯定会问,怎么会想到写大桥的?许多省份都有长江大桥。就是去年现在这个时候,南京长江大桥进行了建成以后第一次最大的修缮,完成以后向市民开放三天。开放的这三天,南京每天都有几万人涌向南京长江大桥去看,我当时也去看了,看了大桥的档案史料,看了之后,就触发了我写作的灵感。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南京长江大桥是一个记忆,是一个时代的标识。我记得我小时候,因为我们在乡下,说要到省会南京,到南京去干什么?就是到大桥上拍一张照片纪念。那时候建成以后,只要有国外的元首来,周总理都要把他们带到南京长江大桥来参观。

写长江大桥的也有一些作品,但主要是写一些过程,我主要是为了写建设长江大桥的人和故事。大家知道,长江是中国的第一大河、世界第三大河,但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它在世界上排了第四名。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的科学家找到了长江的源头,把长江向前推了500公里,从此它就成为世界第三大河。也差不多在同时期,我们的考古学家在浙江靠近长江的地方,发现很早以前我们的祖先就能够种水稻,种水稻就说明文明的开始,也就是证明长江也是中华文化的发源地,和黄河一样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所以这两个名称,"世界第三"和"中国的母亲河"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正式证明的。

长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水的资源,带来了水运的方便。同时它也带来了很多的不利因素,把中国几乎是一分两半,形成天堑,过不去。所以古人就一直有一个想法,在长江上造桥。古代造桥多数是为了打仗,那个时候建得最多的是临时性的浮桥,实际上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桥。一直到辛亥革命胜利以后,孙中山制订建国方略,提出要在武汉建一座长江大桥。因为那时候已经有铁路了,那时候国民政府非常重视,从美国和德国高薪聘请了桥梁专家到长江考察,做设计方案。最后都得出了一个结论,在长江上建桥不可能!长江那么深、那么宽、那么急,不可能造桥!所以解放前一座桥都没有建起来。

一直到解放以后,周恩来邀请了茅以升等桥梁专家参加开国大典。这些专家非常激动,在一起讨论,最后有人提出来,我们向中央写一个建议,在武汉造一座纪念桥。当年就写了一封建议书,寄到了中央。周恩来拿到一看,这封建议非常好,他说毛主席说了,我们不仅要打破一个旧世界,还要建设一个新世界,在长江上建一座桥是非常壮丽的设想。所以从那一天起,就开始酝酿建长江大桥。

从解放前一座桥都没有,到武汉长江大桥第1座,到现在长江干流上的大桥有111座,非常的了不起,这是一个奇迹。

人类群星闪耀时:大桥背后的一代大国工匠

我就选了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武汉长江大桥,第二座南京长江大桥和江阴长江大桥这三座大桥主要来写。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是靠苏联人帮助建设的,第二座南京长江大桥是我们自力更生建设的,第三座江阴长江大桥是改革开放以后的现代化的大桥。因为是纪实文学,我主要写人,写了50多个人物。我这里简要的介绍几个,有几个都是和我们上海有关系的。

先讲茅以升,茅以升是江苏镇江人,他小时候在南京读小学,就在我们夫子庙这一带。有一天星期天,他的同学来叫他出去玩,他那一天感冒发烧没出去,那些同学出去玩了。就在那一天夫子庙的桥倒塌,死了好几个人,他的同学都死掉了。所以茅以升就想,我长大以后要造永不倒塌的桥。后来他成为我们国家著名的桥梁专家,钱塘江大桥是茅以升设计建造的,茅以升应该说是我们国家的"大桥之父"。

第二个人是彭敏,是江苏徐州人,解放前是铁道兵的副司令员,就是负责在战场上修桥、建桥、炸桥。解放以后,他又被派到朝鲜参加朝鲜战争,也是负责这个,在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就在他修养期间,接到了周恩来的命令,回国担任铁道部大桥局局长,修建武汉长江大桥,后来又主持建造南京长江大桥。

第三个人梅旸春,江西南昌人。他在美国留学读的桥梁专业,成绩非常好。当时美国的桥梁公司要把他留下来,他没有留,回到上海,办了一个设计事务所。那时候办得非常成功,他解放前就有洋房、小车,但解放以后,听说要建武汉长江大桥,主动放弃上海的一切,参加到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之中。那个时候他是副总工程师,到建设南京长江大桥的时候,他是总工程师。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非常困难,一个是当时碰到了三年困难时期,后来苏联的专家全部撤走,又碰到了很多的自然灾害,所以压力非常大。最后他是死在南京长江大桥的工地上,一个知名的桥梁专家,为了南京长江大桥奉献了全部。

还有一个叫李家咸,是上海人,他是李鸿章的曾孙。他是同济大学毕业的,毕业后他和几个同学都在上海找了很不错的工作。他们不知道从哪个渠道有一天听到说要建武汉长江大桥,他们就说我们学的是桥梁,我们要去参加建设。家里一片反对,但他们坚决要去。他们就五个同学讲好了之后,跑到了北京,找到了铁道部,毛遂自荐。后来就留在设计小组,参加武汉长江大桥建设、南京长江大桥建设。李家咸一直活到90多岁,他在80多岁的时候,还参加我们江苏的苏通大桥建设,一生都在一线。

