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王永利:疫情全球大爆发,影响远远超预期

2020-03-25 13:48:19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

据世卫组织统计数据披露,到欧洲中部时间3月18日18时,新冠肺炎已蔓延到166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病例累计突破20万例,达到207860例,死亡病例8657例,其中,欧洲已经取代东亚成为新的疫情重灾区。到3月21日18时,疫情已经蔓延到187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30万例,达到305258例,累计死亡病例13002例。其中,更让人担忧的是,美国疫情局势突变,确诊病例迅猛上升。现在,新冠疫情已经在全球大爆发,但全球总体确诊和死亡病例的高峰或拐点尚未到来,其传播的速度、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和对经济社会的冲击前所未有、远超预期,甚至可能出现失控的可怕局面,需要做出最坏的预测和应对准备。

一、疫情仍在爆发期

何时能够逆转和解除尚未可知

2020伊始,疫情首先在中国武汉爆发,并随着春节长假之前的人员大规模流动而快速蔓延,中国被迫从1月23日开始对武汉实施封城,进而不断扩大封城范围,并借助春节长假的机会,采取全国大范围人员居家隔离,疑似和确诊病例集中隔离,公共交通大规模停运,调集全国资源支持武汉及湖北抗击疫情等强力措施,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疫情蔓延势头得到遏制,进入3月中旬,已经取得抗疫决定性胜利,17日开始本国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全部为零并基本得到保持,抗疫重点转为防范外部输入性病例以及再次复发。

紧随中国,2月开始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和地区也陆续爆发,东亚成为疫情重灾区。

但在这一时期,新冠疫情的传播方式、对人体的伤害程度、对经济社会的深刻影响等,并未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认识和足够重视,不少国家,特别是远离东亚的欧美国家,基本处在隔岸观火、无动于衷的状态,有的甚至是幸灾乐祸、肆意点评,没有意识到病毒传播没有国界、不分种族,是人类共同的敌人,世界各国必须加强团结、相互配合、有效防范,才能尽快战胜病毒,结果丧失了遏制和战胜疫情的最佳时机,造成现在疫情全球大爆发,甚至存在失控危险的可怕局面。

现在,对病毒产生的源头在哪里、病毒是否已经发生裂变、是否会演变成长期存在的流行病、是否会出现愈后复发、是否会给患者留下严重后遗症等尚不清楚,疫苗生产尚需一年以上的时间,绝大部分国家应对准备严重不足、医疗资源极度紧张,难以有效应对和遏制疫情大面积爆发。已经在本国成功遏制疫情传播的国家,还面临抵御外部输入和内部反弹的巨大压力。现在全球整体上仍处于疫情爆发期,拐点尚未出现,结束更难预期。

二、疫情对经济社会乃至世界格局的影响

远超预期

在缺乏疫苗和有效药物的情况下,现在对抗疫情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广泛而快速检测,并实施广泛而严格的隔离,采取放任不管,以“群体免疫”(认为病毒难以防范,但危害可以接受,只能由民众自主保护,容许大量人群感染,自主增强免疫力)的方式应对疫情,无异于鸵鸟政策,事实证明风险极大(有可能造成大规模人员死亡)。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美国和英国,不得不学习中国的做法,采取严厉措施封城、封国(关闭边境),学校、幼儿园、剧院、影院、餐馆、商场、博物馆、公共交通等人员聚集场所大量关闭,群体性文化体育活动基本叫停,鼓励人们居家办公,严格控制各种人员集会和流动。其中,3月18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关闭场内交易大厅,全部改为线上电子交易,这恐怕也将影响更多国家金融交易场所的运营。

毫无疑问,这种无奈的封城隔离,将严重阻碍人流与物流以及世界经贸往来,大大增加经济社会运行的困难和成本,甚至造成经济整体休克式停摆,大量人员失业,经济供需两侧同时遭受严重影响,造成经济断血式碾压和釜底抽薪式冲击。如果疫情不能尽快得到遏制,如果隔离措施进一步收紧且持续时间不断拉长,其对经济社会的危害将更加严重。

