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王建宇院士:“墨子号”的任务和我国量子通信的发展

2020-11-25 12:27:16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日前,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办的第21期海上院士讲坛上,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我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工程常务副总设计师、卫星总指挥王建宇受邀开讲,向现场和线上听众分享量子通信的奥秘,并就“‘墨子号’的任务和我国量子通信的发展”作主题演讲。

前段时间,量子科技成为热门话题。继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之后,量子科技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又一个集体学习的前沿科技领域。作为量子科技的一个重要方向,量子通信正在进入应用阶段。那么量子通信是什么?为何如此重要?它在商业化、产业化上有什么应用?距离普通人生活还有多远的距离?

日前,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办的第21期海上院士讲坛上,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我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工程常务副总设计师、卫星总指挥王建宇受邀开讲,向现场和线上听众分享量子通信的奥秘,并就“‘墨子号’的任务和我国量子通信的发展”作主题演讲。

2016年,我国首颗量子卫星“墨子号”发射成功,是量子通信领域的重要应用之一。王建宇院士在报告中着重介绍了“墨子号”研制中的科技创新,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星-地量子密钥分发、星-地量子纠缠分发和地-星量子隐形传态等三大科学目标的完成情况,并介绍我国量子通信技术和其他量子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

海上院士讲坛由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共同主办,上海市工业经济联合会协办,浙江省新昌县人民政府全程支持。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林顺辉,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总裁张凤明,上海市工业经济联合会党委副书记、副会长黄国伟,福建省人民政府驻上海办事处副主任李道文,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裁助理李志琴以及来自长三角地区党政机关、科研院所、企事业单位的相关负责人和专家人士出席讲坛。活动在新华社现场云平台同步直播,浏览量逾万人次。

领导致辞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总裁 张凤明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总裁张凤明在致辞中表示,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作为新华社和上海市政府的重要战略合作成果,地处陆家嘴风水宝地,不仅是一座楼宇,更是一个交流的平台。金融中心背后必定要有信息中心、思想中心,为更多的企业界、金融界、商界、学界搭建一个交流合作的桥梁。

量子科技是当前热门话题。今天我们有幸请到量子通信领域的专家王建宇院士,他将为大家作“‘墨子号’的任务和我国量子通信的发展”报告。通信技术改变人类沟通的方式,量子技术的诞生,从实验室走向应用场景,又带来了绝对安全通信的可能性。2016年,我国第一颗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上天,目前已经发挥了很大的实验作用,下一步可能会有更多的技术探索。我国量子通信发展在全球处于属于领先的地位,王建宇院士及其团队在这个领域做了很多开创性的研究和探索。相信王院士今天的分享将带给大家更多的启发。

不久前,中科院上海分院组织18位老师,到云南红河州进行科普宣传。他们亲自给小学生们讲课,进行科普教育、分享实验成果,这一点着实令人感动。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就在年轻人身上。崇尚知识,从小培养科学素养,这个民族的未来才有希望。期待中国早日跻身世界科技强国之列!

嘉宾介绍

王建宇,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科院空间主动光电技术重点实验室主任。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工程常务副总设计师、卫星总指挥,高分专项航空系统副总设计师。国家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机重大专项总体组成员,中科院空天领域专家组副组长,是我国空间光学载荷、光电探测方面的著名专家。

他长期从事空间光电系统、信息获取与处理技术的研究。主持了多项国家重大项目;负责了我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工程系统,和探月、载人航天等重大工程中多项光学有效载荷的研制跟踪,取得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先后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三等奖,中国科学院杰出成就奖等。全国“五一”劳动奖状,上海市科技精英、上海市优秀科研院所长获得者。

主旨演讲

打开“量子之门”:微观世界的奇妙

前段时间,中央政治局常委专门请了我国量子科技领域研究的著名科学家薛其坤院士作报告。国家对“量子”这件事情还是非常重视的。我在大学是学物理的,这次量子的一些问题提出来,可能对我们物理的研究提到一个新的高潮。

