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消息正文

对公共资源交易进行绩效考核恰逢其时

2021-12-07 10:31:00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     编辑:LIZHENG

对公共资源交易进行绩效考核恰逢其时

——第三期“中国政绩考核论坛”观点综述

■ 本报记者 昝妍

一场关于我国公共资源交易高标准市场发展绩效观及实现路径的深度剖析,日前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政绩考核论坛(第3期)”展开。与会者带着对议题的深刻思考,你来我往进行思想交锋,围坐谈笑间给人启迪。

呈现四大特征

国家信息中心(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公共技术服务部副主任徐春学介绍,我国公共资源交易目前主要有四大特征。第一,公共资源交易市场规模逐年扩大。在传统四大板块(政府采购、工程建设招投标、土地使用权和矿业权出让、国有产权交易)基础上,排污权、碳排放权、林权、药品采购、自然资源、资产股权、环境权、数据等各类公共资源逐步纳入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截至目前,全国进入平台交易的项目数约100万个,交易规模约20万亿元,全国中标(成交)市场主体约43万家。2021年进入国家平台的全国四大板块交易数达90.1万个,交易额14.6万亿元,分别同比增长8.11%和1.51%。政府采购领域民营企业成交主体数量占比为91.67%,交易数占比为87.98%,交易额占比为68.76%。第二,公共资源交易信息集中、公开发布。截至今年10月底,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发布公告5300万条,访问量约38亿次,日均访问量为600万次。2019年以来,集中公开四大板块成交项目超过362万个,成交主体75万余家,包括成交项目信息、成交主体信息、资质信息和公共信用信息,为社会公众提供的一站式查询服务日均查询量超过100万次。第三,便利主体参与度。以湖北省为例,2020年该省远程异地评标1153个,其中省内异地评标357个,跨省异地评标796个,疫情期间确保交易“不断档”,服务“不掉线”。第四,交易成本降低。以青岛市为例,该市在全面取消交易服务费、政府采购和工程服务类项目投标保证金、山东主流CA互认后,每年节省投标人支出7500万元,取消保证金为企业释放现金流32.66亿元。

有待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国家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资源交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丛虎认为:“公共资源交易已经成为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的重要领域,平台的经济功能和公共价值日渐显现,是建设中国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中国行政改革的重要环节和手段,是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集中体现。”他同时指出,我国公共资源交易距离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公共资源交易的全程数字化、交易数据的互联互通共享、交易信用的联合惩戒、交易领域的营商环境优化、交易监管的综合化法治化等。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公共资源交易研究中心主任杨开峰十分认同王丛虎的观点,他提出,为了更好地适应高质量发展的新需要,是时候该对公共资源交易进行绩效考核了。

建言献策如何绩效考核

如何对公共资源交易展开绩效考核?

中央财经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徐焕东表示,对公共资源交易的绩效考核展开前,首先,应明确公共资源交易的范围。其次,应确定公共资源交易绩效考核涉及的相关对象。再其次,要确定考核的指标、考核的标准、谁来考核、如何充分利用大数据进行考核的问题。最后,要关注绩效考核后,如何建立反馈、优化改进的机制问题。

王丛虎认为,可以从公开透明、公平公正、智慧便捷、合作共赢4个核心维度,建立公共资源交易市场高标准发展的绩效观。

公开透明的绩效考核点包括:第一,公布交易意向。如,提前6个月公布项目规划。第二,公布交易公告。如,公布预算金额、项目计划。第三,公开交易评审。如,公开专家名单、公开评审过程。第四,公开交易合同。如,公开中标结果、公开合同内容。

公平公正绩效考核点包括:第一,政府监管是否有效有力。如,监管部门是否对违法行为开展技术手段监测与管理。第二,是否对交易中的信用行为进行联合惩戒。如,对各类交易主体信用进行评估。第三,是否对内控制约的责任进行强化。如,是否开展管办分离。第四,公共政策的落实举措是否有力。如,是否对中小微企业进行预留份额、对节能、环保产品或创新产品实施优惠政策。

智慧便捷绩效考核点包括:第一,参与交易主体的要求是否降低。第二,参与交易的时间是否进一步缩短。如,开展不见面开标、网上评审等。第三,是否为参与交易的主体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第四,参与交易的数据是否可供公众免费查询。

合作共赢绩效考核点包括:第一,参与交易的企业利益能否得到保障。第二,在公共资源交易中,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是否廉洁、清正。第三,公共资源交易中,权利救济是否多元有效。

未来,进一步提高公共资源的质效,还要对公共资源交易人员进行绩效考核。在一般员工考核指标框架下,如对人员的个人素质、工作态度、专业知识、工作能力各指标考核外,还要更注重人员是否具备廉洁公正、公心公益的价值导向,是否具备熟练掌握专属的信息技术、政策法规、经济管理知识的能力。另外,还要对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性组织进行绩效考核。根据公共资源交易发展阶段性目标,基于愿景,以关键绩效指标(KPI)的方式考核,其中重点关注是否对所有参与主体规则统一、服务是否高效、技术是否领先等。最后,要对公共资源交易监管部门进行绩效考核。考核重点关注是否合理合法、是否审慎包容、是否高效有力、是否智慧人文。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中国行政管理杂志社社长张定安认为,公共资源交易的绩效考核可以从高水平的政府治理、高品质的政务服务、高质量的经济发展3个方面发力。关于高水平政府治理的绩效考核,要考虑资源的配置问题,比如,是否让更多的市场主体和公共资源参与交易。关于高品质政务服务的绩效考核,要关注公共资源中心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创新。比如,是否在“放管服”改革和营商环境建设大背景下持续优化服务。关于高质量经济发展的绩效考核,要考虑市场体系贡献力量。比如,是否充分利用公共资源交易的数据宝藏更好地服务经济发展、公共安全、核心产业发展。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平台经济首席专家、平台经济研究课题组组长平庆忠认为,公共资源交易的绩效考核应围绕两个维度展开:第一维度,要考核政府作为行政管理部门对涉及消费、投资市场的绩效。第二维度,要考核公共资源交易在整个GDP中所占的比重,对地方、国家发展经济所产生的推动绩效。两个维度的绩效考核同时展开,才能带动整个公共资源交易经济学的完整研究。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于安认为,除了需要考虑公共资源交易的廉洁性与公正性,更要考虑公共资源交易的商业价值,特别是经济收益。于安建议,要构建公共资源交易的国民经济统计学指标,强化公共资源交易商业模式制度化的构建。此外,公共资源交易数字化的变革问题相当紧迫,要将数字化转变成为内在需求,产生内在动力,打造数字化产品及场景创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国际关系学院经济金融学院教授赵勇指出,公共资源交易应正向改革,建立公共资源交易领域的考核标准,建立比较好的利益分配机制,建立合理的权力均衡机制,使交易各方权责对等。另外,要强化公共资源交易领域数据的开放共享,由市场主体去创新大数据应用,才能更好推动行业发展。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remain":9997,"success":1}http://china.prcfe.com/global/2021/1207/96514.html