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追溯来路、展望未来——听徐建平讲述陈云的初心使命

2021-04-06 11:14:01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活动现场

我党历来重视党史学习教育,注重用党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鼓舞斗志、明确方向,用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定信念、凝聚力量,用党的实践创造和历史经验启迪智慧、砥砺品格。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的关键节点,举办党史学习教育系列讲座,追溯来路、展望未来,更具特殊意义。

4月1日晚,“党史学习教育系列讲座”第三期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特邀上海唯实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中央文献研究会陈云思想生平研究会副会长、研究馆员陈云纪念馆原党委书记、馆长徐建平同志分享《陈云的初心使命》主旨演讲。

来自上海机关单位、金融界、企业界、文化界和陆家嘴金融城两新组织的200余名党员代表现场聆听,讲座同时通过新华社现场云线上直播。

主办方致辞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董事 齐劼人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委员、董事齐劼人在致辞中表示,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的关键节点,我们举办党史学习教育系列讲座,追溯来路、展望未来,具有特殊意义。

陈云同志是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陈云同志经历了我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几乎所有重大事件,参与了党中央在不同历史时期一系列重大决策的制定和实施,多次在党和人民事业发展的关键时刻、在党和国家的重大决策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被誉为“共和国掌柜”。

纪念陈云,就是学习陈云同志坚守信仰、党性坚强、一心为民、实事求是、刻苦学习的精神。

早在2015年陈云诞辰110周年之际,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联合陈云纪念馆等多家单位共同举办了《伟大光辉的一生——陈云生平业绩展》。当时,这场展览是陈云同志诞辰系列巡展中展期最长、面积最大、受众最多、影响最广、反响最强的专题展。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是新华社和上海市人民政府战略合作的重大成果。在物理上,它是陆家嘴金融城的地标性建筑,被誉为“东方蓝宝石”;在功能上,它是服务上海“五个中心”建设的功能性平台。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还是陆家嘴楼宇党建的一个重要窗口和平台,“蓝宝石党群服务中心”声名在外,我们还先后开展了国防教育系列讲坛、“四史”学习系列讲座等;策划主办了“伟大光辉的一生——陈云生平业绩展”、“孙中山的理想与奋斗”、“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人民总理周恩来陈列展”等主题展览。今年,中心还将联合相关权威部门推出红色主题系列活动。

嘉宾简介

上海唯实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中央文献研究会陈云思想生平研究会副会长、研究馆员,陈云纪念馆原党委书记、馆长 徐建平

徐建平,现任上海唯实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中央文献研究会陈云思想生平研究会副会长、研究馆员,陈云纪念馆原党委书记、馆长,上海市委党校党性教育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同济大学兼职教授。长期从事党史和领袖人物研究,著有《陈云哲学思想研究》《走向文明》《多彩的舞台》等。

主题党课

在约两个小时的党课里,徐建平馆长从三个方面介绍了陈云同志的初心使命:出生贫寒、少年励志,追求真理,确立信仰,坚定理想,奋斗一生。最后徐馆长还向观众介绍了陈云同志一生为民、务实、清廉的精神,在全党堪称楷模,令现场观众深受感动,接受了一场精神洗礼。

以下为讲座摘编:

最近全党上下都在学习党史,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活动。学习党的领袖的初心使命,也是党史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

陈云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重要开创者和奠基人,是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卓越领导人。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也是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

陈云同志1905年6月13日出生在上海的青浦练塘镇,家里十分贫穷,父母亲都是农民,没有田地没有房产,家里的唯一财产就是一张桌子、一张床、四把椅子。由于家里没有房子,他们当时全家都借居在当地陈徐祠堂生活。

在陈云2岁时,父亲得了重病没钱医治去世了,4岁时母亲也去世。6岁开始陈云就由舅舅抚养,因儿时聪明伶俐深受舅舅喜欢,并被舅舅资助学习文化。

陈云幼年时期的成长离不开三位重要人物的帮助,第一位是他的养父舅舅;第二位是颜安国民小学第一任校长杜衡伯,他深感陈云天资聪慧不读书过于可惜,便免费让陈云读书;第三位是陈云的班主任老师张行恭,张行恭向陈云传授了进步思想并帮助他到上海的商务印书馆做学徒,在商务印书馆做学徒的这段经历对陈云同志的影响巨大。

在商务印书馆时,陈云从学徒到店员到中级店员到革命者发生了重要的转折。陈云同志晚年对女儿伟兰回忆时说到“从青浦到上海,这是我人生中间,非常重要的一段,这步迈出去以后,才有机会接触到共产党,才有这一生。”学徒期间,陈云刻苦学习技术,学会英语与外国人做生意,并不断探索救国救民真理。

