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张謇与交通银行

2020-11-24 10:13:47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张謇(1853-1926),1922年6月至1925年5月任交通银行总理

1922年初,在经历了京津地区的第二次挤兑风潮后,交通银行实力严重受损,经营处于崩溃的边缘。奉直战争后直系登台,以查办“交通系与交通银行的关系”为名,有攫夺交通银行的企图;当时与交通银行竞争的中国银行,也对交通银行存在觊觎之心,力主中、交合并。交通银行总理曹汝霖、协理任凤苞因遭各方责难,借任期届满之机辞职。交通银行的存废命悬一线。

为扭转群龙无首的局面,交通银行董事汪有龄、谢霖、钱新之等经过秘密协商后,就保存交通银行制订了周密计划。

首先,由南方股东联合会推荐一个具有超然资格的人来担任会长、主持大局。大家商议后认为南通张謇在政治和社会影响上都具有超然地位,为各方所尊重,最为适合。征得张謇同意后,于5月18日假座上海银行公会,开成立会一致通过决议,声明交通银行不与中国银行合并的宗旨。

其次,请中南银行董事徐静仁、实业家刘厚生、交通银行宁行经理李耆卿赴南通,敦请张謇出任交通银行总理。同时,计划加入新董事人选,改组董事会,增强江浙股东在董事会的实力。

再次,由汪有龄、钱新之赴北京、天津,拜访与交通银行有关的要人及交通部(官股),陈说利害,并拟请张謇出任交通银行总理的缘由(以当时张謇之声望,足以应付军政各方,不即不离)。

交通银行总理和协理的人选条件,在民国三年颁布的《交通银行则例》中有明确规定:“总理由股东总会就四百股以上,协理就三百股以上之股东选出,呈报交通部转咨财政部存案。”张謇曾作为大股东出任中国银行上海股东会会长,亦持有不菲的交通银行股份,在金融界德高望重,与金融界人士亦长期交往。因此,张謇顺其自然地成为大家一致肯定的总理人选。

起初,张謇对于出任交通银行总理颇多顾虑,认为自己事冗难以分身,恐怕有负众望。经再三说明,总理可不必亲赴北京,将来由沪行经理钱新之升任协理,管理日常事务,重要事务则随时请示张謇,由总理主持大局。张謇提出,既然不用赴京,也就不能收受薪资,于是又商定总理的薪资全部用于南通的公益事业。

5月16日,张謇致电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国务总理周自齐、保定曹锟和吴佩孚:

金融机关本应独立政治之外,交通银行况系组合官商而成,与中国为兄弟之机关,论机关为商市之泉府,自野心家用之,而国体一厄,自党派者用之,而民视一变,然人害机关,非机关害人也。……该行之在江浙者,人民极力维护,一波幸平,何堪复有此震动矧去大祲之后乎。

“人害机关,非机关害人也”,意指是梁士诒损害了交通银行,而非交通银行本身应负其咎;同时,交通银行在江浙一带声誉卓著,也不应一笔抹杀。此电发出后,影响甚广,各方都对张謇担任交通银行总理表示支持,吴佩孚复电称 “收没交行之说……不值识者一哂”。中、交合并事宜终于告一段落。

1922年6月18日,交通银行第十一届股东总会改选张謇为总理,钱新之为协理。不久,钱新之就北上赴任,而张謇仍常住南通,开始了一段特殊的银行总理生涯。

张謇之所以愿意担任交通银行总理,帮助交通银行度过难关,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张謇经营的实业与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仅辛亥革命以前,大生纱厂就向各银行大量借款,其中,向交通银行申借的厂基押款,每笔均在5万两至10万两左右,也有少数押款每笔达到20万两的。交通银行的存废与张謇的事业可谓休戚相关。

其次,在长期的合作交往中,张謇与银行界的头面人物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尤其是与钱新之、盛竹书、李耆卿、徐静仁等人交情匪浅。当他们有需要时,施以援手亦在情理之中。

当然,更重要的是,张謇心中一直有着一个“金融梦”。

早在1895年,张謇就对中外银行的不同做了对比,提出国家应广设银行,开铸银圆,试行钞票。1902年,他又“劝一二知好立银行于通州”,但因当时大生资本集团事业正全面铺开,资金无法集中而不得不暂时搁置。1918年,上海金融界诸银行入驻南通的风声日紧,张謇深感筹建地方银行己刻不容缓,乃由南通“各实业联合会合组实业银行”,定名为淮海实业银行。

1920年1月,淮海实业银行开业。淮海实业银行设立初期发展顺利,不过,1922年后,由于张謇经营的企业开始出现困难,使淮海实业银行的大量放款无法收回,业务陷入危机,此后不久就关闭了大部分分行。就淮海实业银行而言,张謇的金融实践基本以失败告终。

在张謇的认识中,银行“为各实业之母”,开办银行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实业救国”理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当扮演着“中央银行”角色的交通银行以“总理”之位虚席以待的时候,还是激发了他的热情和责任感。张謇在一份致交通银行总管理处的信函中说: “敬知诸公盛意,謇年衰事冗,实不敢承,惟交通关系全国金融至鉅,重以诸公肫肫之属,謇当暂为担承,稍尽始终,共效维持之义也。”

交通银行的总秘书谢霖曾谈及张、钱二人愿意出面并当选的原因时也表达了张謇出任总理是因为责任使然:“本行股东总会选举张啬老、钱新之先生支持行务,原为政治潮流所趋,为诸公所深知。张、钱二公或因本行关系社会经济,或以在行年久,不忍坐视沦替,毅然担任,内外钦佩,自不待言。”

