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春天是很好吃的

2021-04-02 11:30:09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 心中的风景】

春天是很好吃的

■ 缪菊仙

春风骀荡,春水漾溢,大地温润,春光无限,野蔬遍地。春天,目之所及,是鲜活的,好看的。春天岂止是好看的,春天也是很好吃的。

“竹笋才生黄犊角,蕨芽初长小儿拳。试寻野菜炊香饭,便是江南二月天。”竹笋尖尖,笋芽儿刚刚拱起湿润的泥土,在细小的泥缝里张望时,便被山农整个儿逮了,称“泥地白”,鲜嫩得能滴出水来。林中鲜品非春笋莫属,最佳的是配上五花腊肉炖煮。如此,守一罐炉火,在一锅好汤“笃笃笃”的声响中,腊月静默时光与鲜润春光完美融合,咸鲜合体,喝一口,鲜得眉毛也掉下来。此菜,谓“腌笃鲜”,江南春菜名款。

民间有句谚语:“春吃芽,夏吃瓜,秋吃果,冬吃根。”经历了一冬的蓄积与沉寂,故园的菜园子里,最可人的芽莫过于菜薹了。冬日里历经风霜的青菜,到了春天,菜心中间长出茎,见风噌噌噌往上蹿,掐一把,长一把,足足可供半月余。菜薹一出,再嫩的青菜都得失宠。菜薹宜旺火清炒,以五花肥腊肉现熬油炒为上佳。新采的菜薹切段,割三五片肥腊肉入锅,等肉片蜷缩成微黄油渣时,倒入菜薹,滋啦一声脆响,随之腾起的香气氤氲着春天的味道,清香之味无以言说。

菜薹是地头种的芽,芽中野味便是漫山遍野的野菜了。春风一吹,荠菜、马兰头、蕨菜儿从地底上冒出头,羞涩地躲在田间地头,静静等待寻春、吃春的人去采撷。山野里采来的荠菜、马兰头得先用水焯一遍,去涩。接着便可派大用场,可凉拌,马兰头切碎,伴以剁碎的笋尖或香干,是一道不可多得的下酒菜;可清炒,舌尖得乡野纯粹的春味;可煮汤,沸腾的高汤下,敲几片滑肉,洒一把荠菜,是饭前开胃汤;与肉末做馅,用来包馄饨、饺子,做煎饼,是馨香满怀的点心,咬一口,春光乍现。

而论芽中精品,香椿是也。当地上的野菜吐出新绿的芽时,香椿树静寂一冬的光秃秃枝头,静静萌动,鲜嫩的叶芽轻轻顶破褐色的枝皮,一丛丛一簇簇地站立枝头,远远望去,树梢上好似笼罩着淡淡的紫烟。香椿芽呈玛瑙红,鲜活滋嫩。刚采的香椿芽,肥厚鲜红的叶,油亮发紫的梗,馥郁清香的味,闻一闻,嗅觉里便沾满春天的气息。香椿炒蛋是不二选择,切碎的香椿加入到蛋液中拌匀,推下热油锅一炒,细腻醇和的香气便弥漫开来,不由分说笼住你的鼻息,诱人胃口。眯眼吃上一口,细细品咂,舌尖上旖旎一片,味蕾上的春天是如此甜蜜。

生机盎然的大地,明媚春光中,酝酿着无限的美味。春天,是一场曼妙无比的盛宴,是舌尖上的春天。走吧,去乡野,挖笋芽、采野菜、摘香椿,将春天吃进肚子里,你也成了春天。

(作者单位:浙江省衢州市政府采购中心)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74,"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1/0402/87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