我先介绍一下,什么是量子?什么是光子?大家知道,在二十世纪初,有两项物理学非常重要的发现,一个是普郎克提出的量子论,还有一个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相对论几乎是家喻户晓,但量子论没有那么清楚了,真正对我们生活有影响的不是相对论,而是量子论。相对论说的事情是速度要接近光速的时候才会发生的,在宏观世界是不会发生的。而恰恰是量子论,如果没有量子论,集成电路工业是没有的,半导体技术的发展是基于量子理论的基础上。爱因斯坦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家,他一生获得个两个诺贝尔奖,第一个诺贝尔奖和光电效应有关。他认为光的能量是一份一份的,而不是连续的,所以起名为光子。同时光子的能量跟它的频率成正比,一个光子的波长越短,振动频率越高,其能量就越大。因此他当时获得的第一个诺贝尔奖就是这个成果。

在光学领域,牛顿是非常伟大的物理学家。除力学外,他还研究光。他认为光是微粒,光是一颗颗的。另一个科学家叫惠更斯,他说光是一种波,能够很好地解释光的衍射,但光的粒子性就无法解释。爱因斯坦说,为什么光不能既是粒子,又是电磁波?它具有波粒双重特性。所有的微小粒子都具有波粒二向性,它有运动的速度,有重量,有位置,这就是一个粒子的特征。什么叫波,波就有振动的方向,有波长,有波的传输速度。他说所有的物质,到微观世界情下,同样一个粒子或者一个量子,它两个特性都是同时具备的,这个就是所谓的波粒二向性。

这里还要简单说说量子力学里很奇怪的东西。现在计算机依靠的是二进制,要么是0,要么是1,因为只有二进制时是最容易计算的。机器频率可以很高,但如果给它十进制,它是搞不清楚的,二进制是最好的办法。但在量子力学,就不是这样。如果有一个量子比特,它0和1是不确定的,是以某种概率存在的。所以在外国的量子力学书里,他会告诉你有一个量子猫,这个猫是半死不活的。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你要看一下才能知道。那么能不能用中国人比较习惯的说法?举两个相对通俗的例子,我们都玩过,拿个分币在转桌子上转,我一旦把它拍下来是字还是国徽?如果我转一千次,拍一千次,大概多少次字多少次国徽。这个分币在转的时候相当于一种量子状态,在微观世界量子状态存在,但你不去测量它,你是不知道的。在拍了以后,你就知道它是0还是1了。但是又同时告诉你,被你一拍以后,这个状态被破坏掉了,不是原来的量子状态了,它到经典状态去了。

再举个例子。比如张三,每周可能四天在北京,三天在上海。星期一早晨,一般他在上海开办公会,但有时也在北京。某个下属要找他,这时相当于一个量子单元,他不能确定张三到底在北京还是上海。要知道答案很简单,打个电话问问即可。不问之前,它相当于一个量子态。问了知道答案,就不是量子态,就是经典态。外国人还做了一个实验。把一个猫放到盒子里,再放一个装置,装置里有一个放射性物体,放射性物体都有半衰期,多少时间放出多少粒子是肯定的,但不清楚什么时候放出来,是随机的。如果这个装置放出一颗放射性物质,就启动装置把毒气打破,猫就被毒死了。那么,在盒子被打开之前,猫的死活就相当于一个量子态。

量子还有一些非常奇怪的特征,一个所谓测不准原理。有个量子,如果把位置测得非常准,它的速度一定是误差很大。这两个误差乘起来要大于一个常数,这个道理怎么解释呢?要测量它的位置,就要用非常好的尺子去测它。刻度越细,肯定是测量越准确,一般微小粒子用光去测量是最好的,光的波长短,就测得比较准,而波长处短的光子能量就大。一测量,相当于两个粒子碰撞,它的速度就不确定了。

还有一个特征,叫量子不可克隆原理。所有的量子,都要测量后才知道,但测完后就不是这个东西了。有一批量子,能否在测量以后拷贝出另外一批量子?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因为测完就不是它原来的状态。这就是量子力学的不可克隆原理,量子是不可能通过拷贝的方法制造出和原来一模一样的状态。

