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曾掀起反垄断风暴,许昆林主政中国最强地级市!

2020-10-09 16:40:54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可能由于长期在国家部委工作的经历,他会习惯于站在全国甚至国际角度考虑问题。

此次赴苏州主政一方,将给许昆林提供更大的平台,而放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大背景下看这个变动,或许更有深意。

据新华网消息,中共中央批准:许昆林同志任中共江苏省委委员、常委,蓝绍敏同志不再担任江苏省委常委、委员职务。江苏省委决定:许昆林同志任苏州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蓝绍敏同志不再担任苏州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许昆林,男,1965年5月生,汉族,福建永春人,中共党员,1984年8月参加工作,大学,经济学学士。现任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

曾任国家计划委收费管理司收费一处处长,国家发展计划委价格司收费管理处处长、价格司副司长,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价格监督检查司司长、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价格司司长、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上海市副市长等职。

2017年3月,许昆林离开了工作30多年的国家部委,从国家发展改革委空降至上海任副市长。

初到上海,这位戴眼镜的新领导给人留下了坦诚直率的印象,有时不拘小节。在会上讲话时,他不像大多数领导那样的语调高亢,而是平缓、低沉。进行外事会见时,有时他与外宾交流了十几分钟后,该说的话说完了,会直接询问外方:“你还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双方就起立,握手,愉快话别。

自到任伊始,许昆林就分管食药监、工商、质监、市场监管、物价等工作。而那一阶段,正值市场监管体制改革的关键时期。

上海自贸试验区设立后,浦东新区率先推进工商、质监、食药监三大市场监管力量的整合,即“三合一”改革。从全市看,市工商局、市质监局、市食药监局继续独立运行,但许昆林到沪2个月后,上海就成立了市场监管工作党委,目的在于通过大口党委的方式,更加有效地协调三个局,对三局的整合“迈出半步”,为今后进行更彻底的改革埋下伏笔。

一年后的2018年11月28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组建成立,原先三个局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这一改革有利于强化市场监管的效能,形成监管合力。作为分管领导,许市长平稳有序推进了三个局的人员整合、工作职能整合、市场监管改革创新等诸多问题,许多工作都是开创性的。”相关部门知情人士说。

2019年,许的分工增加了商务、外资外贸,因而筹备进口博览会的任务也压在了他的肩头。

近年来,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一直是上海改革的目标所在。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下,许昆林参与推进了包括“证照分离”改革,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在内的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和贸易体制改革。

如果要问改革成效如何,上海可以拿出颇具含金量的成绩:实到外资不断创历史新高。特别在受疫情冲击的情况下,上海的外资仍然实现逆势增长。上半年,上海实到外资102.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4%;新增跨国公司地区总部26家、研发中心10家,累计分别达到746家和471家。

在上海工作期间,许昆林也给同事下属留下了勤奋敬业的印象。2019年春节,上海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的产品出现问题,引发舆论关注。时值大年初一,他刚下飞机,还没到家,就接到这个消息。他马上购买了最近一班返沪的机票,整个春节都持续加班。

而一年后的2020年春节,疫情暴发,他又为采购口罩、防护服、测温枪等抗疫物资而四处奔忙。

可能由于长期在国家部委工作的经历,他会习惯于站在全国甚至国际角度考虑问题。

分管部门的一位干部说,许市长看到政府文件起草时提出“打造世界一流”“建设亚太领先”等表述,曾委婉提出:国际形势很复杂,我们要努力缩小差距,就别那么高调了吧。

与此同时,当改革步入深水区,地方政府的改革和突破,必然会与现行的规定和流程不符,也就需要与国家部委进行沟通。面对难题,许昆林也展现了担当精神。相关部门的干部回忆说,一次,遇到急迫而又一时难以解决的问题,许昆林提出:“我来签字担责,行不行?”

