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陌陌年度盛典:直播间里的“圈层偶像”与“职业歌手” | 洞察

2020-01-10 12:00:38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葛杰晨

在5G即将到来之际,未来的直播行业会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共350多万人次同时在线观看,1月7日,一年一度的陌陌年度盛典在南京成功落下帷幕。

在2019年度的总结性时刻,陌陌直播平台此次邀请到了歌唱界的多位艺人前来助阵,并向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播们颁发了十余项大奖,包括最佳女主播、最佳男主播、最佳新秀奖等。

其中,号称直播界的“大赏”——娱乐赛道的冠军“荣耀之王”的奖项在经过一番十分激烈的角逐后,被主播叶哥收入囊中;魅力赛道的冠军则是被女主播茜小茜摘得。

除奖项之外,“艺人+主播”的舞台合作模式也再次出现在了今年的直播舞台上。腾格尔与《燃烧吧!少女》节目中众主播们的“大叔与少女”合作舞台;主播叶哥与宝石Gem的《野狼disco》合作舞台等。

在各行各业都主张“跨界”的时代,主播成为职业歌手,职业歌手入驻直播平台的现象逐渐增多的背后,实际反映出的是职业歌手与主播歌手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界限日益模糊化的行业趋势。

在C端用户所接触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和对于内容的选择权越来越大的背景下,音乐行业和直播行业都正在被新的“粉丝关系”影响和重塑,与音乐用户选择为自己喜欢的偶像而“氪金”的行为相同,直播间里的粉丝也变得愿意为自己“喜欢”和“陪伴”的“好内容”而付费。

主播月均薪资9000元+

直播职场竞争力不断增强

如今,一系列数据报告结果告诉我们:主播已然成为常态化的职业选择。

在职业收入方面,主播的职业平均薪资超过本科毕业生近3000多元,对于人才的拉力不可小觑。根据智联招聘在2020年1月份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的直播行业平均月薪达到了9423元,而2019年本科毕业生的平均薪资仅为5909元,一来二去间,两者的差额甚至是许多外地求职者们两个月的房租费用。

除此之外,在近两年企业裁员、员工降薪、生意不好做等声音此起彼伏的背景下,相较于其他领域,影视行业“遇冷”尤其明显。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12月,一则“横店群演改行做直播月入过万”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引发了大众对于影视群演和主播这两种职业的激烈探讨。新闻中指出,由于影视基地开机率的不断下降,诸多“横漂”逐渐开始转行做直播,并有人月收入达一万多。

所以,对于这些没有名气、物质基础一般的素人们来说,成本不高但平均收入却近万元的直播行业便成为了他们的目标之一,或兼职或全职,做主播慢慢变成了越来越多人的谋生手段。

从2018年开始,直播的风口逐渐减弱,并随着数百家中小型直播平台关停和陌陌等大型直播平台的不断上市,网络直播流量资源向头部集中的趋势愈加明显。

根据《陌陌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职业主播在主播群体中的所占比重、和职业主播们的收入都呈不断增长趋势。其中,所占比重从2017年的27.6%、2018的31%、增长到了2019年的33.4%;2019年收入过万的职业主播占比也从2018年的21%提升到了24.1%,甚至有11.8%的95后职业主播已成功为父母买房。

同时调查也发现,多数主播对于主播这一职业的未来发展十分有信心。83.3%的主播表示会在未来2年继续从事主播的职业,其中87.6%的女主播表示未来2年会继续从事主播职业。91.2%的职业主播表示未来2年会从事主播职业,79.7%的兼职主播表示未来2年会从事主播职业。

2019年12月23日,获得陌陌直播平台年度“十佳女主播”的顶顶、杨小虫、等10人合力在全国的多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特别的广告。用以感谢支持自己获奖的粉丝们和回顾自己在2019年内所获得的成长,例如举办硕士音乐会、发行多首单曲、成立了个人工作室、第一次担任制作人、给妈妈买了一套房等等。

与演员、歌手等其他艺术类职业的走红相比,主播们的走红可以说是完全靠自己。“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起跑线”的特性,促进它逐渐成为了许多怀有音乐梦想的人拓展个人知名度、积累粉丝、获得更多上升通道的职业路径之一。