1925年八九月间,陈云在商务印书馆加入中国共产党,董亦湘和恽雨棠是商务印书馆第一任的党支部书记、党员,也是陈云的入党介绍人。陈云同志讲“我入党,是经过考虑的,而且入党以后,自己觉得已非昔比,不是做成家立业的一套,而是要专干革命”。陈云1905年出生,1925年入党,20岁就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此时的他就选择了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终身的奋斗目标。陈云的初心使命就在商务印书馆正式确立了。

他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为自己的理想信念奋斗了一生,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我们的民族贡献了自己的所有。

革命时期,在血雨腥风、白色恐怖下,不怕牺牲,一次又一次完成党组织的任务。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此时,中央召开了“八七”会议,确定到农村进行秋收起义,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同年9月下旬,陈云按照中央“八七”会议确定的方针离开商务印书馆,回到家乡青浦领导农民暴动。此时很多人不理解陈云为什么要放弃不错的商务印书馆的生活,陈云就告诉他们“我此去一不做官,二不要钱,三不妥协,只为了要跟反动派坚决斗争到底,求工人的解放。”

我们知道陈云同志领导全国的经济工作,其实他也是我们党最早的情报机构、隐蔽战线的领导人。中央特科是1927年建立的,设有三个科:总务科,主要是负责中央领导的安全和保管机要文件;情报科,主要是收集情报;行动科,主要是营救被捕的共产党员、处决叛徒。中央特科有一个特别委员会,有三位领导人:一位是党中央的总书记向忠发,一位是常委周恩来,剩下一位是政治局后补委员顾顺章,他们三个是中央特科的主要领导。

1931年4月24日顾顺章在武汉被国民党抓捕后叛变,他提了一个条件说要见蒋介石,我才能把所有的情况告诉国民党。所以当时武汉的国民党连夜发了五封加急电报给南京的国民党总部。这一天正好是周末,国民党的一些政要到上海度假,接到这个电报的是国民党组织部调查科机要室的机要员钱壮飞,他是一位打入敌人内部的共产党员,他接到了这个电报后惊呆了,因为顾顺章叛变意味着中央所有的机密都会被泄露,情况十分危急,他自己又不能走,就派了自己的女婿连夜坐特快列车从南京赶到上海,跟中央报告这个紧急情报。钱壮飞的女婿到了上海找到了李克农,李克农和他单线联系的是中央特科情报科的科长陈赓,这一天不是他们单独联线的时间,找不到人,这是中央特科的纪律规定的。

此时,李克农焦急万分,灵机一动:找江苏省委(当时上海属于江苏省委管辖)的陈云,陈云很快把这个紧急情况向中央报告。中央全权委托周恩来负责此事,连夜召开会议转移重要领导、改变接头地点和暗号。当时陈云出了一个主意,把顾顺章的照片翻印一百张分发地下组织,让党内人士知道顾顺章叛变了。4月27日蒋介石命令武汉用军舰把顾顺章送到南京,当即下令在上海大搜捕。由于我党已经做了充分准备,大搜捕一一扑空。

6月25日向忠发被国民党逮捕后也叛变了,同时他向国民党供出了周恩来在小沙渡的住所,中央命令周恩来同志赶快转移到中央苏区。此时中央特科的担子就交给了陈云同志,由陈云同志担任了中央特科书记主任。陈云同志改变了中央特科组织方式和活动方式,把一些轻微暴露的领导人转移到中央苏区,比如当时在上海的李克农、陈赓、聂荣臻等。

他自己兼任总务科的科长,让潘汉年做情报科的科长,康生做行动科科长,把通讯科转移到中央秘书处。在上海买了20多个商铺,要求所有特科人员都要有公开的身份,都做老板,用这个身份来掩护地下工作。这段时间陈云同志做了大量的情报工作,将一批共产党员打入到国民党内部,收集了大量情报,营救了许多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人,得到了共产国际的高度肯定。