为什么在现实世界都看不到这些呢?因为发生在微观世界。那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的分界线在什么地方?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科学家能准确的回答这个问题。当然这些特征都已经用各种方法被证明了,而且用于很多地方,我们认为在科学上一定是存在的。

在量子科学里还有一些奇怪现象,现在有些能解释清楚,甚至为人类所用。这就延伸出一个学科叫量子信息学。它解决三件事,第一是所谓的量子通信,解决无条件安全的通信手段。第二是量子计算,速度之快超乎想象。第三是量子测量,这个测量可超越很多目前认知上的局限。最近量子科技比较热,主要和这三方面内容有关。

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的使命

中国科学院有一颗卫星叫“墨子号”,它正式的名字叫做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当时在科学院先导专项里有一个大项目,叫科学实验卫星,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就是其中一颗卫星。我们的任务主要是把卫星建好,把地面站建好,相当于一个大的空间实验室,并确保顺利运行。

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主要有三项任务。第一是做星-地量子密钥分发,保密通信核心是密钥。密码最容易被人家破译的点是在密码传递过程中。能不能制造出在传递过程中没法破译的密码。这看起来好象不太可能。科学家非常巧妙地利用量子特性,认为通过量子特征产生的密码,它在传递过程中是不可能被破译。我们来看看它是怎么做到的。首先,假定要把一批密码给张三,用什么东西当密码呢?主要利用光子的波动特性,有个专业名词叫偏振,利用偏振方向可以对光子编码。发送端发出1万个光子,张三可能收到了2000个,有8000个散在空间中没有了。李四来拦截这个密码,他拦截了3000、4000个。被他截取的光子会不会进到密码里?光子是一份一份发出去的,所有的光子,张三收到的光子李四再有水平,也是拿不到的。在张三收到的光子里面产生密码,确保收到光子的唯一性,被窃取的光子不产生密码,所以你来窃取没用的。有物理学家质疑,可不可以把所有发出去的光子统统截取,然后拷贝一份给张三?这时候所谓的窃听方式改为复制再分发,这时单光子不可克隆的原理就起作用了。张三收到2000个里,拿出200个,我们核对一下,发现里面有1、2个光子是错乱的,这可能是信道的传输测量误差,但测出来发现10%、15%更多的光子是错的,就有可能这一套密码是被人窃听以后再发给你的。所以量子密码一旦被窃听就能被发现,所以被复制的光子同样可以不让它产生密码。

这件事情在地面做了很多,从物理学上是可以产生绝对安全的密钥分发方法的。地面密钥分发一般是通过光纤,而光纤是有损耗的,距离有限。因为其它的方法,密码信号衰减了可以进行放大。但量子通信用常用的方法是不能放大的,它必须要采用专门的量子中继的办法。如果通过卫星从天上往地上发,这个密码在全球任何地方都可以接收到。

第二是星-地量子纠缠分发。量子的状态,如果不去测量,某个量子和另外一个量子是不相干的;或者测了这个量子,是不可能知道另外一个量子的状态的。但在量子力学理论推导时,会发现在某一种特殊状况产生出量子对,它会有相关的现象,也就是说一个测量了,另外一个立马固定到应有的状态了。这是从量子力学理论上发现的,科学家认为很奇怪。人都是有局限的,伟大的爱因斯坦认为这是遥远地点之间诡异的互动,所以他认为这不正常。