今年6月,上海市委全会召开。在小组讨论会上,他没有多说分管的工作,而是谈了对上海使命和定位的看法。他说:上海要把握好战略定位,参与全球竞争,必须有舍我其谁的气势和担当。他分析说:遇到问题,不能简单说“不行”,关键是要有更多的智慧,能拿出办法解决,这样才能突破制度性的障碍。

这一席发自肺腑的话,道出了他心底对上海的深深期待。

从2017年3月底至2020年9月底,许昆林在上海工作整整三年半。随着对上海的了解不断加深,他由衷接纳和认同了这座城市。临别之际,他还在推进上海的早餐工程建设,又为上海百姓做了一件实事。

9月27、28日,是许昆林在上海工作的最后两天。胡春华副总理来沪考察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情况,这恰是他分管的领域。28日下午4时,上海市“白玉兰荣誉奖”“上海市荣誉市民”称号颁授仪式举行,许昆林致辞,以上海市副市长身份出席了最后一个活动。

此次赴苏州主政一方,将给许昆林提供更大的平台,而放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大背景下看这个变动,或许更有深意。

关于上海和苏州的关系,苏州民间有一个说法“大树底下的碧螺春”,上海就是大树,苏州就是大树底下的碧螺春。与“大树底下不长草”的“定理”相反,喜阴的碧螺春正好可以在大树底下茁壮成长,双方相得益彰。

作为长三角经济和人口总量第一、第二的城市,上海和苏州“地域相连、人缘相亲、经济相融、文化相通”,从上世纪80年代起,苏州因通过发展乡镇企业的“苏南模式”闻名全国,在那次创新中,来自上海的“星期日工程师”们穿梭在苏州的小桥流水中,带去了上海国营大厂和科研院所的先进技术和经验,成为带动苏州制造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因。

之后,苏州在上海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苏州就定下一个基调,上海做的,苏州一般不去做,而苏州要做的,是上海不想做、不便做,或者做起来成本太高的产业。比如,同样是发展信息产业,上海发展软件,苏州就主攻硬件;上海大力发展金融业等第三产业,苏州结合自身特点做起了加工业。看上去是“低姿态”,实际上却落了“真实惠”。这是苏州顺应了市场经济的比较优势规律,实现了在产业、产品研发方面的“错位”,推动了苏州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

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过程中,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实现更合理分工,凝聚更强大的合力,才能有效促进长三角的高质量发展。拥有国家部委和上海双重工作经验的许昆林显然深谙此道。

15岁上大学

1980年9月,15岁的许昆林到杭州商学院商业企业管理系计划统计专业学习,4年毕业后到了原国家物价局工作,从那时起至2017年3月,许昆林先后在国家物价局、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发改委工作,担任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副秘书长等。

2017年3月,许昆林“空降”地方,履新上海市副市长。

十八大后首位直接跨省履新

许昆林是十八大后苏州第五位市委书记,也是首位直接跨省履新的苏州市委书记。

在他之前,蒋宏坤(2009年至2014年)、石泰峰(2014年至2015年)、周乃翔(2016年至2019年)、蓝绍敏(2019年至2020年)先后担任苏州市委书记。

蒋宏坤任苏州市委书记前,是南京市市长。他卸任苏州市委书记后,到了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工作。

石泰峰在担任苏州市委书记前,是江苏省委副书记。他担任了1年半的苏州市委书记,后履新江苏省省长。石泰峰现在是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

周乃翔在苏州工作多年,历任苏州市长、市委书记,2019年9月,他“仕而优则商”,履新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蓝绍敏在江苏工作多年,他和蒋宏坤一样,也是从南京市市长任上履新苏州市委书记的,今年9月,他刚刚跨省到贵州任省委副书记。

补一句。

2019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规划中提到,规划范围包括包括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全域:

    以上海市,江苏省南京、无锡、常州、苏州、南通、扬州、镇江、盐城、泰州,浙江省杭州、宁波、温州、湖州、嘉兴、绍兴、金华、舟山、台州,安徽省合肥、芜湖、马鞍山、铜陵、安庆、滁州、池州、宣城27个城市为中心区(面积22.5万平方公里),辐射带动长三角地区高质量发展。

    今年8月20日,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在安徽召开。那次会议对长三角三省一市提出了不少要求,其中一个就是要探索建立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相适应的干部交流机制。

    本文来源:天天热点报道,综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中国新闻网、政知道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88,"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1009/84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