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经济学家、名校校长、媒体人“对话”后疫情时代

2020-08-01 10:53:38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7月26日,由上海银行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主办,以后疫情时代教育选择为主题,一位经济学家,一位校长教育家,一位教育媒体人,分别从大局视角,学校视角和教育观察者视角,去分析不确定局势下,教育选择的本质。

新冠疫情还没有完全解除警报,给国际化教育选择困境,添加了很多紧张情绪。

教育的选择,本来就是中国家长很难“平常心”以对的痛点问题,疫情之后,这道题似乎加入太多变量,更加读不懂题,想不出结果。

01后疫情时代如何理性看待留学

送孩子出国留学的目的是什么?

是希望他们在国际化环境中了解更多事物,在复杂环境中开阔视野,在有文化冲击的异乡锻炼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

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在政策研究领域研究已经超过20年,

出版专著10余部,如《变量》《何帆大局观》,

疫情期间接受媒体专访,谈《世界变局下的教育》,在国际教育领域引发极大反响。

何帆

何帆教授从三个方面谈及他对留学的看法:

· 国际政治局势,正在成为影响留学的决策

· 我们这一代父母教育理念的误区

· 要不要送孩子出国,如何选学校与专业

从国际政治局势上看,何帆认为,近年来中美关系有点“击穿支撑线”,大家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对于选择出国的家长来说,有两个时间点需要特别关注。

一个是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如果拜登上台,美国仍会将中国当作最大竞争对手,但在做法上会和特朗普不同。

拜登基本思路会延续奥巴马风格,希望美国重回西方世界领袖角色,通过价值观对中国进行打压。这种情况下中国民众仍很难受,但对学生家长来说,不会遭遇特朗普式朝令夕改的尴尬困局。

另一个时间点是拜登换届。由于其年事已高,他的下届很可能由特朗普继任者上台,美国民粹主义很可能反扑,那时候新一代留学生刚读完书,面临就业选择,很需要关注局势变化。

从留学话题转回家长焦虑:

为什么我们这一代父母在教育孩子时格外焦虑?因为这一代父母是在经济高速增长一代成长起来的,因此我们相信很多信念,比如:

我们相信靠个人的努力能够获得成功,这种努力很大程度上就是考上一个好的大学。以往与现在确实是这样,但是以后的世界未必是这样的。

对孩子来讲,最重要的是他自己的兴趣,当然,只有兴趣是不够的,最好的组合是,既有兴趣,又有天分,同时这个社会又会因为你能把这个事情做好而给你很多奖励。

应该让孩子做更多地尝试、给他们更多的选择,让他们寻找到自己最感兴趣、又能做好、又有效用的事情。

家长朋友们请相信一件事情,各行各业最顶级的人最后一定会在山峰顶尖相遇,比如一个顶级律师更容易遇到一个顶级的调酒师、音乐家、政治家等,但是如果夹在大队伍里(比如在金融行业里挤破头)却没办法出人头地,是很难站到山顶去的。

成功的道路有很多条,我认为培养孩子的目标还应当是把他们送到山顶上去,通向山顶的道路又是很多的,如果我们考虑道路的多样性,很可能找到一个让孩子更有兴趣、让孩子更轻松、让自己也更轻松、效果也更好的道路。

那么到底要不要出国?

有几类孩子适合出国留学:

一是顶级的“牛娃”,国内的教育无法满足他所需要的顶尖的学术环境;

二是在国内竞争力比较小的孩子,那么国外一些学校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视野、更好的教育。

今年这个比较特殊的时期,其实可以效仿美国高中毕业生毕业后并不直接进入大学,而是保留offer(录取资格),先去工作一年或是当兵。如果先让他们去社会上体验和感受几年,他们会明显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从而得到更多发展、更好利用教育资源的机会。

总结一下,在未来几年我们会遇到世界格局非常不确定的情况,家长朋友们要调整对留学原来的期望值、计划和理念。

我们送孩子去国外的目的是希望让他们在国际化的环境中了解更多的事物、在复杂的环境中开阔视野、在有文化冲击的异乡锻炼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这样即便未来充满变局,我们也还是能从教育的本质上为孩子做规划和设计。

02疫情后的学校重启

家长选择体制内学校还是做出国留学的准备,表面上看是在选择不同学校,实际上是在选择不同选拔模式。

中国是统考制,美国是申请制。统考制的规则就是“每一分都重要”,每一个短板、弱项都要补足;申请制的规则就是尽可能发掘孩子长处,体现孩子个性与优势,短板帮助他们过关合格即可。