1935年1月,红军到达遵义后,召开了政治局的扩大会议,参加这次政治局的扩大会议一共有6位正式委员,其中4位是常委,秦邦宪、周恩来、张闻天、陈云,扩大会议要将毛泽东选为常委。会上,陈云与周恩来、张闻天一起坚定地站在毛泽东正确主张一边,投了毛泽东的票。会后要向共产国际汇报。几位中央领导商量派陈云到上海去恢复地下组织,找共产国际代表汇报会议情况。几经周折,陈云突破层层包围从四川到达上海,但当时的上海的地下组织已经遭到破坏,其实已经找不到共产国际代表,所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要求陈云离开上海直接去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遵义会议情况。在宋庆龄的掩护和帮助下,陈云上了去苏联的货船到海参崴,再乘火车到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汇报情况,说我们撤换了靠铅笔指挥的战略家,我们有了自己的领袖毛泽东。陈云在革命时期为共产党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新中国建立后,陈云成为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重要开创者和奠基人。当时新中国建立以后,谁来领导全国的经济工作,这是摆在中央一个重要的课题,周恩来推荐陈云同志领导,当时中央和毛主席都同意。所以陈云在建国之后担任了政务院副总理、中央财经委主任,领导全国的经济工作。总理为什么推荐他?陈云在延安的时候曾经当过西北财经办的副主任,东北解放战争时期又担任东北财经办主任,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充分展示了陈云同志经济工作的领导才能。

新中国成立之初,陈云在上海领导了“银元之战”和“粮米之战”在召开全国财经工作会议,解决了上海面临的人民币流通以及不法商贩将棉花、粮食、煤炭等囤积起来恶意哄抬物价的问题,统一了财经、稳定了物价。毛主席给予高度评价:这场经济战线的战役不下于“淮海战役”。

之后陈云又领导起草了“一五”计划,大家去陈云纪念馆看到很多“一五”计划的手稿,都是陈云同志自己写的。他说那时午夜要向总理汇报,凌晨要向主席汇报,一天只睡几个小时。为建立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基础贡献了很大的力量。

文革时期,陈云被下放到江西南昌“蹲点调查”,中央和国务院的重要文件,陈云已经不能看了,但陈云同志说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还可以看一些书,研究一些问题,他就自己出钱,让秘书给他订一份《参考消息》,一份《人民日报》。在逆境中,陈云始终坚持三个不:不消沉、不后悔、不悲观。他到江西南昌带了三箱书,把马恩选集、列宁全集、毛泽东选集和鲁迅全集都带到江西“蹲点”时刻苦学习,特别是在列宁全集这本书上做了大量的批注,研究了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形成了许多重要的经济思想。

陈云一生为民、务实、清廉,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我们讲,首长对自己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程度,一件棉坎肩上面有38个补丁,陈云穿了32年。他一生就是两套中山装,逢年过节接待外宾的时候拿出来穿,回去让夫人熨烫好,时间一长,衣服要破,破了以后让夫人补。洞很大补不住了怎么办,也不扔,送掉织布店织布,不愿意换新的。在陈云纪念馆展览陈云穿过的皮鞋,很多同志说这个皮鞋很新,其实陈云不太穿皮鞋,他一直穿布鞋。

陈云同志的睡衣,破了就用拆下来的口罩补,补的不成样子,家里劝他换一套,他说穿在里面,别人又看不见。他用的铅笔头,用到短到不能再短。他用的毛巾叫“四穿”牌。据一个警卫员回忆,陈云洗头,警卫员就拿着脸盆给陈云,他说不用脸盆就用了搪瓷茶杯洗头他说“我年纪大了,头发也不多,一杯水就可以洗一个头。”这些细节都能体现出陈云同志的一生非常节俭。

陈云文物馆中展出了他的厨师捐赠给我们的菜谱,一日三餐很简单。早餐两片面包加果酱,一碗稀饭一杯豆浆,10粒花生米。午餐一个荤菜、一个素菜,二两米饭。晚餐一个豆制品,一个素菜,一两半米饭,天天如此。逢年过节,厨师说过节了是不是加个菜,陈云说不用加菜,我天天过节,我白天是楼外楼,晚上是天外天。他吃的很简单,冬瓜、苦瓜、豆制品。80年代的时候到上海宝钢调研时,当时他的身体很不好,很虚弱,住在虹桥迎宾馆,工作人员和厨师说烧一盘荤菜,厨师中午就送了一盘田鸡肉,他一听田鸡肉就不高兴了“田鸡就是青蛙,青蛙是益虫,怎么可能做来吃,我什么时候违反过规定,我不吃,以后你们也不能捉来吃。”陈云同志坚持不吃,所以从来不吃山珍海味,就是粗茶淡饭。

他到各地调查研究就是遵循八个字“不迎不送,不请不到”的规矩。当地的领导不要来迎接,也不要来送。让你们不来迎接是因为你们工作很忙,不要影响到你们的工作。如果用电话能够沟通解决,就打电话。所以陈云调查研究,就是轻车简从。陈云1955年-1961年四次回到家乡青浦调查研究,就是住在当时领导农民暴动的战友的家里,不住宾馆,他说住在自己的家里,可以听到老百姓说的真话。