物理学界因此开始了争论。一方面是爱因斯坦,一方面是波尔。爱因斯坦认为对于一个粒子的测量是不会对另外一个粒子产生影响的,所以这个叫相对论的定域性。量子力学里面说量子的非定域性,对一个粒子测量,在某种特殊的条件下会瞬间改变另外一个粒子的状态。爱因斯坦认为,是量子力学理论不完备造成的,产生了一个荒谬的结论。在谁也无法说服谁的情况下,物理学就依靠做实验,看看这种现象到底是否存在。而要做实验,一定要有一个可测量的方式。1964年有一个科学家贝尔,他推导了一个不等式,这个不等式如果在非量子的方法去计算,结果都不会超过2,而如果用量子的方法去计算,最大值有可能为2的根号2倍。有了这个理论以后,就可以来做实验了。一直到1972年,有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做出来了,做出来的结果确实超过了2,也就是支持了纠缠现象存在这一派。但另外一派科学家认为有漏洞。如果在实验室测,两个距离很短,测量的时间间隔可能比光速传输时间还要长,推断有可能一个测量完以后,信息以光速的速度传到另外一边去了,引起了另外一边的变化。所以后来做实验,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叫类空间隔。如果两个粒子测量点之间的距离,在测量时间差中哪怕用光速的办法把信息传到那边都来不及,这就是类空间隔。物理学上,一公里做了实验存在的,不等于十公里也存在的,做了十公里存在,不等于一百公里也存在。所以就有了物理学上的竞赛。我们为了量子卫星作关键技术攻关,当年在青海湖开展实验,最远做到100公里。同时我们希望借助卫星距离拉到1000公里,这是个纯粹的物理学上的验证。目前来看,可能还看不出有明确应用,但以后可能会有的。

第三是做地-星量子隐形传态实验。量子是不可拷贝的,如果一个世界是不可拷贝的,则意味着它没有办法和外界交换信息,一个信息拷贝出去,就改变了。所以物理学家认为量子世界里面一定有自己信息传递的方式。到上世纪末,就有科学家提出,如果这种纠缠是存在的,量子世界就可以利用纠缠来传递它的信息。假如要把X送到卫星上去,需要先做出一对纠缠的粒子A和B。A、X进行联合Bell测量,测量完了有一个结果。但是量子所有测量完了以后,它就不是原来的状态了,就变成经典状态了。所以X和A测量完以后,这两个粒子都没有了,就剩下一个测量以后的状态。但大家看,在测量的同时,因为A和B是纠缠的,和A的测量相当于和B的测量,而B还在,这时候B发到卫星上去了,所以测量的状态就瞬间的,没有时间的自动的传到B上面去了。然后把这个测量的结果通过其它信道传到上面去,再对B进行一次幺正变换,就能把B的状态变到X的状态。这个方法,物理学家是上世纪末九十年代提出来的。在潘院士读博士的奥地利的量子研究所,他们做成了第一个实验,提出了这个理论,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结果这篇论文做完以后,物理界非常重视,正好《自然》选了百年最影响历史的21篇论文,这个就是其中之一。其他还包括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居里夫人发现X射线。物理界对这件事情认识的高度可想而知。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事情呢?看看能不能从地面把一个光子的状态发到卫星上去,让它传1000公里。以前我们最远的做到100公里,现在要做1000公里,量子卫星任务就是要做这么三件事。

为什么要用卫星?如果用地面光纤的话,1000多公里距离,信道的衰减量要差1021倍,因此用地面的方法是做不出来的。“墨子号”是一颗小卫星,640公斤,在500公里太阳轨道上,要求寿命不小于2年。一般的卫星,和地面站都是电信号连接的,我们还需要光连接,所以建了五个光学地面站,四个是接收的,最后一个是发射的。尽管卫星在天上,但要做实验也是比较困难的。真正要做量子实验,就要进入光学可见的小圈里面,所以能做量子实验的时间不是太长,特别是要做第二个实验,要纠缠分发,发到两个地面站,比如说乌鲁木齐南山和青海德林哈的,两个圈相交的部分,卫星飞到这里面,才能把一堆光子发到地面站,而且接收的效率是非常低的。我们当时计算做的时间要非常长。要做成第二个实验,正常要半年多才能完成这个实验,后来我们做得比较快,因为卫星的增益做得比较好,原来的设计都是取上限了,所以后来两三个月全部做完了。

“墨子号”运行情况和实验结果

为什么叫“墨子号”?我们叫“墨子号”,首先墨子是中国历史上的圣人之一,第二墨家擅长的就是技术。而且墨经内有小孔成像光学实验最早的记载。墨子是伟大的思想家,也是科学家,也是我们光学人的老祖宗。为了纪念他,就取了“墨子号”。