现在,疫情已经在全球大爆发,其波及的范围之广、对人体健康与经济社会运行的影响之深,可能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场大型战争,成为全球规模空前的一场没有硝烟的“世界大战”。

在这一过程中,经济活动受阻和发展预期恶化,首先会反映到股市和大宗商品期货及其衍生品上,其价格必然出现大跌,进而造成各种高杠杆金融运作遭到重压乃至爆仓,金融机构必然急于自保而急速收缩流动性,进而引发市场恐慌和相互践踏,特别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美国和英国的疫情出现可能失控的局面,更是让金融市场加剧恐慌,大家都急于出售资产进行变现,致使各种避险资产丧失功能,美元需求(指数)急速攀升,如果不能有效应对,金融危机随即可能爆发。

正是因为看到疫情的影响已经蔓延到到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并将带来更大冲击,美联储在3月3日出人意料地召开紧急会议并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以及超额准备金利率下调50个基点。此后尽管股市一度出现反弹,但很快又因为疫情明显恶化导致再度大幅下跌。紧接着,受到市场需求在疫情冲击下大幅下降等因素影响,北京时间3月7日“OPEC”与俄罗斯等外围成员关于扩大石油减产的谈判失败,沙特随即宣布将大幅度扩大产量降价销售,进而引发石油市场“大地震”,石油价格大幅下跌,并带动黄金等大宗商品价格全面下跌。9日美国股市触发了历史上第二次(第一次发生在1987年,连2008年金融危机都没有爆发的)“熔断”机制。12日美国等全球11个国家爆发股市熔断,很多国家的股指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下跌超过20%,有的甚至超过30%。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紧急召开会议并宣布当天将增加5000亿美元3月期回购,13日继续投放5000亿美元1月期和3月期回购(两天回购额将增加流动性释放1万亿美元)。随后,考虑到欧洲疫情进一步恶化,美国的情况同样危急,美国于12日宣布除英国外,对所有欧洲国家停飞30天;13日下午又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将调集全国力量,包括军队资源应对疫情爆发;15日下午美联储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并宣布下调联邦基金利率100个基点至0-0.25%,并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增加购买5000亿美元国债和2000亿美元金融机构抵押贷款证券,实施“零利率+QE”的政策组合,同时分期购买400亿美元;17日,美联储宣布恢复商业票据融资,将支持1万亿美元的信贷规模,美国财政部将向美联储提供100亿美元的信贷保护;美国政府也表示将推出包括向市民发放现金等更大的财政刺激计划,特朗普也宣称自己成为“战时总统”,美国抗疫举措不断加码。

但不幸的是,这一系列举措并没有消除人们对美国和世界疫情大爆发的恐慌,金融市场仍在做出激烈反应,美国股市在3月16日、18日再次触发熔断机制,在10天内接连爆发4次熔断,大大超出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国股市的冲击,美国道指已经下降1万点,19日收于19174点,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股指上涨部分全部扫平,有人因此将这一阶段的股市熔断称之为 “特朗普熔断”。

现在全球疫情仍在加快恶化,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并未结束。即使按照目前情况预测,到二季度,世界经济也将出现严重衰退,除中国外,主要经济体经济均有可能出现10%以上的负增长,欧美等国甚至可能出现超过20%的负增长。中国经济也会受到拖累,增速大幅下滑。如果疫情失控,世界经济完全可能出现不亚于上个世纪“大萧条”那样的严重衰退,其影响远远超出人们此前预期,并将进一步激化国际矛盾,推动世界格局剧烈变化。可以预期,这次疫情大爆发,至少将加快“世界大变局”十年以上的进程!