他对自己家里人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有“三不准”家规:不准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不准翻看、接触只供他阅读的文件、材料;不准搭乘他使用的小汽车。陈云文物馆陈列了两辆车,红旗牌轿车是陈云公务用的,不准夫人和子女搭乘。他的夫人也要进出中南海工作,陈云就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天津生产的红旗牌。

陈云同志有五个子女,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他对子女的要求就是六个字:读好书,做好人。他要求子女们做人要正直、正派,无论到哪里,都要遵守当地的规矩和纪律;答应别人的事,一定要说到做到,如果情况有变化,要如实告诉人家。陈云对他的子女说过“你们若是在外面表现不好,那就是我的问题了。”

陈云同志1995年4月10日下午离开我们,10号上午在生命的弥留之际还没有忘记跟工作人员讲要交党费。这张党费收据就是陈云同志逝世的这一天交的。这张具有特殊意义的收据现在陈列在陈云纪念馆。根据陈云同志的遗言,去世后把身体器官和大脑都捐献给医学解剖。陈云同志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我们党,献给了我们的国家,献给了我们的民族。这就是我们党的领袖的初心使命。我们今天学习党史,就是要向党的领袖学习,坚定理想信念,筑牢初心使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伟业而努力奋斗。

以下为陈云同志的五个子女对父亲的回忆:

陈伟力是陈云长女,她回忆到,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和我谈话。他说“你现在上学要和同学打成一片了,你记住在同学中不要讲你的爸爸是谁。”我当时还小,不知道爸爸的身份,长大之后才知道爸爸是那么大的一个官,也就是父亲让我们在同学中不能有特权思想,不能显摆自己。父亲到南昌蹲点调查时,因为厨师有事,伟力到南昌为父亲做了10个月的饭。临走时父亲说,“这十个月的工资你要退给单位,你没有为公家做事,你的工资我来发。”

陈元是长子,回忆父亲时谈到,我们家一直有纪律,爸爸是非常严格的一个人。当时父亲也不是经常问我们是不是门门考一百分,但是他经常布置一些作业给我们做,要完成这些作业我们就要了解国家大事,要了解世界大事。陈元从小喜欢经济,成为金融学博士,在国家开发银行当董事长、行长,为我们国家开发性金融事业做了很大的贡献,是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陈伟华回忆中学毕业后做老师之前,爸爸找我谈话,提了一些要求,其中有一条要求就是到了怀柔不能穿皮鞋。伟华不太了解什么意思,到了怀柔才知道那里的老百姓不穿皮鞋,不穿皮鞋就很容易和当地的老百姓打成一片。77年恢复高考,伟华要考北师大,她知道妈妈在北师大有一个朋友,是不是可以让他给我辅导,让我的高考考的好一些,能够考进大学。后来,妈妈说,你爸爸知道了,他不同意,说这是“”走后门”,高考就要凭自己的本事。后来,伟华如愿考进北师大历史系。大学毕业分到国家机关。80年代,中小学教师地位低,不太有人愿意做。陈云把伟华叫回来说,你是科班出身,还是归队吧。于是,伟华辞去国家公务员的工作,回到母校北师大附中教历史,一直到退休。

第三个女儿陈伟兰从小喜欢跳舞,就参加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时候只有18岁,分到了西藏。同学说西藏比较艰苦,而且是高原气候,比较难以适应。陈伟兰就找父亲,陈云就问人家有没有分到西藏去?伟兰说有。父亲说,既然人家能去,你也能去。人家能做的,你也做。所以伟兰还是分到了西藏的野战军部队服役。经过艰苦环境锻炼,成长进步很大,后来成为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

小儿子陈方后来当兵,他从小就知道公私分清,不要浪费人民一分钱。他说有一件事“爸爸找我谈话,我至今还记得。”他小时候为了游泳就买脚蹼,他就问警卫员要钱,因为他知道爸爸的钱是警卫员管着的。爸爸知道了之后找我谈话,这段对话至今我还记得。他说“听说你从石头(警卫员)那儿拿钱啦?”“是的”。“这个钱是谁的?”“这个钱是爸爸的。”“爸爸的钱是谁给的?”“爸爸的钱是人民给的。”陈云接着说“既然你知道爸爸的钱是人民给的,为什么不经过爸爸的同意去乱花呢?”所以陈方从小就知道不能乱花一分钱。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7,"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1/0406/87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