在做实验的场景内,地面站离卫星大概1000公里。在1000公里外,卫星一出来,首先要找到它,而且把这个卫星捕获跟踪,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要找到这颗卫星,我们要用信标光。对上了之后就可以做实验。我们做的实验,是半夜里做的。因为白天太阳光的背景太强了,可能会影响效果。我们现在也在研究如何白天也能做。这是在云南丽江拍的照片,曝光时间很长,卫星在上面掠过。红色上去的光很明显,这一张红光不太看得出来。为什么呢?激光打上去,如果是真空,什么都看不到的,如果大气里有尘埃,有一部分光就会返回来。这是经过处理的照片,是真实的,把几张拍的照片连起来,就展示了整个过程。卫星在我们头顶飞过,我们地面站跟着它运转。

这个项目毕竟是基础研究,我们希望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来参与。当时这个项目不仅有国人质疑,国外也有很多人质疑。所以我们也欢迎其他国家一起来做类似实验。2017年,我们和奥地利的团队一起做这个实验。利用这个实验,在2017年10月份正式开通了量子保密通信的网络,中国科学院白春礼院长和奥地利科学院,用量子保密的方式进行了视频通话,实现了洲际的量子保密通信。现在包括奥地利、西班牙、意大利、俄罗斯都准备和我们做实验。

《科学美国人》评了2016年改变世界的十大新技术。有九项都是美国本土的,唯一这一项是中国的。美国的《华尔街日报》还写了一篇文章,说“寂静了一千年,中国誓回发明创新之巅”。

迄今为止,我们取得了大量的科学成果,星-地量子密钥分发基本完成了;超1200公里的纠缠分发,技术上难度超过很多倍,也完成了。量子通信三大问题,第三个是地-星量子隐形传态后来也完成了。后面又完成了很多实验,洲际量子密钥分发演示、基于纠缠的量子密钥分发实验,还有引力导致纠缠退相干理论默写的检验。

第一篇论文,刊登在2017年6月《Science科学》上,检验Bell不等式值。这篇论文获得2018年Science最佳论文奖,克利夫兰奖,也是中国第一次得这个奖。另外两个实验是登在8月《Nature》上,在2017年8月份,一个团队同时刊登两篇文章,这在历史上是很少的。

我们做了实验以后,有人疑问说量子通信速率低,替代不了光通信。所谓的量子通信就是产生不可分发当中不可破译的密码。它不可能替代光通信等现代通信,而是现代通信的补充。还有一个实验,叫基于纠缠分发的量子密钥实验。第一步验证是看纠缠是否存在,如果这个纠缠存在,产生的纠缠堆本身就是非常好的密钥。纠缠光子而发到两个地方,两个地方同时收到,不要通过其它手段就可以成为密钥。假如物理卫星被敌人控制,但只要纠缠对光子能发得出来,下面收到的密钥对方还是不能破译的,因为连在卫星本身对纠缠光子的状态也是不知道的,一定是下面测量以后才知道的,这也是物理学上非常前沿的一件事情,这也是发在2020年的《自然》上面的。

后来潘建伟院士又做了引力导致纠缠退相关理论模型的检验。经证明是不会衰退的,所以这篇论文发在2019年的《科学》上面。我们卫星原来是两年寿命,现在依然在天上很好的运行,科学家可以不断做新的实验,给国家节省资金。

从“墨子号”看中国如何引领高新技术

“墨子号”是2016年发的,引起了国际上很多希望做量子通信的实验,包括日本、加拿大等等。我们现在还要做一些专用的小卫星,甚至计划在国家的支持下能做高轨的卫星,高轨的卫星要做更难的量子通信,更新的量子方面的科学实验。

原来“墨子号”的通信距离是千公里,以后要到万公里,要解决全天时工作。“墨子号”仅仅是一个科学实验卫星,如果是高轨卫星,每天有小时量级的通信,这产生的密钥可以供很大范围的使用了。这里面最难的是搜索跟踪,原来在量子里面,跟踪的精度是要0.5个角秒左右才能得到这个结果。但如果要做万公里的话,我们这个指标还要提高一个量级。