5年翻33.5倍

主播与平台之间的互相成就

截至目前,距离2014年12月陌陌成功赴美上市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根据官方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陌陌的月活跃用户为1.141亿,2019年Q3季度的营收是5年前的33.5倍,高达6.228亿美元,净利润为人民币10.881亿元(约1.522亿美元),并已经持续19个季度盈利。

5年翻33.5倍,高速增长的背后是主播与平台之间的互相驱动与互相成就。

陌陌作为国内的头部直播平台之一,通过举办盛典、巡乐会(回顾:陌陌现场巡乐会:主播职业化加码,与流量消费的“双向激活” | 案例池)、自制综艺《燃烧吧少女》、出台音乐人扶持计划等线上线下精细化的平台运作方式,已助力了多位有舞台梦想的主播在获得可观收入的同时,完成自己的梦想。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相信大部分人都听过甚至会唱这首火遍大街小巷的歌曲。但相信大部分人却并不知道,演唱这首歌的陌陌主播大壮在走红之前曾是一个混社会的不得志青年。

2016年众多直播平台兴起时,喜欢唱歌的大壮在朋友的建议下踏入直播圈。次年6月,他参加了陌陌直播平台为培育长尾主播而发布的“MOMO音乐计划”,并成功从数万名主播中脱颖而出,凭借着计划的扶持政策,以一首《我们不一样》而一战成名。

对于大壮来说,似乎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夜之间。一夜之间爆红,一夜之间实现梦想,甚至一夜之间跨越阶级。

当平台内越来越多如大壮一般的主播走出直播间、走出直播平台,成功进入大众视野时,作为在背后提供助力与支持的角色,平台在赢得良好的行业口碑的同时,也可以因此而获得相应的流量与收入。

根据陌陌2019年的Q3财报显示,直播服务营收在整个企业总营收中所占的比重为73%,同比增长18%,达到了32.754亿元(约4.582亿美元)。直播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原因在于各种产品和运营战略的成功,促使不同群体的用户消费支出的增加。

其中,用户打赏与直播互动消费不仅是主播们的主要经济来源,同时也是直播平台最重要的营收渠道之一。

2019年第三季度陌陌的增值业务营收达到了10.646亿元(约1.48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6%。增值业务包括会员订阅服务以及虚拟礼物服务,其营收的增长主要是由于陌陌在近几年为提升用户的社交互动体验而研发的诸多功能和更多付费方案,从而推动了会员数量和虚拟礼物业务的持续增长。

圈层主播破圈,成为主流明星

职业歌手成为主播,双重身份常态化

“音乐直播”、“淘宝直播”、“游戏直播”……在2019年,拥有惊人带货能力和强粉丝关系的“直播”迅速替代“新零售”等词成为了主流。这让在过去这些年中或多或少都具有贬义含义的“主播”一词摇身一变成褒义。

参加主流综艺、为电影演唱宣传曲、出席各大卫视平台晚会,从主播变成主流明星的冯提莫;推出原创单曲、举办巡回演唱会、参演各大音乐综艺,从直播平台音乐人计划走出的摩登兄弟;

在娱乐行业进入冬天和直播行业影响力不断增大的双重背景下,不仅有众多如冯提莫和摩登兄弟一般的主播们借助平台力量破圈成为了主流明星;另一面,曾经被社会价值观捧在手心上的明星们也开始想成为直播间里呼风唤雨的金牌主播。

例如,流行歌手李明翰和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青年男高音歌手大乐都十分热衷于在陌陌进行直播,与粉丝们进行实时互动;除他们二人之外,职业歌手王呈章甚至摘得了2019 MOMO直播年度盛典总决赛金曲赛道季军,由此可见,两个行业间的交流正在不断增加。

根据传媒大学《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发布的结果显示,音乐直播已经成为了音乐人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占比达16%,与音乐演出比例相当。

对于音乐行业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变化。

△数据来源:传媒大学《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

截至今天,显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歌手把音乐直播视为了歌曲宣发与变现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渠道,直播本身在各行业中所出的位置和从业者们对待直播的态度也已在悄然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5G即将到来,伴随着直播行业的正规化与职业化,之后会有更多人、更多机会进入这个领域,“大玩家”直播平台们在产业中所扮演的角色将会更加重要,未来的直播行业也会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67,"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0110/77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