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独立音乐人微博“被夹”:你觉得恨,却离不开

2020-11-24 18:04:23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小鹿角编辑部

在微博“被夹”意味着什么?

近来,在微博上,独立音乐圈最热门的词不是巡演,也不是音乐节,而是“被夹”。

木马乐队主唱木玛调侃好友马頔“哈哈,被夹了吧,欧了个耶的”,丢火车乐队称“为什么还不公布巡演?因为怕发微博被夹”,旅行团乐队主唱孔一蝉编了个《被夹儿湖畔》的段子进行调侃,谢春花因为“被夹”选择“在线火星文宣传”,刺猬乐队主唱赵子健更是因为自己从十月起几乎条条微博“被夹”自嘲为“专夹”。

△谢春花发火星文宣传自己的演唱会

“被夹”究竟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微博内容含某些特殊词、敏感词,以及广告内容的微博,被限制流量,或者用户直接不可见。从用户端所看到的直观表现就是,微博内容下面一栏变灰,用户无法转发、评论、点赞。

原本音乐人们就对微博“被夹”一事积怨颇深,11月20日凌晨,老狼在微博上斥责最近演出信息、书籍分享会皆遭到新浪限流,称微博是“穷疯了”,更是引发了整个独立音乐圈的共鸣。

苏阳、张尕怂、秘密行动、野孩子乐队等称自己或是周遭的音乐人也遇到了类似的状况;叶蓓称“最近演出、公益统统被限制”;”晓月老板直言“微博现在吃相太难看”;周云蓬更是喊话微博,让其“不要那么目光短浅自掘坟墓”,刘令飞、C-Low、刘东明、冬子、张玮玮等音乐人也都在转发和评论中表达了不满。

△音乐剧演员刘令飞发图讽刺微博限流

1“被夹”意味着什么?

那么,对于音乐人来说,在微博“被夹”意味着什么?

当前,独立音乐唱片与演出的宣发主要有这样几个流量入口:

1.公众平台流量。即通过微博、抖音、快手、B站等公众平台的内容发布获取关注度。

更重要的是,乐队的社交媒体热度某种程度上与其对于品牌方的吸引力成正比。而与品牌方的合作毋庸置疑是音乐人们的重要收入途径之一。

2.私域流量,主要在于微信公众号,微博与微信社群的运营。

近两年,在各类原创、乐队类综艺节目的催熟下,几乎所有乐队都建立了自己的官方微信社群,不仅年轻乐队更重视社群、个人/乐队公众号的运营,许多资深的音乐人、乐队们也开始寻求与乐迷们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舌头乐队在上半年开启新专辑巡演后,持续在乐队官方微信公众号“舌头乐队”中更新“巡演日记”,乐队各成员都会在其中分享演出经历与心得,截至巡演结束,该话题共累计了40篇推文。

事实上,如果私域平台运营得好,能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乐迷的活跃度,提升粉丝黏性。

在这方面,二手玫瑰称得上是乐队界的标杆。乐队官方公众号“二手玫瑰”由二手玫瑰工作室以及成立于2007年的二手玫瑰官方网站“二手村”的乐迷们共同运营。内容共分为三栏:第一栏分享乐队动态;第二栏“二手村”是乐迷专栏,不定期会组织线上活动,如去年的“人物志”活动面向二手玫瑰的乐迷征稿,记录了15位乐迷与二手玫瑰相关的故事;第三栏则陈列了乐队的所有媒体访谈稿件。

△二手玫瑰公众号“二手村”栏目下的子栏目“玫花宝典”

3.商业引流。首先,在演出方面,场地方基于票房需求会积极扩散演出信息。其次,在宣发方面,乐队们通过媒体专访达成乐队、乐手个人的宣传,乐队与媒体平台相互引流。

近几年,随着各类独立音乐自媒体的兴起,许多演出主办方/音乐人也会选择与独立音乐圈粉丝量较多的大V进行合作,发布宣传信息,借助其热度对自己进行引流。

4.自发流量。乐迷们对于自己认为优秀的唱片、演出信息往往会自发地进行分享,乐迷之间口口相传也能达到一定的宣传效果。

在这其中,私域流量的覆盖面过于狭窄,基本只能辐射到乐队的核心乐迷;商业引流不具有自主选择权或是需要时间、物质成本;自发流量又具有主观性和零散性。因此,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公众平台的宣传无疑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

而在众多公众平台中,虽然从日活来看,抖音与微博所差无几,但独立音乐人们明显更偏爱微博,独立音乐人在微博的注册量远大于其他平台。

在仅有的注册了抖音账号的乐队中,海龟先生、面孔乐队在今年2月后就停止了更新,新裤子、刺猬乐队的抖音号均在今年8月后停更。而各位音乐人们虽然在B站保持了一定速度的更新频率,但B站本身更偏向于内容向,音乐人们发布的也基本都是MV、VLOG等类型的视频。

