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当代金融家 | 肖小和 上海建设国际票据中心可更好配置全球资源

2020-03-26 10:01:19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助力上海在国际票据市场的重要地位

以上海票交所为国内票据交易市场核心,上海国际票据交易中心建设应定位于错位式、互补式发展,依据国家总体经济战略安排,开展票据跨境支付清结算,打造高信用的国际票据投资产品,促进国内票据市场对外开放,努力打造在国际票据交易市场的重要地位,助力上海建设国际经济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长远规划。

具体可分为三个建设阶段:第一阶段,吸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入票据中心,推动并拓宽“一带一路”沿线企业的融资渠道,促进区域内金融合作,加快区域内票据资产的流动与聚积;第二阶段,吸纳发达国家加入票据中心,进一步推动境内外货币市场开放,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第三阶段,面向全球市场开放,以中国为核心推进全球开放金融体系建设,实现资本全球有效配置,为全球经济相互开放与包容性发展提供全方位的资金融通平台,为全球性的更大规模资本流动与聚集创造更规范的市场条件。

在组织形式方面,建议中心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建设,总体协调各项工作,推进顶层设计,制定建设计划,协调境外央行,统筹规划相关筹备事项。中心的业务模式、业务规则及系统建设等工作可考虑委托上海票交所负责制定,授权票交所在现行模式下,先行小范围拓展国际会员试点推广,不断根据试点情况优化业务方案。

在发展规划方面,会员可考虑以票交所为基础,先引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机构作为会员单位,再开放符合条件国家的金融机构参与交易,最后对全球开放票据中心。交易产品初期以我国电子商业汇票为交易标的,后期可以我国及参与国家票据、信用证及其他票据类金融资产为交易标的,以推进商业汇票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在建设路径方面,建议采用“小步”“快走”策略,首先,加快完善票交所各项功能,做好跨境电子票据的相关规则及基础设施建设,鼓励商业银行办理跨境电子票据业务,为商业汇票国际化及引入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做准备;其次,引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机构,推进电子商业汇票在相关国家发展,补充国内信用证、国内保理等国内资产交易标的;最后,引入其他国家金融机构,将上述国家票据类资产标的引入票据中心上市交易,实现全球票据类交易资产及资金配置。

票据中心作为综合性的国际化票据资产交易平台,应接受我国金融监管部门监督与管理;交易产品为票据;提供票据资产交易的场所、设施和服务;制定和修改票据中心业务规则;电子化审核、登记、托管票据资产;安排票据产品上市交易;提供票据资产交易国际清算服务;组织和监督市场交易及信用评级;组织和评审创新业务品种;对市场评级机构、经纪机构进行审查;对国内及国际会员进行监管;对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进行监管;管理和公布市场信息;开展投资者教育和保护等。

在以上发展定位的基础上,票据中心建设应着重坚持以下原则:一是求同存异、互惠互利。考虑到各国(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市场交易习惯存在差异,票据中心应聚焦业务规则,一方面应参考国际通行交易规则,最大限度满足各国会员交易需求,避免因规则问题引起纠纷,另一方面应坚持票据的独特性,对于特殊业务规则应加强对会员的培训,尽可能减少分歧,实现互惠。二是风险自担,市场定价。交易中心应提供完善的交易场所及交易规则,实现市场化定价,市场交易应考虑采取交易保证金等制度规则,确保交易效率及可靠性。交易策略及业务风险容忍度由会员自行决定,交易中产生的市场风险应由会员自行承担。三是平等交易,央行协调。交易中心应按照会员制度要求,严格审核会员资格,并确保同类会员间地位、权利及义务完全对等。央行类会员可通过交易中心使用再贴现工具,规范票据融资投向,推动票据市场长期、协调、稳定发展。

票据中心的产品交易规划及方案

市场交易方案

票据中心可以采用票交所现行交易规则,仅需略作调整。

交易要素层面,其交易币种、成交方式、交易模式等可沿用票交所现有规则,成交方式包括对话报价、点击成交、匿名成交等交易方式;交易币种统一为人民币,不支持其他货币交易;交易模式采用DVP(票款对付)交易模式,交易双方通过票据中心系统平台达成交易意向,成交时系统自动从买方资金账户中扣取相应的款项,并同步将票据权属过户至买方名下(即将票据划入买方托管账户),如买方账户资金余额不足或卖方票据出现异常状况,则交易终止。为提高跨境交易效率、防范伪假风险、规范市场行为,交易介质宜仅限于电子商业汇票,不再包含纸质商业汇票。此外,交易产品应增加票据贴现及衍生品交易,包括票据转贴现、质押式回购、买断式回购、再贴现以及票据衍生品等业务品种。

