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难忘那醍醐灌顶的雪

2020-11-21 10:10:22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岁月】

难忘那醍醐灌顶的雪

■ 张泽明

窗外的雪依然纷纷扬扬地飘洒着,没有“燕山雪花大如席”,却也密密匝匝,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雪是冬的使者,是纯洁的舞者,是动感的精灵。如果冬天没有雪,我总觉得缺少了点这个季节所独有的韵味。在这个全球变暖的大工业时代,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于冬天不再臃肿地套着大棉袄、二棉裤,冬雪更是日渐稀少。然而我还是盼望着那晶莹的洁白,盼望着。

凝视着外面那漫天飘舞的白色飞絮,思绪不由得又回到了若干年前,那是我异乡求学的第一个年头。一个懵懂无知的稚嫩少年,怀着几分惆怅、一缕失望,扛着背包,离开熟悉的故土,登上南去的列车,奔往中国经济的龙头——上海,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高考发挥失常了,目的地不是理想中的学府,然而学习仍要继续,万不敢丝毫松懈。或许是上天为了给予我一个“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良好”氛围,那年的冬季,一向温润的上海竟然飘起了雪花,气温更是毫不客气地降到零下五摄氏度。印象中温暖的南国,冬季没有暖气的上海,蜷缩着猝不及防、哆哆嗦嗦的我。记忆的小溪里,永远地留下那风荡雪扬、万物萧瑟、举目无亲、心困无依的冬。

冷风虽然袭人,冬雪却不丰厚。老天爷装模作样地飘了几点,在地上薄薄地覆盖了一层,就收兵而去。那点滴晶粒摇摇晃晃,飘洒在枯草地上、行人肩上、建筑顶上,让我徒增思乡之情。但就是这上天给予申城的些许恩赐,却让南方的同学们心花怒放,兴奋不已。地面刚涂上一层微白,学校的操场上已是人影晃动。后来人逐渐多了起来,打雪仗的,踢雪球的,雪中漫步的,各个忙得不亦乐乎。笑意在他们脸上浮现,欢乐在人群中传递。大家都暂时忘记了寒冷,忘记了学业,忘记了周遭的世界,将生活中的一切不快抛诸脑后,尽情享受这造物主赠给人类的欢娱,忘情地与自然对话,与飞雪共舞,颇有“天寒地冻皆不畏,要随风雪共酣畅”之意。

快乐会传染,激情能共感,对于年轻人尤其如此。凝视着外面的欢声笑语、热火朝天,初始的不屑无声无息地烟消云散,先前的不如意似乎也渐渐地被丝丝剥离,心中隐藏的坚冰好像在隐隐地瓦解。寒冷依旧,而心潮涌动。一层微薄的冬雪,也可以带给人如此快乐;宽广的内心,又岂可容纳经久的失落?于是,释然了,放下了,心平气和了,重生勇气了。当命运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关山初度而前路犹长,前途漫漫而征程尚短。年轻是最优质的征途资本,勇气是最强劲的奔跑引擎,凌云之志是最持久的奋斗风向标,勤勤恳恳是最刚劲有力的前进推手,而这些我都拥有。或许我失去了极为重要的一次,但是一定会有更加雄奇的险峰等待着我去攀登。

若干年后,我学业初有小成,上海的雪也有过更丰厚的一场,但是那初来乍到时申城的微雪依然在我心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我总是记起那场微雪,尤其是看到许多高考失利的学子在非理想的大学里不再优秀、自暴自弃、自我沉沦之时更是如此。雪带寒意,亦可暖心;雪能压枝,亦可润身;雪会冰冷刺骨,亦可醍醐灌顶,对阎浮世界的你我皆如是!

(作者单位:大连海关)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7,"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1121/85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