还有就是李国豪,同济大学老校长。李国豪是在德国学的桥梁专业,在那个时候他就非常了不起,在国外就非常知名。现代化大桥的理论、悬索桥的理论,他都有杰出的贡献,被成为"悬索李"。后来参加了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几乎中国的重要桥梁,他都参与论证和顾问。他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在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的时候,车辆开过去的时候,突然武汉长江大桥发生了抖动,那个时候大家紧张得不得了,但又不敢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通车典礼过去以后,大家都不敢提这个事。李国豪就一直研究这个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文革期间关在牛棚里,他还一个人在研究为什么武汉长江大桥会发生抖动,最后找到了原因,这个原因比较专业我也讲不清楚,但得出结论这个抖动是正常的。后面的大桥建设就消除了隐患。后来江苏的长江大桥建设,几乎李国豪都参与了。

所以中国的长江大桥建设,有这一帮大桥专家和知识分子,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我的书当中的几个主要人物,还有很多人物,来不及一一介绍。

大桥建设中的几个小故事

我在这里再简要介绍一下大桥建设的有关几个小故事。

西林资料图片

一个故事,就是西林的造桥新方法。我们造武汉长江大桥的时候,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但设计了之后没有把握,当时就决定拿到苏联去认证。那时候苏联造桥技术比我们先进得多。苏联非常重视,组织全国的专家论证武汉长江大桥,提出了修改意见,最后确定了一个方案。方案确定了之后,中国还缺乏这样的经验,苏联就派出了一个专家组到了武汉,那个专家组组长就是西林。

西林一到武汉,一看长江的情况,说原来的沉箱法根本不行,不能用,太危险!他就自己研究,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法,叫管柱法。提出来以后,中国的专家比较赞同,哪晓得苏联来的专家反对,不光反对,还一直告到了国内。苏联上层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非常重视,立即一个电报把西林叫回国内审查,不光是一般的审查,最后要开除他的党籍,因为他违背了党的决议。但是西林有一个老师,也是著名的桥梁专家,通过关系一直联系到了苏联当时的政治局,政治局派了一个委员听西林和他老师的申诉,听了以后他觉得有道理。就这样又让西林回到了武汉,主持武汉长江大桥建设,最后成功了。回国之后,西林获得了斯大林奖章。

今年4月份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住在北京的友谊宾馆,这个友谊宾馆就是解放初专门为苏联专家造的。这个宾馆里面有一组老照片,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习总书记和普京讲,这上面的这个人我和她有交往,是西林的女儿,现在是俄罗斯大学的教授,然后他就把西林造武汉长江大桥的故事讲给普京听。西林是非常了不起的,在建南京长江大桥的时候,中苏关系破裂了,不让这些专家来了,他还自己自费一个人偷偷跑到了南京,到大桥工地来指导,他对中国的感情非常深。

第二个小故事,就是毛泽东和长江大桥有着密切的关系。武汉长江大桥建造的时候,他去了三次。在确定桥址的时候去了一次,他在那个时候反复问彭敏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在建武汉长江大桥,有苏联人帮助,如果苏联专家不参与的话,我们以后能不能建?

彭敏向他汇报,我们有一个口号叫做"建成学会",我们不仅要建成武汉长江大桥,我们还要学会。毛泽东第三次去的时候大桥已经建成了,桥面已经通车了,毛泽东从一个桥头堡走到另一个桥头堡,说了一句话"以后我们在长江上、黄河上要建20座、30座这样的大桥,能够走来走去"。现在长江上是建了100多座,但那个时候,说要在长江上建几十座大桥,那是非常了不起的气魄。

第三个小故事是周恩来和大桥的联系。那个时候造桥都是总理亲自来管,对大桥的决策,包括实施过程中的许多问题,都是他来决定的。比如说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像亭子一样的设计。当时桥头堡的方案是向全国征集,征集了很多方案,最后由专家选出了25个方案,做成模型送到中南海,请周总理带着副总理一等人来审定,周总理最终选定了25号方案。为什么选25号方案?一个是有中国元素,再有主要的原因是便宜,建造这个桥头堡用钱少,那个时候国家困难,没钱,所以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头堡是比较简陋的,比较小。

建南京长江大桥的时候,周总理提出,桥头堡早一点设计,要体现总路线,要三面红旗。所以南京长江大桥的桥头堡是周总理提出来的方案,后来就组织全国招标,最后由周总理最后拍板。

南京长江大桥造了整整十年时间,1957年到1967年,57年武汉长江大桥刚刚建成的时候,中央就派了一个设计组到了南京,为什么那么长的时间?这里面主要的原因,南京长江大桥一上马就是国家困难时期,相当的困难,没钱,很多工人、材料都到不了。中间又碰到了几次长江大洪水,造成了很大的事故,牺牲了很多人。最后还是经过抢险,把桥墩保下来了。再后来又碰到了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之后工地就停工了。后来决定复工时又面临缺钱缺人的困境,一直到周总理那边从总理基金拿出15万元,才能继续建南京长江大桥。

所以在大桥建造过程中,有许多的人物,许多的故事。现在看起来这些都不是问题,在那个时代,确实是了不起的,不容易的,多少人付出了心血。所以我想,我们在解放前在战场上有英雄,有中国的脊梁;在建设时期也同样,大桥是长江上的脊梁,大桥的建设者是我们中国建设的脊梁。我要把它记录下来,主要是为了记录历史,同时也是讴歌这些中国的"脊梁"。中央四中全会提出要构建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我想主要就是靠我们的人民,靠我们的知识分子,靠中国的"脊梁"。谢谢大家!

主讲嘉宾:章剑华

主持人:中国金融信息中心 施渝楠

本文来源:陆家嘴金融网

文字:于鹏

摄影:赵竟皓

统筹:张宏妹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14,"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19/1227/76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