实际上无所谓体制内外的区分,家长要想清楚,更愿意孩子将时间花在什么方向上,一旦想清楚了,做了选择,就要尊重“游戏规则”,不要“此山望着那山高”。

每个国家的学校教育,都是一种体系,放眼全球,也没有哪个国家敢说自己的学校教育,是满足所有教育需求的。

协和教育集团总校长,

上海民办中小学协会常务副会长,

上海市政协常委,

英国高中&本科、美国研究生留学生的家长。

卢慧文

卢慧文校长主要从疫情防控与升学摇号政策这双线,谈到学校在不确定因素下将产生哪些新变化,并基于这些变化,给出家长在家校合作、亲子关系中的应对建议。

另外,从择校到留学,卢校长还以自己作为家长的教育经验出发,谈到孩子出国留学真正“不变以应万变”的准备是什么。

疫情防控话题中,卢校长着重谈及的焦点话题是,在线教育与线下教育的切换与融合,向学校提出了很多新挑战。学校需要更深度、灵活地钻研在线教育,探索在线教育真正的优势。

而远程在线这种模式,要求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有更多配合与分工,另外在课业学习的同时,学生的身心健康也变得格外重要,需要学校和家庭一起关注。

对于上海家长而言,公民统招、升学摇号政策,使她们在面临“公办OR民办”抉择时,变得前所未有地纠结:家门口公立学校尽管稳妥,但难免意难平;但冒险报热门民办学校,又担心超额摇号,被筛选下来。

卢校长对此的建议是,既然摇号已成事实,那么与其研究“概率”,不如遵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到底想去什么样的学校,选择什么样的教育。

上海市教委的摇号政策有如下分类:学费高的与学费低的,走读的与寄宿的,港澳台地区与外籍人员子女的专项计划等可供家长选择。

除了分类还有三种调剂计划:

第一是本区内民办学校之间调剂,

第二是本校内不同计划的调剂,

第三是本集团跨区的学校之间调剂。帮助家长更精准地选择目标学校。

除此之外还有分设计化对应教职员工等子女的入学。

卢校长强调,我们要相信,家长的择校意愿都会被尊重,学生的努力都会被肯定。

在择校决定前,家长要尽可能了解学校的真实情况,不要因为虚荣心追求名校;要想好教育路径,再做择校选择。

如果在学段开始前,真的没有进入合适的学校,那么家长还可以多关注下非起始年级的插班招生。

谈到留学,卢校长的一个基本观点是,留学绝不是适合所有家庭的教育之路,一定是少部分人的理性选择。而孩子最需要做好的准备,是生活的能力。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使命,焉知我们为之焦虑的事情,不是下一代人的红利和机会。

家长要有返璞归真的心态,第一要加强孩子的底层能力建设,第二要以身作则,警惕自己因焦虑而做出急功近利的选择。

03圆桌:择校、留学与在线教育

2020.07.26

圆桌

01体制内升学和体制外留学这两种升学方式,是不是存在一种显著的差异,家庭应该如何帮助孩子选择、做好规划和准备?

吴慧雯:

我从2013年开始做教育媒体,更多以观察者的身份看国内教育和国际化教育,实际上就我看到的情形反而是,体制内外学校在教育理念上、教育方法上的逐渐合流,而不是完全的泾渭分明。所以真正的差异还是在,最终家长选择何种选拔方式进入大学。

我非常赞同卢校长所说的“没有一种教育体系能满足所有教育需求”,所以还是要回到最本源的问题: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孩子、我们向往的教育目的是什么?

从这种目标再倒推我们应当选择什么样的路线。

02从家庭的角度判断,是否应当送小孩去留学?

何帆:

第一位是看孩子适合不适合。

有些孩子可能比较听话、比较适应国内的教育,有些孩子可能在某些方面特别有兴趣,这种孩子就对海外教育会更适应。

我个人认为,通过家长的观察如果觉得孩子能够有潜质考上清北复交,出不出国其实无所谓,但有些孩子可能在国内这套体系中的竞争力不行,这种时候到海外留学的性价比会更高。

也要尊重孩子自己是否愿意去留学,强扭的瓜不甜。 03摇号政策、疫情影响等因素让很多家庭很迷茫,从媒体观察者的角度和从校长的角度,分别有什么建议?