三、面对严重疫情冲击,宏观政策必须积极作为

3月3日开始,美联储和美财政部连续推出超出很多人预期的重大举措,但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市场仍在不断下跌。不少人认为,美联储急于All in,并带动多国央行紧随其后,大量放水,实属过于紧张,并将饮鸩止渴。有人甚至认为这是美国利用疫情爆发,再次滥用美元霸权,采取美元大放水、实施零利率的方式,对全世界剪羊毛。对此,还需要理性分析。

必须看到,这一次股灾爆发,与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以及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引发的股灾存在很大不同。前面都属于网络或房地产某个产业的金融资产泡沫破灭对股市的冲击,产业本身的发展并没有严重受阻;都是金融泡沫破裂在先,进而冲击经济增长。但此次股灾却是整个经济社会运行严重受阻,经济发展基础首先遭到破坏甚至出现停滞,进而影响到股市大跌,其对股市和整个金融市场影响的速度和程度远超以前。

同时必须看到,由于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现在依然保持62%左右的比例),而美元储备又主要投放到美国国债、基金等金融产品上,同时,在美国股市上市交易的并不都是美国的公司,还包括很多外国公司;在美国金融市场进行交易的机构,也并非都是美国的金融机构,还包括很多在美国开设的外资金融机构,所以,美国的金融市场并不只是美国人自己的金融市场,而是国际金融中心市场。正因如此,美元、美债、美国股市等金融市场的变化,就成为全球货币金融变化的风向标,美国金融市场具有重大的国际影响力,金融也成为美国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所以,当股市等金融市场面临重大冲击时,美国为维持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维护美国的核心利益,就必须竭尽全力进行应对,其他与美国金融联系密切的国家央行也需要相应采取应对举措。

由此也需要明白,要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市场,不仅需要建立和维护公平合理、执行严格、得到市场参与者广泛认可和信任的市场规则、法制环境和良好的基础设施,还需要有维护市场稳定、抵御重大冲击的能力。相比而言,香港、新加坡等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较小的金融市场,尽管规则制度和基础设施方面可以达到要求,但在抵御重大冲击方面却非常薄弱,根本无法与美国相比,基本上只能跟随美国政策被动变化。中国要发展国际金融中心,不仅要加强市场规则制度和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同时也必须增强预判风险、抵御重大冲击的应有实力。在这方面,美国的做法还是值得学习借鉴的。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从央行的货币政策抉择角度看,3月12日美国、英国等11个国家接连爆发股市熔断,且国债、黄金等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大跌,实际上就标志着美国等国家的金融危机已经爆发。此时,宏观政策必须及时发力、积极应对。如果美联储及相关国家的央行仍认为金融危机尚未出现,仍不能果断采取措施全力应对,国际金融市场可能已经陷入流动性枯竭而崩溃了(非要等到大量金融机构倒闭再采取措施,早就于事无补了)!如果股市崩盘,金融危机爆发,势必进一步加重社会恐慌,影响疫情抗击和经济发展。至于在央行采取措施后仍未达到预期效果,股市继续大跌,实际上是因为疫情的发展仍然超出预期,给市场造成更大恐慌的结果,而不是央行采取措施本身给市场造成恐慌,央行只能根据事态发展不断加大政策力度。也正因如此,本人在13日即发文表示:“国际金融危机已然爆发,必须高度警惕积极应对”。

四、中国需要保持定力、把握机遇、积极作为

这次疫情首先在中国爆发,给中国经济社会运行以及国际形象带来巨大冲击。但随着中国战胜疫情的把握不断增强,以及疫情在全球的大爆发,中国反而成为全球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现在看,中国实际上非常幸运、赢得了先机:中国全面采取强行封城和居家隔离措施,恰恰赶在春节长假即将开始,大量人口回家休假,春节长假人们原本就大量居家休息的机会,即使节后不能正常出行复工复产,但相比经济正常运行过程中忽然因疫情停摆,大量流动人口不能居家隔离的影响,可能要少的多。而且中国率先爆发疫情,还能够从海外大量采购相关物资,并得到不少国家的支援,现在全球疫情大爆发,各国相关医疗物资都极其紧张并被严格管控,再想从海外采购或得到外援就非常困难。同时,如果疫情没有在全球爆发,而主要在中国及周边国家爆发,那么,中国所承受的国际舆论压力将非常严重,对中国经济社会乃至政局稳定都可能产生很大冲击。现在,疫情已在全球爆发,很多曾经指责或嘲笑中国的国家,在应对疫情上同样出现严重失误和巨大混乱,中国所承受的国际压力大大减轻。而中国已经在应对疫情上积累了不少经验,显示了应对巨大突发事件的实力,并在继续做好本国抗疫的同时,坚定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积极支持国际社会抗击疫情(已对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支持),表现出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形象,进一步增强了国际影响力。