张謇清晰地看到,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不过是北洋政府发行公债、筹措军晌、榨取民间钱财的财政附庸。要改变这一局面,就应实施彻底的清理。因此,张謇任交通银行总理后,交通银行营业方针一变为“纯采稳健主义,不敢急于图功,惟兢兢业业,日以培养实力,巩固行基为重”。

然而,张謇此时毕竟已是古稀老人,大部分时间、精力都被大生集团事务和各种社会交往占据,从未到交通银行总管理处视事,其对交通银行实际经营业务的影响显然就颇为有限。对于交通银行而言,需要倚重的是张謇在社会上卓著的声望,并以之化解直系军阀所带来的政治压力,稳定交通银行的内外形势。因此,真正对经营起决策性作用的,反而是协理钱新之和总秘书谢霖等人。

目前可考的材料表明,在总理任内,张謇并未到北京交通银行总管理处履过职,且到沪次数也很有限。据《张謇日记》,他曾四次到沪,而与交通银行关系最为密切的一次是1924年2月11日(农历元月七日)“以中、交两行会议去沪”。

民国十三年(1924)交通银行第三届行务会议合影,后排右六为张謇

当然,这并不意味张謇对交通银行行务不闻不问。相关史料表明,有关行务方面的事项,往往由交通银行协理钱新之、总秘书谢霖、沪行经理盛竹书等去南通陈述。而张謇晚年日记中关于交通银行的事项寥寥,或许也从另一方面表明,交通银行没有多少日常事项需要总理过问和处理。

不过,在张謇、钱新之任期内,交通银行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各项业务大为改观,信用也逐步得到恢复和提高。这其中,与总理张謇与协理钱新之之间的高度默契密切相关。最初引荐钱新之走上银行之路、如愿进入交通银行沪行担任副理的,正是张謇。钱新之作为青年才俊,早已在银行业声名鹊起,而在担任交通银行总理后,张謇自然乐意对钱新之充分授权,让他“秉承总理主持行务”,继续大展拳脚。

交通银行因张謇出任总理而得以转危为安,那么,张謇又是否从总理职位上受益?据后来谢霖回忆:“在我离总秘书以前,未闻张总理向交行荐一人,亦不知有利用交行款项情事。”张謇之高风亮节,可见一斑。

1924年直奉战争后,段祺瑞临时执政,梁士诒任财政善后委员会委员长。梁士诒回到北京后,急欲重新掌控交通银行以供驱使。

由于当初是李耆卿出面力劝张謇出任交通银行总理的,因此,梁士诒决定再请李耆卿前往南通,劝说张謇让出总理之职。1925年4月30日,梁士诒致函李耆卿:

啬公既向未到京,此时更难强其北行,新之既已决退,行务无人主持,危险情形何人负责,弟虽逃亡数载,各股东仍视为行内中坚,贻书盈䇲,责备甚深,且弟本为交行最大股东,亦不能置财产于不顾……

尽管此时交通银行各方面已经有很大起色,但张謇常年不能到行,终究还是落人口实。梁士诒正是以张謇常年不到总管理处办事、钱新之独木难支主动请辞为由,并搬出自己交通银行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来为自己重掌交通银行做舆论准备。

梁士诒担心张謇不肯轻易辞去交通银行总理职务,故而在致张謇的信函中除了重复李耆卿信中所说内容外,又将董事会作为砝码,借以向张謇施压:

据各董暨新之所谈,如转移日金借款,补购九六公债,清偿奉天借款……种种问题无法解决……

殊不知,张謇此时对交通银行总理一职已不甚在意,且年事已高,一直受手疾困扰,严重时甚至数日不能提笔写字。只是,梁士诒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急于夺回交通银行控制权和对张謇的戒备,难免让张謇心生芥蒂。

1925年5月8日,张謇复函梁士诒:

走于行事承乏之初,即有暂维危急,俟行基少固,即当引去之约。本届股东会昨已正式具函向大会辞职。江海衰慵,诚亦寡能鲜暇,从诸君子后也。

张謇意在说明,自己出任总理,是因为当时交通银行需要他救急,有言在先一旦交通银行业务走上正轨就辞去总理职务;而今他本人已经老迈,既无能力也无时间过多参与交通银行事务,辞职亦在情理之中。

在张謇向交通银行股东会提出辞职的函中,他这样说:

任事之始,即有暂维危急,俟行基少固,便当引去之约。今忽忽三年矣,行中营业赖协理与诸同人之助,幸尚称意。所有前任亏耗,以盈剂虚,亦已过半。走齿加长矣,不愿再供诸君牛马……

辞去总理之职本无关宏旨,毕竟三年中“所有前任亏耗,以盈剂虚,亦已过半”,成绩有目共睹;且去职也只是履行“俟行基少固,便当引去之约”,以践初衷。但从“不愿再供诸君牛马”一句,依然可以见出张謇对于自己被梁士诒逼迫辞职的不快。

在梁士诒授意下,交通银行于1925年5月24日召开第十四届股东常会,梁士诒如愿以偿再次当选为总理。交通银行的张謇、钱新之时代,在维持了三年后就匆匆划上了句号。

卸任交通银行总理一年多后,张謇谢世。

本文来源:《中国银行业》杂志、交通银行学习强国号

本文作者:毛志辉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4,"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1124/85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