对于音乐人来说,选择平台的考量标准无非两点:一是体验感,二是功能性。

不管是抖音、快手还是B站,其运营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人工成本,能发布的内容也仅限于视频。而微博因其所具有的强社交属性不仅让音乐人们随时随地、有选择性地发布图片或是视频,并配以任何长度的文字,而且还方便他们与其他音乐人朋友进行互动与交流。

至于功能性,抖音、快手虽然拥有着其他平台都无法比拟的高曝光性与巨大的流量池,但其算法具有更多的随机性,难以筛选出具有长尾价值的受众。与之相反的是在受众方面具有高度垂直性的微信公众号,但相应的,也会将受众局限在其原有的粉丝之中。两类平台一个侧重广度,一个侧重深度,微博则平衡了两个方面,在内容精准传达到自己的关注者的同时,又具有一定的公开性。

综上,微博是音乐人唱片、演出的宣发重镇,是他们作品、演出鲜有的“出口”。对音乐人来说,在垂直领域、娱乐内容领域具有垄断地位的微博“被夹”意味着自己的活动、演出、专辑、周边等所有信息无法被扩散,甚至无法被看到。

正如刺猬乐队主唱赵子健所说:“乐队就这么点儿生存空间了,其对于音乐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也正因如此,此次微博对于音乐人的“限流”才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音乐人们的广泛发声。

2微博:日活5.5亿,依然焦虑

事实上,微博此次限流并非针对独立音乐、演出行业,而是面向全平台营销内容的整体限制。其目的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就是逼着用户购买付费推广。

微博从成立自今走过了十几个年头,期间不断融资壮大,挤掉腾讯微博了搜狐微博最后一家独大,如今却屡屡因贩卖热搜广告位、有偿撤热搜、强制用户购买推广等“恰烂钱”的行为遭人诟病。

5月19日,微博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截至今年3月底,微博月活跃用户达5.5亿,日活跃用户达2.41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8500万和3800万,均创下单季净增长历史新高。

△微博总营收与营收增速

然而,创纪录的用户数量增幅,并没能给微博带来更多的收益。财报显示,微博一季度净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净利润为 5210万美元,相比去年同期1.504亿美元,同比下降65%。

另外,微博2019年Q4的营收为4.681亿美元,今年Q1的营收环比也下滑了3%,这也是微博首次出现单季营收环比下滑。

某种意义上说,老狼所说的微博“穷疯了”还算贴切。

另外,除了经济上的焦虑,微博还承担着来源于“官方”的焦虑。

今年6月10日,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热门话题榜一周,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作为全网信息流最大的平台之一,微博还得承担起对平台内容进行严格筛查的义务。

目前,微博客服已发布博文回应称“针对近日部分音乐人反馈发布演出博文被命中广告规则事宜,微博十分重视”,之所以会出现音乐人微博被限流的原因是“演出信息中多包含导流外链及导购二维码,所以部分博文被系统判定为营销内容”,承诺“将在近日针对音乐人演出及作品推广内容,出台更符合微博对音乐人扶持理念的管理细则”。

此外,微博音乐还称“将发布全新音乐人扶持计划,亿量级资源助力音乐人演出及作品,创造更优质音乐土壤与环境,为音乐人保驾护航”。

在微博官方进行回应后不久,重庆坚果livehouse老板老鬼发博艾特微博音乐称“各LIVE HOUSE是处于音乐金字塔最下层的单位,也是音乐人最基础的摇篮”,希望借此机会请求微博一并解决livehouse常年被微博限流的问题,获得了老狼、痛仰、马頔、法兹、岛屿心情、张哲轩、张守望、张玮玮等众多音乐人的转发支持。

正如老狼转发该微博时所说的那样:“livehouse是每个城市最年轻最激动人心的角落,是独立音乐人的家园,也是赚不到大钱的情怀企业。”livehouse作为独立音乐线下的载体,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乐迷年轻的荷尔蒙,也记录下了独立音乐多年来的血泪与蓬勃不息的生命力。

△痛仰乐队转发称“不能忘本”

所幸,微博音乐很快也转发了该微博,表示会尽快排查livehouse账号,解决相关问题,同时对老狼和老鬼表示了感谢。

微信与微博作为对音乐人们来说,运营成本较低、商业模式更成熟,且更容易吸引到粉丝及品牌主,是音乐人们及其团队运营的重要阵地。目前看来,微博对于此次独立音乐圈遭到“限流”事件的处理方式颇具诚意,其后续将发布的“音乐人扶持计划”也值得期待。

经过此次事件,音乐人的共同发声引起了平台的回应,日后处理结果如何还将等待时间验证。如何更好地保护音乐人权益,留住音乐人群体,是值得平台研究的一大问题。

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如何走出舒适圈,不依赖于单一的宣发平台,扩大固定受众群、拓展更深、更广的宣传渠道,也是他们需要去思考解决的。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52,"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1124/85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