吴慧雯:

就像卢校长前面所说的,可能我们今年想一套策略,明年完全不管用,之前我们的教育对策,到今年疫情发生了,也不管用了。

所以我们仍然要回到一些根本的问题上去: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家庭是否更适合出国的教育,还是国内的教育。

卢慧文:

很多家长在孩子还没出生时就会对孩子的升学通道做规划,这些畅想都无可厚非,但是还是像何教授所说的,当孩子出生,你一定要观察你的孩子与你原来设想的道路匹配度怎么样。

我和何教授有一点想法不同,我并不认为如果孩子适合读清北复交他就可以留在这里,关键是还是看他通过什么代价读了这些学校。

有些孩子可能牺牲了独立生活能力、身体健康等等才被硬拗着上了这些学校。用这些代价来培养孩子哪怕他能进这些学校,我觉得这一路上家长的决定是没有做到合适的安排的。

一定要观察孩子是不是按照正常意义上的这个年龄该有的状态在发展,如果偏颇了就一定要矫正。

4一些家庭的教育理念确实和西方比较接近并且也做了出国的准备,但是目前留学和游学的机会都在变少,应当如何应对?

何帆:

现在看是在和形势“逆行”,其实国外的高校更加着急招不到好的学生,所以有可能会拿到比平时更好的offer。

但如果真的受到影响,就可以像我之前说的先去做一些别的事情。还有一些家长担心美国对华人的歧视,但其实大学城里所处的环境和在美国整体的环境是不一样的,大学城相对是比较安全的。

卢慧文:

一方面我们在未来的培养中,要更多的去注重孩子们面对不确定性时候的表现。

另一方面就算我们没有资源能够帮助孩子,但至少不要拖他们的后腿,让他们自己去吃时代的红利,也让他们自己承担时代的焦虑。我们要学会放手。

吴慧雯:

作为媒体,我还有一点补充,从美国方向今年的情况来看真的有很多留学的行业人就建议大家放眼看世界,其实全世界都有很好的学校,要真的用国际化的眼光看世界,机会还是很多的。

05如果未来线上化教学成为主流的教学模式,应当如何帮助孩子适应这种变化?

卢慧文:

作为学校这是我们的一个新课题,怎样能够从当时的“遭遇战”变成将来的一个“阵地战”是需要很多准备的,包括教学的资源、教学方法技术的平台等等。

对小学生和初中的低年级学生来说网课肯定不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但也不用过于焦虑。

而对于高中生大学生来讲,无论是用互联网来学习还是用互联网来工作,这将来可能就是他们生存的一种常态,因此应当趁这个机会好好地帮孩子们培养一下自我管理等能力。

吴慧雯:

我可以从两个角度谈谈在线教育这件事,一是行业教育,另一个是家长角度。

从行业的角度看,网课的优势是会越来越有效率地优化解决知识和练习这两方面的功能,它的短板是能力培养和同伴学习以及场景化学习等。所以其实我们也可以预见,在线教育常态化之后,学校会更趋向于成为一种学习的场所,更关注能力化培养、同伴学习、合作式的项目制学习。

在线教育提供了一种翻转课堂的知识准备工具,教师会成为学习的导游,更加关注孩子学习的过程和能力的发展。线上、线下的趋势是各自边界分明。

那么从家长角度,我的观察是,在线教育是否有效,与孩子的预习准备、学习习惯、自我管理能力要求非常高,如果很明确学习目标,学习习惯也很好,那么在线教育的效率,甚至是会高于线下课堂的。

但不同孩子个性是不一样的,在线教育如何解决个性化教育问题,路还很长。

何帆:

线上的教育能很快就会对线下教育带来很大的挑战。坦率的说,假如你到了斯坦福上一些公共大课的效果跟你上网课基本上是一样的,那么凭什么要交那么高的学费去线下学?

这使我们突然发现其实学校并不是唯一一个提供知识服务的场所,甚至不是最好的提供知识服务的场所。

很多学生到学校去只是为了社交,我们学校需要反思线下教育的优势在哪里。疫情期间的网课暴露出我们平时在线上教育方面做的非常差。

我们可以大胆做一个预言,由于这次疫情会把原来已经有的一些趋势放大,几年后再回过头来看现在的线上教育将会像我们现在看诺基亚砖头机一样。

所以可能未来线上教育进一步精细化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有很多新的发展和变化的市场。

财富星钻卡

财富星钻卡是上海银行针对中高净值家庭客户发行的理财借记卡,提供优质的金融产品与家庭财富管理服务之外,更深度聚焦教育、文化、旅行等家庭平时生活服务,深度助力城市家庭财务及生活目标的实现。

其中,创设“对话”、“师说”、“星涌人文学堂”等系列活动、旨在为持卡家庭打造“教育智库”,与名校长、名老师、招生官深度探讨“最焦虑”的教育选择问题;也有“过来人”拨开迷雾,分享秘笈,一起看懂升学这件事;更有名家学者作为领路人,为孩子们点亮理性之光,培养独立的审美、视野与思想,成就更好的人。

上海银行财富星钻卡采用邀请模式,定向发行,详情请询上海银行网点。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86,"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0801/82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