交易模式层面,针对票据中心可能存在大量境外会员的情况,需进一步丰富票交所现有业务开展模式,具体可包括会员自主交易、经纪机构撮合、系统自动撮合三类。一是会员自主交易模式,即票交所现有交易模式,该模式是指交易双方在交易市场自主选择交易对手,通过对话报价或点击成交等方式,自主完成交易至清算的全过程。二是经纪机构撮合交易模式,通过票据经纪机构在票据中心平台代理持票人报价,撮合市场交易,成交后票据权属及资金分别划入交易双方账户。三是系统自动撮合交易模式(票交所已在尝试开展此模式),各交易主体可在系统中发出交易买入或卖出要约,并向系统发送明确的买入或卖出要求(如承兑行要求、利率要求、金额要求等),由系统平台买入或卖出要求统一进行匹配撮合,匹配一致后由系统自动完成交易。

交易通道层面,可沿用票交所的“客户端+直连”模式,为参与者提供更多交易选择。客户端模式是指票据中心在系统平台中开发客户端程序,参与者熟悉系统使用手册后即可直接参与票据市场相关交易活动,采用客户端模式可以大幅缩短参与者系统软件研发时间,便于参与者在最短时间内参与市场交易;直连模式是指票据中心提供相关数据接口,由参与者自行研发内部票据交易系统相关模块并与交易所平台对接,采用直连模式有利于参与者将票据交易系统与内部其他系统整合,有利于机构各类交易及头寸的统筹管理。

交易资金层面,应采用全球化配置手段,既要吸收国内金融机构票据交易资金,更要下大力气拓展并吸引境外金融机构、境外资金,推动票据中心成为国际化的金融基础设施。

做市商层面,由于我国票据市场长期处于非规范化的市场交易环境中,市场价格不透明且波动频繁,票据中心应积极建立做市商机制,依据央行及交易所有关规定,选择部分在货币市场或票据市场经验丰富、有较强风险控制及内部控制能力的中资或外资机构作为做市商。票据市场做市商应按照票交所和票据中心制定的业务规则,同步在票据市场连续提供有效、且可交易的买卖双向价格,且报价与市场价格的偏离度应在票交所规定的区间内浮动,不得采用非法手段操纵票据市场价格走势,定期向央行或交易所汇报市场运行情况、持仓情况及做市情况,以保障票据市场稳定、健康运行。

信用评级方案

票据中心应建立票据市场信用评级体系,建立信用评级公司、从业人员准入要求,建立信用评级评审机制及具体的评级要求。评级对象应包括票据承兑人、保证人及贴现人,信用等级可按照行业惯例划分为从AAA级至D级,对于评级对象已评级的票据,票据中心应明确标注其信用等级;对于尚未评级的评级对象所涉票据,票据中心应明确标注其为“未评级”。

评级机构应按照票据中心制度要求,做好评级对象的首次评级和持续跟踪工作,及时出具定期及不定期跟踪评级报告,通过指定网站向公众披露,并及时报送票据中心,调整相关票据评级信息。评级信息在正式披露之前,评级机构负有对相关信息保密的义务。对于评级机构未按制度要求尽职评级的,未能按规定保守秘密的或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导致票据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票据中心有权采取相应措施,维护市场秩序,保护市场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同时,为适应交易所国际化发展需求,考虑到境内外评级体系存在一定差异,票据中心应针对境外的信用主体出台专门的评级规则,尤其对于境外评级主体材料的获取、国家信用的评定、财务指标及会计核算规则的差异等应做出相应的规定,如引入境外评级公司则应要求其按交易所规则评级、定期发布评级信息,并接受交易所的业务监督,以确保境外评级的真实性、准确性与可靠性。

票据中心的风险防范手段及措施

风险管理方案

票据中心市场风险管理主要包括风险识别与监测、风险警示以及风险处罚三方面。为此,票据中心应建立并不断健全票据市场风险管理全流程各项制度规则,对市场进行全方位风险监测,对异常交易等违规现象及时发现、及时认定、及时处理,从而规范票据市场发展,防范系统性风险隐患,维护市场运行秩序。