但是,面对疫情全球大爆发的局面,中国绝不能沾沾自喜、固步自封,还必须对疫情的输入性风险与再次反弹高度警惕,对全球经济衰退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以及世界格局剧烈变化可能激化的国际矛盾(特别是与美国的矛盾),要有充分的估计和应对准备。在巩固抗疫成果,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的同时,全力以赴支持国际社会共同抗击疫情,争取早日解除病毒威胁,为世界经济发展与各国和平共处发挥积极作用,推动世界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的深刻变革。

当前,在宏观政策上,必须保持定力,坚持积极稳妥、稳中求进。中国与美国的情况存在很大不同,宏观政策要保持自主性,不能急于跟随美国货币和财政政策盲目调整。但必须加强国际国内形势的研判和准确把握,增强宏观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和准确性,注意政策调整节奏和力度,既要积极发力,又要避免用力过猛,保持政策调整余地和经济发展韧劲,有效应对可能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大衰退。其中,当前最重要的是要明确对GDP增长目标的态度。按照原来保证“双百计划”实现的要求,原则上经济增长要达到5.8%左右,现在看,受到全球经济可能严重衰退的影响,实现这一目标存在很大困难,因此,今年可以不再强调经济增长目标,宏观政策可着力围绕保就业、保民生、保稳定展开,避免大水漫灌以及盲目扩大基建与房地产投资,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和高质量发展。

在全球面临严重的疫情冲击下,中国率先取得抗疫的决定性胜利,保持经济社会基本稳定,增强了中国对世界资产配置的吸引力,有可能吸引国际资本更多的流入中国市场,特别是国债市场,并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持。但对此不能盲目乐观,而要做好细致分析,实施区别对待:对投资到实体经济的资金,要积极予以支持;对投机性的热钱则要严格控制。要投资到中国金融市场,需要通过在中国设立的持牌金融机构,而且原则上只能用其所获得的人民币进行投资。中国应该在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过程中,切实加强金融市场的制度规则、基础设施建设与公平有效监管,要做好应对突发事件和国际资本冲击的准备,有能力维护金融市场的基本稳定。

面对全球疫情重大冲击和国际局势剧烈变化,中美两个最重要的世界大国理应加强沟通、密切配合,共同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但客观上两国关系已进入非常复杂敏感的时期,不断出现新的挑战需要应对。在新冠疫情问题上,美国甚至出现急于向中国甩锅、把病毒贴上“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的标签,要求中国承担责任的思潮,有美国议员甚至公开提出要推动总统相应免除中国持有的美国债务,并加强关税惩罚等,也激发了一些人对中国和华人的敌视情绪,给中美关系带来了影响。这也让不少中国人深感担忧,有人甚至提出,中国应尽快大规模减持美债,出售美元资产,扩大投资石油、天然气、铁矿石等,大规模压缩储备规模(没必要储备高达3万亿美元的外储,降到1.5万亿基本够用了),并把存放在美国的美元及黄金储备拿回来,既减少储备资产的风险,也对美国施加反制力,乃至对美国总统竞选产生影响。

面对这些复杂敏感的情况,中国必须保持定力,理性决策,稳妥行事。新冠病毒的来源应该让联合国WHO组织专家以充分证据予以确认,美国单方面认定为“中国病毒”,我们必须严正抗议,但不必急于贴上“美国病毒”的标签予以反击。如果美国因此而单方面废除对中国的债务,或者冻结中国在美资产,实际上就等于单方面发起对中国的战争,这是极其严重的事件,将对中美关系和世界和平造成极大危害,绝对是损人不利己,绝不是少数人发出倡议就能实现的。中国大可不必因此就心惊胆战,急于抛售美国国债并从美国撤资,否则,同样可能引发严重的中美冲突,造成极大的利益损失。现在,中国最重要的就是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事,同时,积极参与和推动全球共同抗击疫情,共同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在世界面临重大威胁之时,积极作为,增强自己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0,"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0325/79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