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球财讯 > 消息正文

屠光绍:新发展阶段与金融服务域态

2021-04-07 13:26:55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翟晓燕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 屠光绍

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3月31日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办的“浙大ZIBS上海论坛暨货币金融圆桌会议”上发表了主旨演讲,聚焦新发展阶段与金融服务域态。他表示,“十四五”期间,围绕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十四五”经济社会发展,要重点关注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数据金融等八大金融服务域态。

所谓金融服务域态,屠光绍认为,就是根据不同经济社会领域的不同特征,有针对性地提供不同的金融服务方式。不同的方式有的体现在系统结构层面,如融资体系和金融结构,但更多的是体现在金融产品工具层面,即具体的金融服务方式或者是以上方面的不同组合,同时再加上这种不同特征的金融服务方式和所需要的环境、生态要素的融合,就形成了一定的金融服务状态、生态、形态即统称为金融服务‘域态’。

目前,全球进入信息化和数字化阶段,而在“十四五”时期,中国进入新发展阶段,要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作为现代社会的重要要素资源,金融将会大显身手,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屠光绍认为,金融服务域态有不少,而且域态本身也是随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变动的,但“十四五”期间,有八大金融服务域态值得重点关注并推进:

第一是科技金融。科技创新是“十四五”重头戏,科技创新过程中,金融如何发挥更有效地发挥作用,是“十四五”期间必须要着力于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

屠光绍说,中国有完备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科技发展也取得了长足进步,但还有很多关键技术被“卡脖子”,尤其是前瞻性、关键性等处于上游的核心技术相对缺乏,同时,科技成果市场转化能力也亟待加强。“科技创新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钱变纸’,即科研投入变成科技发明和专利;二是‘纸变钱’,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经过商业运营,变成收益,也就是科技成果的扩大。”两个“转变”环节中,科技金融作用非常重要,金融服务要在风险收益的匹配上促进科技投融资、科技保险等新发展。

第二是绿色金融。绿色发展的显著特征是强外部性,是否排放、怎么排放影响到其他社会群体和整体社会生活的质量,而且绿色发展的效果并非立竿见影,需要时间去形成反馈期。怎么去平衡外部性与眼前利益和个体利益,是绿色金融需要面对的挑战。

屠光绍认为,用金融市场的手段促进绿色发展就是绿色金融,比如碳排放市场和碳金融,绿色债券、ESG投资等通过市场的手段实现绿色发展和金融理念的统一。“绿色金融在‘十四五’期间一定会迎来大发展,如果不去布局,就会错失金融发展机遇”。

第三是数据金融。在数字经济阶段,数据已经是核心生产要素,但数据要素能不能资产化才是“更为惊险的一跃”,它影响以至决定了数据金融化的进程。与传统形态资产和其他无形资产不同,数据资产是有其明显

屠光绍认为,目前,数据作为资产已经在商业活动和企业经营中实际运用,但会计体系中数据资产还尚待确立,数据资产的确立还很多基础性问题没有解决。不过数据资产化和随后的资产金融化在“十四五”期间一定会不断突破,需要不断探索、深入实践,把握规律,健康发展。

第四是普惠金融。屠光绍表示,普惠金融还要继续发力。按照市场导向和风险收益匹配的原则,目前1亿以上市场主体中,大部分是小微企业和个体户,这当中获得金融服务的比例并不高。

“普惠金融就是要帮助不受关注、或者在市场选择中被忽视的群体。”屠光绍说,这就需要在社会责任和市场规律之间取得平衡,同时还需要金融服务提供者和接受者的互动。“十四五”期间,普惠金融依然需要进一步发展,包括小微企业融资和普通居民理财,也包括合理的个人消费金融。

第五是先进制造业金融。先进制造业是制造业发展的重要引领,是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有很强的融合性、基础性和联动性,在融合方面一是工业化与信息化的融合,二是生产业态与服务业态的融合。金融服务在先进制造业里,更多地体现为产业链金融和供应链金融,以及与工业互联网金融等新特征和新方式方面。

第六是跨境金融。“十四五”期间,随着双循环发展格局的推进,跨境金融会形成新态势,一方面金融市场继续扩大开放,利用好国际金融资源,另一方面也会有更多企业走出去,参与跨境投融资。“在加大跨境支付、贸易融资的同时,跨境金融在十四五期间要大力推动跨境资产交易即金融交易。”屠光绍认为,跨境金融新发展的一个重要任务是人民币国际化。

第七是存量资产金融。中国有庞大的存量资产,如低效资产、困境资产、不动产等,存量资产金融要围绕撬动存量资产,把“死钱”变为“活钱”发力,这对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整体资源效率意义重大。目前存量资产金融已经开始破局,如基础设施REITs等,但“十四五”期间需求巨大、机遇和挑战并存,如果没有健全完善的配套体系和生态体系,存量资产金融的发展就会受限。

第八是养老金融。中国老龄化程度快速加深,养老金融的重点是养老体系的转型与金融市场的互动。养老体系有“三支柱”,既要通过与金融市场的互动实现养老金保值增值,也需要金融服务支撑第二、三支柱壮大。比如第二支柱即补充养老方面,目前超过90%的人没有补充养老保险,这是很大的问题,第三支柱个人商业性养老保险以及家庭理财也需要加快发展。“养老金融是‘十四五’期间必须更加重视的重点。”

屠光绍认为,关注并重视金融服务域态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从金融的本质看,这是金融服务经济和社会的要求。满足经济社会对金融服务的需求是金融的基本属性,但还不够,在提供金融服务的时候,一定是有不同的经济社会领域。不同领域之间,企业需求是有不同的,因为每个领域企业的成长阶段、经营特征、风险和收益特征均不相同。不同的金融服务域态,有针对性地提供特定的金融服务,体现了金融效率,如果采用相同的金融服务手段,既满足不了企业需求,又会造成金融资源浪费。另外,经济社会结构是不断变化的,金融服务的域态也会与时俱进。

其次,从金融发展的过程看,这是金融服务功能深化的体现。从最初传统农业社会针对小农经济提供非常简单的金融服务,到后面工业化时期、信息社会、数字经济时代,伴随着经济的不同阶段,金融的服务功能和域态不断地丰富、不断地深化。

再次,从我国的具体实践看,这是金融改革开放创新的产物。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金融体系、金融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变大、从不完善到日益健全,就是金融服务创新和金融域态不断丰富的阶段。研究金融域态,需要有“前瞻性”的意识,下一步,随着经济转型升级,对外开放不断扩大,金融功能深化也会在金融域态的丰富与发展中体现出来,这将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为充足的金融服务支撑。

屠光绍表示,十四五期间,八大金融服务域态既是重点也是难点,既有机遇又有挑战,如何让八大域态“八仙过海”,如何促进各类域态的发展,需要在五个方面取得共识,共同努力:要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经济社会发展为目的、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扩大开放为动力、以金融科技运用和金融创新为手段、以金融机构提升服务能力为支撑、以政府和各方共同营造生态环境为基础。

“八大域态中都有一个共通点——都需要生态。如果没有相适应的生态体系,单靠金融机构,也是力有不逮的,因此金融服务域态的发展需要以政府、金融机构和各方面共同努力。”屠光绍说。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85,"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1/0407/87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