在风险识别与监测方面,风险识别主要通过识别参与者的异常行为,包括异常交易、异常撮合及异常评级等,采用量化规则,依据票据中心相关制度规则认定异常行为并建立相应的风险模型,在系统中建立专门的风险管理业务模块,实时监测市场运行状况,支持相关部门尽早发现风险隐患,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如交易类会员、非法人类会员是否存在实际控制关系账户内频繁互买互卖的行为,是否存在境内外交易会员互相勾结的情况,是否存在“木马会员”,是否存在频繁报价、频繁撤单误导其他参与者的行为,是否存在大幅偏离市场价格的大单买卖,是否存在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的行为等;经纪类会员是否存在通过控制账户进场交易的行为,是否存在恶意撮合交易的行为,是否存在“做庄”控制市场价格走势的行为等;评级类会员是否存在未依据合规审慎的原则、故意调高或调低评级的行为,是否存在提前透露评级信息的行为,是否存在未及时跟进评级对象、导致评级延迟的行为等。

风险识别与监测是一项长期、渐进的工作,随着市场创新交易品种不断上市(尤其是衍生品的上市)、市场参与者数量的增加、市场交易行为将日趋复杂,票据中心应不断收集市场数据,研究交易者行为,不断丰富与完善风险识别模型,以适应票据市场的发展。

在风险警示与管理方面,票据中心应制定风险警示制度,配合报告情况、谈话提醒、书面警示、公开谴责、发布公告等一种或多种措施实施配套管理。对进行风险警示后仍未改进,且严重影响市场交易的行为或会员,票据中心应采取冻结会员账户、禁止交易、停止经纪业务等处罚措施进行严重警告,维护市场安全稳健运行。

在风险防范机制建设方面,票据市场风险防范是一项长期工作。首先,票据中心应积极加强投资者教育,主动引导市场参与者有序开展票据业务,通过风险案例督促参与者加强自身风险意识;其次,票据中心应加强风险机制建设,一方面优化风险模型,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改进交易系统风险管理模块,加大市场风险的监测力度;最后,票据中心要加强与境内外监管部门沟通,配合监管协调,共同营造交易规范、风险可控的跨境票据交易市场。

信息披露方案

长期以来,票据市场一直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局面。票交所成立后,定期发布市场交易总量数据,票据市场信息披露获得较好改善。随着市场发展与技术进步,需在市场参与者交易信息、市场价格信息等方面进一步提升改进空间。

票据中心在信息披露方面应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市场交易信息,包括定期市场成交信息、定期收益率曲线信息的发布。市场成交信息在时间维度可以按日、按月、按季、按年发布,参与者维度可按不同会员单位汇总发布,交易类别维度可按贴现、转贴现、质押式回购、买断式回购、再贴现等维度发布,以便市场参与者及时掌握并研判市场交易格局;票据交易收益率曲线可定期发布,以便市场参与者及时了解市场价格变化,及时准确对所持有的票据进行估值,保障票据持票人权益。

交易辅助信息,包括定期登记托管、定期清算结算、票据结清以及票据到期违约等信息发布。交易辅助信息的发布有利于市场参与者估算票据市场总体规模,为交易决策提供参考,也有利于市场评级机构评价信用主体。

风险票据信息,虽然票据中心采用电子票据交易,但仍可能发生司法冻结等情况,需要市场参与者(尤其是票据承兑人)在票据市场及时登记风险票据信息,避免出现交易及兑付问题。

票据评级信息,票据市场评级会员需根据票据中心有关规则,参考票据市场相关业务数据,及时发布对相关信用主体的评级结果,为市场参与者进行票据定价提供依据。

风险监测信息,票据中心应定期发布票据市场的风险监测情况,分析异常交易行为,对于违反交易所规定的会员应予以公开警示,以维护票据市场秩序。

创新产品信息,票据中心新产品上线前,应公开发布创新产品的详细信息,包括新产品的会员准入条件、登记托管规则、交易规则、清算规则、业务操作要求以及风险管控要求,以便市场参与者及时、准确理解新产品,更好地参与新产品交易活动。

信息披露渠道,票据中心可通过建立官方网站发布公开信息,同时可采用新兴技术手段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采用平台交易软件发布、或采用其他权威网站发布等方式,通过多渠道信息披露,可以进一步完善参与者信息获取方式,并进一步提升平台影响力。

(本文为江财九银票据研究院课题组研究成果。课题组组长为研究院执行院长肖小和。本课题得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与国际经济研究院资助)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9,"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0326/79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