中国的航天技术和空间激光技术有长足的进展,比如说航天器目前发射量大概稳居世界第二。原来是美国第一,俄罗斯第二,现在中国是第二。全人类的第一颗人造卫星是苏联先发的,1957年,中国是1970年发的。现在我们载人航天、探月工程、高分对地观测,发射数量是居世界第二。目前我们国家确确实实是航天大国,但还不能自称为航天强国。当然“墨子号”从原始的想法开始做的,而且是世界第一次做的。还有激光器也是一样的,1960年美国是第一个做出来的,中国是1961年,但第一和第二是完全不一样的。

多学科融合,强强联合,做这件事情是大工程的概念,需要各种技术的配合。比如说要抓得住,跟得牢,打得准。捕获跟踪是最困惑我们的,就怕卫星出来以后我们找不到。后来 我们了解现在天文望远镜是角秒量级的,因为天上卫星的坐标精度是几百米,我们只要守株待兔就能抓住。除此之外,光速要非常窄,我们也是做到了国际最好的。另外还有一个是偏振的保真度,这个偏振有一个特点,经过一些光学系统以后,偏振会变的,而且这个变是没有规律的。所以我们在测量当中,必须把它的基准找出来,不让它变是不可能的,只能测到它变化,然后把它校正回来。

我们国家的制度对做成这件事情提供了根本的保障。2003年提出这个概念,2008年做地面攻关,2011年地面攻关基本解决,2012年正式立项,2016年正式发行。量子卫星虽然小,但其实它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一个高技术的比拼,还有对科学的追求。我们的团队里面,大部分是80后,小部分70后。这个团队里面,除了首席科学家是从欧洲奥地利留学回来的,其他所有人都是中国培养的博士。

我总结几条:第一,原创的科学思想是灵魂,原始创新;第二,管理层的快速决策;第三,兵团式的多团队联合,工程管理非常重要;第四,科学家团队和工程师团队一定要互补,真正做到“1+1>2”;第五,长期支持,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持续发展;第六,宽容失败的文化;第七,多元化评价机制;第八是在破坏中创新中发展高技术。

和量子相关的几个话题,量子测量是什么呢?比如说量子陀螺仪,量子效应对现在的陀螺仪改造的话,它的精度可以提高几个数量级。人们发现,在原子内部产生着一些活动,重复率是最高的。原子内部的特性作为我们的测量基准,我们测量的精度就可以提高了。陀螺仪也是一样的。

定位。GPS现在用得很多,精度足够高了,但它会受到大气的影响,它的精度就会受到限制。但如果里面能够提供一些量子纠缠的方法来进行传输的话,它的精度就可以大大提高。

量子雷达。飞机用雷达去探测它,它要用假信号来诱骗你。如果我们用纠缠的光源去做的话,就可以把干扰的信号屏蔽掉。

量子计算。摩尔定律,18个月集成电路的集成度要翻一倍。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能源问题,如果用Google进行一次搜索,它总共耗能总共是11瓦的节能灯点15分钟到一个小时。所以超级大型计算机散热就变成一个非常大的问题,Google工程师计划要把数据中心造到海上去,用海水来散热。这些都制约了计算机的进步发展。量子科学家认为,如果在量子里面,量子比特是不确定的,它可以0和1多种状态存在,用这种来结算,就可以比两个状态快很多。所以他们理论上分析,如果用上百个量子纠缠起来进行计算的话,它的计算速度可以是全世界现在所有计算机的总和还要多。量子计算机里面,量子数的增加,就是比特数的增加,比如说我们计算机CPU从4位、8位16位上升,它是线性的上升,而量子计算机的增加是指数级的,所以这个多了以后是非常可怕的,但量子计算机还是在竞争当中。

量子信息产业现在是很热的,到底有没有产业价值?理论肯定是有的。第一个,量子通信是传统通讯技术的重要补充,而不是全面的替代;第二,量子产业的门槛是比较高的,新技术的含量提高了,国家支持推动做这个事;第三,量子信息产业,还是以IT技术为基础的,同时需要大量的光电子技术;第四,核心技术正在突破当中,甚至学术界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

主持人 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学术与科普处处长 章文峻

本文来源:陆家嘴金融网

作者:白伊美、刘思乐

摄影:金伟良

统筹:卢小惠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3,"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0/1125/85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